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康食菜復古蔬菜學苑

緣起:

2015年初結識恩師陳榮昌先生(伯ㄚ)開始,從旁觀者側拍紀錄榮昌老師超過一甲子的農業智慧,與交流著他對回復到人類社會尚未有農藥發明前的農村樣貌信念,到捲起袖子與他並肩創立友康食菜復古蔬菜學苑。友康食菜的命名是榮昌伯ㄚ放入他對農業的滿滿心願與期待:友善健康地食用與大地共好與他人共榮的作物。

十多年來見證著農村隨著同輩老農們衰老與年輕人離開鄉村不願務農而凋零,憂心之餘心心念念的靜好共榮農村再起,雖然被嘲笑傻仍不改其志。直到發起創辦穀東俱樂部的賴青松先生自日本歸國後落腳來到太太美虹的故鄉,開啟了宜蘭員山鄉深溝村有機稻作的自願農夫新運動,伯ㄚ的願望實現了。近年來欣慰地看到前仆後繼地台灣甚至世界各地前來的年輕生力軍投入有機稻作的種植,台中秈稻有機米深耕在深溝已後繼有人,村莊的土壤與乾淨湧泉水有了滋養永續生態的契機了。然而蔬菜呢?

伯ㄚ年幼時家家戶戶都是多元種植與畜養:多品種稻作,各式豐富蔬菜與雞鴨牛魚等。伯ㄚ看到稻作永續有望了,信心增強後有了新的企盼:我們能否讓友善土地的蔬菜耕種復古回來呢?中興大學蔡東篡教授數十年來諄諄教誨的永續農業信念:「因為過度用藥與肥的土地已在死亡,必須先恢復安全健康的土地,才能談有機,有機之後才能談永續,永續之後才能談生態永續。」

生長期最長的水果難度大於蔬菜與稻作,蔬菜的保存期最短銷售挑戰嚴峻的有機蔬菜種植,因為多樣蔬菜種植的管理學習門檻高,好不容易種植出來後的包裝,銷售,通路等不確定性大,讓全力投入生態友善的多樣蔬菜耕作農業者非常少。然而,我們每天的健康飲食,飯菜比需要多食用各種蔬菜才好。投入稻作者多價格自然漸趨親切,飯比較吃得起有機米了。相較於稻作在農業的代耕互助系統中仍然是分工精細的產業(育苗,整地,碾米,包裝等)。有機蔬菜的種植特別是非設施型的裸地種植,難度挑戰非常高必須有走過未曾用藥-遵從政策用藥-再回歸未曾用藥前的農業的農業職人,將智慧分享與教育鼓勵有志者一起共作。

榮昌伯ㄚ:「每個人都是空手來到世間,走的時候也是什麼都不能帶走。真的很想把我知道的農業知識都留給世人,也持續跟有志者的少年朋友們共同學習,這樣我的人生就功德圓滿。」2015年8月,為此友康食菜復古蔬菜學苑的有機蔬菜種植學習計畫開始了零到壹的實踐。

學苑種植理念:

學苑採取復古的蔬菜種植方式,不用溫室也不搭棚。希望把農藥未發明前的復古種植法整合新的有機資材觀念,恢復復古的同時,持續整合學習包括酵素,堆肥新觀念與共榮作物的觀察與設計。

學苑願景:

1. 農學實務知識的傳承

農村裡有許多有智慧的老農們,體力已經無法承擔繁重的種植工作,但是豐富的務農智慧與知識,非常值得學習。學苑盼能透過顧問講師制度起示範作用,老農夫們願意相信作為顧問指導有志務農的朋友。

2. 共作學習

務農的相關專業知識太廣泛,有志學習的新農跟隨老農學習基本工法與實務知識是必要的。工班園丁制度設計即是入門弟子的概念,與學苑僅每週來上課與週日採收的學員相比學習更扎實。長期與短期蔬菜分組設計,鼓勵大家發揮交工精神互相幫助學習。有系統地針對土壤,生態防治病蟲害,田間管理等各專業農業議題,邀請農改場與學術單位等農學前輩前來指導與交流。

3. 參與式種植與食農教育

參與學苑種植計畫的朋友,赤腳走進田裏拿起鋤頭後,對食物的感受自此將不再相同。親自參與從整地,備菜穀,除雜草,製作酵素,噴灑苦楝油等所有務農過程,直到採收分享給親朋好友享用。

4. 參與式研究

微生物菌與農業生態系統的基礎科學研究,因為台灣的氣候與多樣性生態豐富,造成生態永續農業的發展上不確定因素太多且艱困,這正是需要各專業農業前輩的知識整合與參與農業研究的關鍵價值所在。

5. 農場二級粗階加工系統

就近將盛產超過銷售或賣相NG的蔬菜進行粗階加工與保存,專業的冷室幫助延長農產品的保鮮時間,並透過粗階加工能力的提升,自生產產地源頭降低浪費與創造無剩食的可能。

6. 衛星農場與長照機制

有農場耕作即可一起共學,有調理室即可一起共食(粗加工並保存的二級農產品並可作為衛星廚房,提供無法前來共餐的弱勢機構供餐系統功能),老化的僅只是身體但仍然能在共作系統中,參與協助農場共榮互動中貢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