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在争什么?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墙上的“表情包”

无论是普选还是港独,既然挣不到想要的结果,为何还要挣?为何如此冥顽不灵前仆后继?很多人对香港人的抗争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作为一名曾经在香港中文大学留过学的内地学生,我来说一下我的看法吧。PS:一家之言,没有任何专家的背书。

这其中的原因当然有很多,包括心理上的制度上的。比如从“六七暴动”开始就存在于香港社会的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抗拒;比如明报编辑刘进图被刺、书商遭跨境绑架这种回归后骇人听闻的事情;以及《基本法》中承诺过的普选没有得到落实等,可以说香港人的抗争是一种“刺激 — — 回应”式的应激反应,是香港社会对中央政府治港政策的一种情绪上的回馈。

但我想说的是,香港人现在看似无用的抗争对以后的命运有着重大的影响。基本法第五条规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这句条文很模糊。其实基本法里很多条文都很模糊,为了确保在日后给双方都留下可执行和操作的空间。我们能从这句条文里推导出的唯一确定的结论就是:香港的政治制度50年后会变。至于怎么变,是全盘社会主义化,还是保留现有的部分体制?如果保留的话,保留多少?所有的具体操作都是不确定的,不确定就意味着有争取的空间。

可以想见,当2046年香港回归50年后,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坐下来商讨香港未来的走向,那时港府有多少话语权就取决于现在的香港人抗争的勇气。换句话说,香港人现在的抗争是为了争取50年后更多的话语权和议价空间。如果现在什么都认了,那50年后直接搞社会主义也不是不可能;如果现在就展现出“抗命不认命”的姿态,那么未来港府或许还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权益,或至少可以请求保留尽量多的现有的生活方式和资本主义程度。

现在距离2046年还很漫长,我相信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应该都尚未有已经成型的关于香港未来政改的方案。中央政府和港府会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根据香港社会的民意和舆情不断调整自己的政治预期,这是一个动态和不断修正的过程。而未来香港能争取到多少的自治地位和保留现行的制度,就取决于现在的港人向中央政府和港府传递出什么样的政治信号。理性的港人应该相信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是一个涓滴细流的过程,未必要你死我活挣得一时的胜利,只需确保抗争的势头延续下去,不断提高50年后启动政改的门槛,或许可以为香港争取到更长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