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 Research Society 道路硏究社

197 Followers
·
Follow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十幾年前,香港曾經有一塊路牌引起熱議,去到今日仲有網民間唔中拎返出嚟講嘅,就係呢塊位於中環干諾道中,可能係全香港最出名嘅路牌——「所有目的地(All Destinations)」。

呢塊路牌就好似超必咁,大細通殺,話佢啱又唔係啱、話佢錯又唔係錯。正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跟塊牌行,港九新界都一樣去到,咁因爲地球係圓㗎嘛。就好似「你阿媽係女人」,咁豈不是廢話嗎?究竟點解要整一塊「所有目的地」嘅路牌出嚟呢?

「所有目的地」嘅存在價値

我哋可以肯定嘅係,無論係「所有目的地」定係「All Destinations」都係香港獨有嘅路牌用語,前宗主國都無啲咁嘅指示牌。翻閱運輸署設計天書《運輸策劃及設計手冊》(Transport Planning Design Manual,簡稱 TPDM)都搵唔到任何相關內容。

透過 1999 年 8 月 11 日干諾道中巴士車禍新聞片段,我地可以得知塊牌本身係寫「康樂廣塲及愛丁堡廣塲」。大約響千禧年代,路牌就改成街知巷聞嘅「所有目的地」。

雖然我地無法知道實際更改嘅原因,但我地可以大膽推測:因爲當時干諾道中仲係屬於主要幹綫,而主幹道嘅路牌一般都需要指向較遠嘅目的地。顯然「康樂廣塲及愛丁堡廣塲」係唔足夠嘅,但如果路牌變成「康樂廣塲、愛丁堡廣塲、九龍(西)、灣仔、北角及柴灣」就會太過累贅;或者本身嗰個路口咁四通八達,所以就索性叫「所有目的地」啦!

而按現時嘅定義,右邊兩條綫分別前往「金鐘道及半山區」同埋「夏慤道」;而左邊兩條綫就無特定目的地。你可能會話:「無特定目的地就好心拆走塊牌啦,點解硬係要放啲嘢響嗰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干諾道中爲四綫道路,如果拆走其中一塊牌,駕駛者可能未能及時確認行車綫。(Ka Ming Ko 攝)

其實塊牌都係有佢嘅存在價値,就係 lane confirmation;目的係要話畀駕駛者知道呢條四綫道路嘅分布。如果拆咗「所有目的地」塊牌,駕駛者一時三刻未必反應到「金鐘道及半山區」同埋「夏慤道」究竟係邊一條綫,「到底係左邊兩條綫?中間兩條綫?定係右邊兩條綫呢?」所以,拆咗塊牌就有機會因爲對駕駛者造成混淆而釀成車禍。

百搭路牌配百搭翻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早於七十年代就有批評指,香港路牌英文直譯中文使人費解。(華僑日報,1974 年 1 月 20 日)

香港長期奉行「英文行先」原則,而路牌亦不例外。因爲大部份標準都係參考(或抄考)自英國,所以路牌都是以英文作爲考量。中文自七十年代正式成爲法定語文,而當時亦有報導指路牌嘅中文翻譯水平參差,有好多都係照直譯,令人難以理解。估唔到去到依家仲有呢個問題,講緊嘅就係「所有目的地」。

All Destinations 嘅中文譯名

中環呢塊「所有目的地」之所以咁出名,主要係因爲字眼上嘅問題;就算背後有佢嘅原因,但字面觀感上就好似好馬虎、有心老點咁。其實「All Destinations」早於九七前已出現,最早期係譯爲「往各區」,例如紅隧收費廣塲本身就有一塊監獄體路牌就係寫「往各區」。而呢個「往各區」係屬於 alternative routes,畀駕駛者過完收費亭之後先再選定行車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左邊嘅「往各區」爲監獄體,現時已被更改成電腦字型(Google 街景圖片,2009 年)

但係去到千禧年代,干諾道中、連翔道新增嘅「All Destinations」就直譯成「所有目的地」。雖然比起「往各區」更加貼近英文原意,但係畀人感覺好似好亂嚟。我地搵唔到相關資料去證實「所有目的地」實際係幾時出現,但透過路牌上嘅 Helvetica 字體,可以推斷係 2003 年後嘅產物。後來 2006 年,因爲媒體報導而引起市民討論;連翔道嘅「All Destinations」因此就改返做「往各區」,但係唔知點解干諾道中呢個始祖就保留至今,甚至成爲咗中環一個景點。

翻譯萬能 Key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位於尖東梳士巴利道嘅「All District」都係譯「往各區」。(Gary Yau 攝)

路牌翻譯有幾咁隨便?行一轉港九你就知,「All Destinations」響香港就譯「所有目的地」,九龍就譯「往各區」。而「往各區」本身亦係一條翻譯萬能 key,無論「All Destinations」、「All Routes」、「All Districts」一律都譯「往各區」;然而佢地都係同一個意思,就係「沒有特定目的地」嘅百搭路牌,眞係要講返句「媽,好亂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紅隧收費廣塲嘅馬路字就寫「All Routes」,而中文都係「往各區」。(Google 街景圖片)

因爲有好幾塊「所有目的地」都改返做「往各區」,當我以爲得返中環嗰塊嘅時候;點知原來有一個響機塲靜雞雞復辟。2019 年 9 月,機塲二號客運大樓重建,暢航路因此亦要封閉原有通往二號客運大樓嘅行車綫。當局就有一塊寫住「所有目的地」嘅超大型膏藥遮蓋原有路牌。不過按照常規,理應係要用「所有車輛(All traffic)」。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暢航路因應機塲二號客運大樓工程而交通改道,「所有目的地」復活。(Thomas Ng 攝)

反思「所有」嘅意思

所以「所有目的地」錯了嗎?其實錯不在中文翻譯,問題出自於「All」呢個擁有「超然地位」嘅指令詞語。因爲一般而言,「All」就係無一例外兼無得你揀。正確例子就係「所有車輛(All traffic)」嘅路牌,用於臨時改道或道路封閉,駕駛者係無選擇餘地,必須跟住「所有車輛」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無得揀先至會用「所有」呢個超然地位詞語,因爲主幹道早已被 DQ 了。

所以如果係有得揀行車綫嘅話,就唔應該用 All 呢個有命令性質嘅詞語。以干諾道中爲例,原意係爲咗指明右邊兩條綫嘅特定目的地,但左邊兩條綫用「所有目的地」就喧賓奪主。原本行夏慤道嘅車輛理應全部行最右綫,但因爲「所有目的地」就會令人覺得左綫都去到夏慤道;咁樣就會失去原有分流嘅目的。咁唔通寫「All destinations except Queensway, Mid-Levels & Harcourt Road」咩?

其實要改善好簡單,就係用「Others」。一係跟英國用「Other routes」,又或者改成「其他目的地(Other Destinations)」就可以,視之爲「隔籬塊牌無提及到嘅地方」。因爲「所有」就唔應該有選擇,分主次嘅選擇就應該叫「其他」。如果因爲「所有」呢個字,令到駕駛者陷入思考,咁就違反咗路牌設計嘅最基本原則——簡潔、淸晰、短時間內可作出判斷。

「All」路牌列表

文、繪__ Gary Yau
攝影____ Gary Yau、Thomas Ng、Ka Ming Ko
編輯____ Pak Hin Law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相信大多數考過車嘅朋友,都會有一本《道路使用者守則》。不過唔知你又有無發覺,本《守則》入面嘅路牌好似同依家嘅有啲唔同?無錯,因爲對上一次修訂經已係 2000 年 5 月,至今啱啱好廿年。呢廿年間,有唔少道路規則、路牌都已更改或淘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啱啱好廿年!(香港電台擷圖)

社長成日講:「本《道路使用者守則》有廿年無更新過喇!」。過時嘅內容,無法傳遞正確嘅資訊之餘;仲可能會誤導駕駛者、其他道路使用者。

你可能會問,點解運輸署咁多年都唔更新《守則》?我都唔知道。不過其實響本書嘅引言度,一早戴曬頭盔:

這本「道路使用者守則」出版時,已盡量按最新的資料編寫;不過,由於當局不時修訂有關的法例,本守則的部分內容或許不再適用。如有爭議,一切應以當時通行的法例為準。
《道路使用者守則(二零零零年五月版)》

所以呢,運輸署一早戴頭盔講明「祇供參考」架啫。或者佢其實可能 expect 讀者係會睇埋其他法律文件?就算運輸署響啱啱三月推出咗《道路使用者最新資訊》,整合廿年來所有新增嘅資訊。但對讀者嚟講都係零零碎碎嘅資料,一時之間,都唔知邊啲新、邊啲舊。

估唔到不足一個月,政府終於正式刊憲《道路使用者守則》修訂本。眞係可喜可賀,實在等到頸都長埋,終於等到修訂本!

修訂內容懶人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初版《道路使用者守則》於 1987 年 6 月出版(圖左),而對上一次修訂(圖右)經已係 2000 年 5 月。

2020 年新修訂本共 140 頁,比起 2000 年版 127 頁多出 13 頁。書籍排版繼續沿用舊版設計,例如斜體字標題。不過內文就由明體變成黑體,舊字形變曬做新字形。而目錄變化不大,主要係整合、拆分章節;另外新增咗「殘疾人士」使用道路嘅資訊。不過內容變化都唔少,所以本社精選改動較大嘅部份同大家分享。

三代守則照片回顧香港轉變

翻閱 1987、2000 同 2020 年嘅《道路使用者守則》,可以睇到香港嘅變化。卅三年間,道路規格基本上無咩變化,不過啲車就唔同曬樣喇。另外,新版《守則》blur 曬所有車牌、廣告,甚至係巴士公司標誌;有別於舊版嘅做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五章「所有駕駛人須知:安全檢查」,左起爲 1987、2000 及 2020 年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五章「所有駕駛人須知:雨、霧、風」,左起爲 1987、2000 及 2020 年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四章「騎單車者須知」,左邊爲 1987 及 2000 年版,右邊爲 2020 年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三章「乘客須知」,左邊爲 2000 年版,右邊爲 2020 年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二章「行人須知:使用綠色人像過路處」,左起爲 1987、2000 及 2020 年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主要幹綫編號」地圖,左邊爲 2000 年版,右邊爲 2020 年版。

雖然《守則》網上版已經係新版主要幹綫地圖,不過印刷版一直都係幹綫重組前嘅舊地圖。2020 年版《守則》終於有全新地圖,甚至有興建中嘅六號幹綫。値得一讚嘅係,新地圖嘅地形、幹綫走綫更加精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 年版快速公路及主幹路地圖

另外,快速公路及主幹路地圖亦有更新,所有法定快速公路延伸部份(例如完善路、馬灣路)都包括在內。甚至穿越時空到未來,因爲地圖畫埋尙未通車嘅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中九龍幹綫;但係又唔見將軍澳至藍田隧道。

不准停車限制區路牌(禁區路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左爲 2000 年版,右爲 2020 年版。

《守則》對上一次修訂係 2000 年,而禁區路牌就響 2001 年更改設計。除咗由中文數字變成阿拉伯數字,排版同埋用法都唔同;導致《守則》同現實情況大相逕庭。所以,本社出版書籍《香港道路探索》都特登有一個章節講述禁區路牌新舊之分,覆蓋返《守則》部份嘅過時資訊。

傳統式及螺旋形迴旋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20 年版正式介紹螺旋處使用方法,以及螺旋處嘅新款路牌。

螺旋形迴旋處(通稱「螺旋處」)出現咗十幾年,就算當局不時有推出刊物介紹螺旋處正確使用方法。不過正正因爲舊有《守則》無提及到,搞到有駕駛者唔識用。其實兩者嘅使用方法係一模一樣,祇不過係劃綫方式唔同。

而新版《守則》終於加入螺旋處嘅部份,亦有附上螺旋處新款路牌;不過就被認爲,路牌設計「華而不實」,等我哋下次同大家詳細講解。

復活交通標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左爲 2000 年版,右爲 2020 年版。

1987 年版,交通標誌「Ramp」嘅中文翻譯爲「道路起伏」。不過去到 2000 年版就改爲「路面起伏」,取代舊有「道路起伏」一詞。但係 2020 年版,又變返做「道路起伏」。點解會復古用返舊中文翻譯,實在不得而知。

道路起伏(1987) -> 路面起伏(2000) -> 道路起伏(2020)

修訂本問題

成本《守則》基本上無咩太大問題,除咗「禾輋邨」寫錯成「和輋邨」之外,社長都未睇到有其他校對問題;反而見到嘅係路牌繪製有啲問題。

唔統一:起角與圓角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第五章「所有駕駛人須知:分隔車路的路口」

請留意上面呢張相,唔知你發唔發現到有咩問題?左邊路牌嘅出口編號嘅黑色方格係起角,而右邊嗰塊係圓角。雖然起角先啱香港標準,不過社長個人都係覺得圓角好睇啲,而且亦符合英國標準。

僑福規則路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左爲《守則》2020 年版,圖右爲《Transport Planning Design Manual》Vol. 3。

有無發現左邊塊路牌有咩問題?就係綠色方塊嘅 border 太粗,同路牌 border 一樣咁粗。無論英國定香港標準,呢啲採用僑福規則嘅路牌,方塊嘅 border 都係幼過路牌 border(右圖)。

後記

成本《道路使用者守則(2020 年修訂本)》都好多新內容,因爲費事篇文太長都無寫到,下次可以再同大家深入介紹返。另外今次修訂本未有講述啡色路牌,相信仲係試驗中。而同時有啲舊式標誌開始被淘汰,例如「汽車渡輪」、「限制特定長度車輛駛入」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寫書嘅時候,做咗兩手準備。

當年寫書嘅時候,寫咗個 if statement,做足兩手準備。一段係預設本書出版時,《守則》仲未更新;一段係假設出版時,《守則》就已修訂。所以出版前一個月,社長瘋狂咁 F5 運輸署個網,睇下會唔會失雞無神更新咗內容。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 道路使用者最新資訊(2020 年 3 月):中文English
  • 道路使用者守則 (2020 年修訂本) :中文English

文、繪__ Gary Yau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早前,友社滄海遺珠發現海洋公園對出迴旋處出現全港第一塊啡色路牌。社長當堂嚇一跳,一直 FF 嘅畫面終於出現了(感動中)。拿,講明先,啡色路牌並非羅湖橋以北嘅專利。咁究竟啡色路牌係何方神聖呢?

啡色路牌最早於七十年代嘅法國出現,用於旅遊景點、歷史建築等;後來英國、中國、澳洲等地都有採納。啡色路牌主要指向特定旅遊目的地、又或者具有特殊主題嘅渡假路綫、預告附近景點或城鎭。如果你去到外國自駕遊,呢啲啡色路牌就好幫到手;搵路之餘,仲可能發掘到你唔知嘅景點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海洋公園道附近兩個迴旋處出現全港首批啡色路牌,左右兩塊分別喺十二月及一月安裝。

路牌設計改善建議

塊牌換咗成幾個月,點解今日先出文?因爲社長想親眼望到塊牌先寫篇文,第一眼都覺得幾靚,例如用啱字體、排版都算唔錯(其實近年啲路牌都唔差,祇係間唔中突然有幾塊出事)。不過社長覺得設計尙有改善空間,針對左手邊呢塊採用僑福規則(註)嘅路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左邊係現行設計,右邊係本社改善建議,針對方塊四角、字重、圖案位置作改善。

路牌上有少少細節位感到礙眼;例如白色路牌入面嗰個啡色方塊起曬角,同路牌嘅圓角風格唔一致。不過香港嘅僑福規則路牌其實都非常之唔統一,例如藍底路牌嘅白色方塊就起角、綠色就圓角。

圓角方塊

當然最好嘅方法就全部統一用曬圓角啦,不過要畫圓角都好講究架,唔係求其較圓啲就可以。我哋建議就沿用英國僑福規則對方塊嘅圓角,無 border 嘅方塊孤度應該爲 1 sw。

When a border is not required the corner radius of the panel is 1 sw.

「咪住先?乜嘢係 sw,可唔可以講淸楚先?」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根據《Traffic Signs Manual: Chapter 7 — The Design of Traffic Signs》,1 sw = ¼ x-height。

The unit of measurement when designing a sign is the stroke width (sw) which is one quarter of the x-height and is not necessarily equivalent to the width of any given character.

根據英國路牌設計指引《Traffic Signs Manual: Chapter 7》,SW 全寫 Stroke width;係路牌設計常見嘅單位。咁 1 sw 卽係幾長?按英國標準而言,1 sw = ¼ x-height;卽係話 4 sw 等如一個細楷 x 嘅高度(x 字高)。所以 sw 單位同 x 字高掛勾,英文字幾大,sw 就幾大。

中文應分粗幼

香港路牌嘅英文字體 Transport 喺設計時特登設計咗兩個字重(粗幼),分別 Medium 同 Heavy。比較幼嘅 Medium 用於深色底白色字;粗體 Heavy 用於淺色底黑色字。

設計出兩種粗幼,是爲了應付光暈(Halation)問題,路牌採用反光物料,在強光下鮮色部分會溢出,變相加粗字母。相反,淺色路牌用黑色字 Heavy 的原因,就是避免路牌底色蓋過字母,影響可讀性。
(原文抄自己本書)

其實近年大部份生產嘅路牌都好乖,有跟足指引;藍底白字用 Medium、白底黑字用 Heavy。不過英文字體就有標準,但香港長期「重英輕中」嘅情況下,中文就缺乏呢方面嘅考量,無論咩底色都係用全眞粗黑體。

肉眼睇,你會覺得「警察學院」幼啲、「海洋公園」粗啲;但其實兩個一樣咁粗,大家都係全眞粗黑體。要解決呢個問題,折衷嘅方法就係「海洋公園」用幼啲嘅全眞中黑體。不過長遠嚟講,香港需要設計一套針對公路可讀性嘅中文字體。

其他小問題

其實成塊路牌除咗上述兩樣之外都無咩大問題,不過少少細節位可以執執。例如現行版本嘅海馬標誌偏低,我哋建議稍爲移高返啲置中。另外,塊啡色望落去就比英國版深色咗啲,不過呢個就係物料問題,唔關電腦配色事。

經典海馬標誌重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海洋公園舊 logo(1984年版)最爲人熟知就係海馬標誌,不過係 2000 年就被威威獅令取代咗。

OK,講完長篇大論嘅設計問題,可能大家都悶喇。咁輕鬆少少,講下大家鍾意嘅「集體回憶」啦。個人認爲,最代表到海洋公園就係海馬標誌,所以又會被稱爲「海馬公園」。

曇花一現:南港島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4年,未通車嘅南港島綫車廂。路綫圖見到海洋公園左邊有個海馬標誌,但最後通車前就無咗影。(圖片來自香港鐵路大典

但係似乎大家都唔記得,呢隻海馬 logo 經已響廿年前被威威獅令取代咗(講眞我個人覺得威威獅令眞係好樣衰)。所以路牌上嘅海馬標誌,某程度上嚟講都係復古。不過其實響 2014年,南港島綫車廂內籠曝光;當時車廂路綫圖中,海洋公園站係配有海馬標誌,好似迪士尼站、機塲站、昂坪衫碌拎咁。但係最後通車,個海馬標誌就消失咗;相信係因爲海洋公園標誌 N 年前經已棄用海馬。

其實近年設計流行平面化,現行海洋公園個 logo 好似同時代有少少脫節咁。唔知海洋公園有無興趣趁機復用隻簡約風格嘅海馬標誌呢?(大大話話成百億,唔知有無空餘錢做下形象翻新呢?)

BTW,希望海洋公園唔好封殺隻海馬標誌;話曬係社長嘅童年回憶嚟。

未來香港嘅啡色路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英國嘅啡色路牌都配有唔同標誌(圖片來自 SABRE

樂見今次運輸署嘗試新設計,啡色路牌一來可以有效將路牌資訊分類外,二來亦可以爲大家重新發掘香港嘅景點,唔淨止鄰國旅客去嘅地方,香港仲有好多好地方値得我哋去探索。希望運輸署會採納啡色路牌爲正式標準,逐步改善香港嘅路牌設計。

英國嘅啡色路牌通常都配有圖案,畀人可以知道係咩類型嘅景點。繼今次海洋公園用海馬標誌後,唔知未來會唔會繼續爲旅遊景點設計標誌呢?

N年前社長嘅終極幻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香港幾時可以全面推行啡色旅遊景點路牌呢?

十幾年前迪士尼樂園開幕,當時好多指去機塲嘅路牌都加上迪士尼標誌。當時心諗「使唔使啊?第時開埋馬灣公園係咪又要加標誌?」。隔多年濕地公園啓用,指向天水圍嘅路牌都變成「天水圍及濕地公園」;搞到濕地公園好似獨立於天水圍咁。之後再加埋深圳灣,搞到塊路牌一堆字都睇得唔淸楚。由於路牌太多多餘資訊,啡色路牌或者可以減省路牌上嘅文字?至少唔係「天水圍及濕地公園」先……

點解香港路牌設計好似好差?香港係雙語城市,路牌要同時兼顧中英文;相反英國淨係用英文,排版相對都簡單啲(就算蘇格蘭、威爾斯嘅雙語都係拉丁字母)。而香港仲係喺摸索中嘅楷段,仲有好多改善嘅空間。

最後一句,有朋友笑稱「運輸署係咪睇咗你本書先至整咗啡色路牌」。係都好吖,係嘅話就多謝曬啦 XD 。

註解

  1. 僑福規則(Guildford Rules),對應香港用法卽係多種顏色並存嘅路牌。例如藍底路牌配有綠色方塊;代表路牌所在地爲普通道路(藍色),目的地經由快速公路(綠色)。

文、攝__ Gary Yau
繪圖____ Gary Yau、Thomas Ng
編輯____ Pak Hin Law、Thomas Ng

About

Road Research Society 道路硏究社

本社秉持「道路事,話你知」精神,爲大衆提供道路資訊及知識。致力於硏究香港道路設計及其改善計劃。著有《香港道路探索──路牌標誌X交通設計》。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