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陪)讀 Foucault 的幾個小疑問

1. 某人在讀 Foucault,發現一個應該是眾讀者應該都很熟的困擾:Histoire de la sexualité 裡面一直出現 dispositif 這個詞,但英譯者硬是翻譯成不同的對應字:apparatus, machinery, device, deployment,甚至還會在一個句子裡面用兩種對應字(參考 http://goo.gl/SSfGW6 的爭論)。說到底,英譯者的考量是什麼?

2. 參考 Agamben 在 Che cos’è un dispositivo 第一節摘引的 Foucault 訪談段落,以及他後續在 Il regno e la gloria 對 economy 這個詞彙的考察,或許可以這樣發掘 dispositif 其中一種可能的語意:

a. economy 的前身是 oikonomiaoikos 大體可以對應到 house or family,nomianomos 來的,nomos 大體可以對應到 law, custom or order。就此而言,oikonomia 最初的意思,大概可以理解成 administration of household,具體來說就是家長在家裡,發揮家父權(patria potestas) — — 這個場所是發生在做為私領域家裡,而不是做為公領域的城邦(polis)裡面,不是「政治」(politics)的事。

b. oikonomia 第二個意思出現在希臘演說家的教導裡,意思是「演說材料之有秩序的安排」,這個詞被 Cicero 翻譯成 dispositio — — dispositifdispositivo 的 cognate。

c. 而早期的神學家們,在使用這個詞表達「安排」的意思時,也沒有忘記這個字具有的家庭(domestic)的意涵。這裡就是我以前讀不太懂 Agamben 的意思,而且我沒有神學基礎,只好姑且這樣亂解:oikonomia 在神學的討論中都顯現了 a.b. 的意涵:神(天「父」)基於其權能(potestas)對世界的「安排」,而這個安排並不是人間政治(politics — polis)的範疇。

d. 從神學傳統挖掘出 oikonomia -> dispositio -> dispositif 這條線,我認為這樣解 dispositif 是很有點味道(而且還可以說 Agamben 也這樣說),我猜依照 Foucault 挖掘功力,對這一條線至少也會有點模糊的認識。

3. 回到翻譯:到底能不能因為一個詞彙的多重意涵被這樣玩弄,於是譯者直接用放上原文 dispositif 並以斜體標註,然後寫個落落長的腳註交代這件事?這在學術翻譯常規可以接受這樣搞嗎?(根據 @Elek ㄉㄉ表示好像後來就是這樣惹)

4. Foucault 在性史卷一第五章開頭用 “droit de vie et de mort” 來講 patria potestas。用 droit 大概是因為拉丁文就是 “iusvitae ac necis 的緣故。就此而言,Foucault 也只是延續著羅馬法底下的敘述而已。但為什麼在羅馬法是用 ius 來解釋 potestas(即使這個 potestas 不是屬於 magistratus,是 patria familias 的)?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lson Kao’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