刘家财:从工运到公民.两次煽颠的工程师

淩晨零点刚过,已熟睡的他突然被监狱管教叫醒。

“你可以走了。”

办理出狱手续时,监狱长再一次问他那个已问了无数次的问题: “你认不认罪?”

五年的刑期,他一天不少的坐完了,就因为他一直拒不认罪。此刻,他心中坦然。

“我以往的行为是无罪的,以后也会继续战斗。”


湖北的刘家财本是国企职工,有着稳定的生活和工资。但自大约98年起,他看到自己的同事不停被下岗,权益又得不到保障,遂当了一回“出头鸟”,组织独立工会,为数千下岗工友讨要工资,为他们的子女争取教育经费。他们的维权最终成功,但出头鸟必须受惩罚。2001年,刘家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处管制两年。

政治犯的身份,使他难以再过正常人的生活。他被逼离乡别井,并在云南谋得了一份工程师的工作。工余的时候,他活跃于网络,结交同道,针砭时弊。他G+上的签名,正是“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他因而招来了国保持续的监控、骚扰、甚至断电断网,最后单位在当局压力下把他辞退。辗转之下,他又回到了老家。

“我搞活动所追求的目标就是将来我国政治体制转型,实行民主宪政,搞多党竞争,一人一票民选政府。”

那是2012年,正是新公民运动方兴未艾的时候,失业在家的刘家财,开始组织线下行动。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他在宜昌组织了5次同城饭醉,讨论时政,宣扬公民不合作运动的理念,并向友人赠送”公民”的文化衫及襟章 。2013年4月,他和友人在宜昌法院前举牌,呼吁释放良心犯。在5月份的聚会中,他提议6月4日在宜昌滨江公园聚集,穿黑衣,点蜡烛悼念六四。他又向朋友发送“六四黑衫行”的电邮,为纪念六四征文。

但未到六四,他便已被人“举报”。警察5月31日上门抄家,检走了他的电脑,和印有 “自由、公民、爱”字样的文化衫。原定的活动,无法进行。

但这只是厄运的开始。当局正全面展开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自然也不会放过刘家财。7月,新公民运动的创始人许志永被刑事拘留。8月,当局以刘家财转发了一条不实微博的名义,将其拘捕。

他被捕后,向警察坦白承认:“我搞活动所追求的目标就是将来我国政治体制转型,实行民主宪政,搞多党竞争,一人一票民选政府。”

籍籍无名的他,不像新公民运动中的领军人物般受关注,受到的刑罚也更重。许志永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所谓公开庭审后获刑4年;他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在打正旗号的闭门审理后获刑5年,并饱受酷刑。


在他系狱期间,妻子王玉兰经营多年的小店被当局借故清拆,他的父亲、母亲也先后去世;在狱中的他却一直不知道。家属在老人病危时提出想让他回家探望,被当局断然拒绝。妻子每次去探监,总是跟他说,家里一切都很好,很好……

2018年8月11日,他刑满出狱,才惊悉物是人非。那天早上,他跪在父母墓前,哭得肝肠寸断。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Rebels of China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