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 公投!特別在性平議題上,然後呢?

我是一位基督徒,我想表達另一個聲音。特別是給基督徒的聲音。

2018 年底的公投,許多基督徒關心的不是核能、空污、東奧正名等那 5 案,而是剩下的,說穿了都跟 LGBTQ 族群有關。當 11/24 晚上結果出來了,我們該問「然後呢」?無論結果,不管輸贏,贏了!耶穌不算得勝,台灣也不會國運昌隆;輸了!其實明天繼續轉,台灣島也不會沉。我們選了一個不論輸贏皆贏不了戰爭的戰役。我們以為為信仰而戰,結果投入了政治戰役,輸掉了信仰見證。

當中,有二個結果是必然的,而且不用等到 11/24:

  1. 失去台灣社會對於基督教的尊重,甚至是信任。所以溝通的門不只關上,且被釘牢了。
  2. 教會分裂的種子已經發芽— 特別是年輕族群與教會界台面上的大老們。

關於基督教公共神學,相關文章已經很多,我也不是什麼專家。許多基督徒期許不只保護自己的下一代,甚至想要保護華人傳統文化價值,進而維持社會結構的方法與策略,教內當然有不同立場與想法,都可以討論。對於基督徒相信,婚姻本是一夫一妻的立場(也是我個人的立場),也不用再論述。LGBTQ 族群到底是先天的、後天的、基因的、心理的、社會層面的……影響,至今仍是各說各話,那些認真的研究基督徒常常忽略,且只選擇自己想要的報導。

當基督徒無法理性有條理地以法律面、社會面、醫學面、人權等面向向社會大眾表達與宣傳其理念時,反倒以偏蓋全地抹黑 LGBTQ 族群、忽視甚至遺忘非我族類的基本需要、用恐懼而非教育的方式一昧地動員投票時,如此手法所換回的結果(不論所追求的結果是對是錯),都已經輸了,而且也違背了基督信仰所呈現的原則與方法。這是我想要表達的聲音。

首先,我們似乎不把 LGBTQ 族群當人看

“You think the only people who are people, are the people who look and think like you. But 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a stranger, you’ll learn things you never knew you never knew.” — Pocahontas (1995 Disney film)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人是按著神的形像所造,那麼 LGBTQ 的朋友們亦是按著神的形像所造的,應得值得也配得基督徒的善待。「天國文化」中強調人人皆是神的兒女、王子、公主,此時為什麼沒被強調?最夯的「幸福小組」不知是否也能幸福到這裡?大家最愛的祝福禱告,是否全方面對每一個人祝福?正統神學所強調我們皆是完全墮落的「人論」,是否也指到自己身上?

我從小過敏、整天要不鼻塞、要不鼻涕直流,皮膚一抓就流血,破了還一直不好。我不會忘記每次去游泳池旁人看到我腳上傷口的眼神!我也記得 SARS 時在捷運上擤鼻涕、在 H5N1 流行一不心在公車上咳嗽時,旁人大動作地或默默地從你身旁移遠的氣氛。可惜,這就是多數基督徒(最起碼在網路及媒體上)擲向 LGBTQ 族群的眼神與態度。以客為尊不是企業寫了算,而要顧戶感受到才算。對於接受者而言,態度不是寫下來的文字,它是活生生的體會。

They are people. They are human beings. They have families. And they have feelings. 不論我們是否有能力走向他們?不論他們是否願意走近教會?我們都不可、不行、也不該架起隔絶的拒馬,更何況把拒馬推向他們。福音書所描寫的耶穌,是罪人、稅吏、生病的、被鬼附的、被社會邊緣化的百姓所想要親近的;拒絶耶穌的是那些假冒偽善、自以為義的宗教人士。今天的台灣教會,誰留在教會?誰被拒絶在外?我仍相信福音沒有問題,需要改變的是教會。

其次,方法上的嚴重錯誤,以及內容的空洞

我不反對任何任人使用台灣現用的民主架構的公投方法,來達成自己的訴求。畢竟這是台灣的價值,也是最可貴的地方。在投票(公投)的過程中,明確地表達出自己的訴求,訴諸法理情上的需要,不僅完成教育目標,也爭取尚未決定者的支持,這是個雙方你來我往,展現民主的過程。

可是,我不太確定在這次的議題上,一般社會大眾看到的是一個清楚的論述?還是錯誤訊息與恐懼的傳播?的確,是有老師不當地使用性平材料,但基督徒斷章取義地使用課綱,也隨處可見。的確,是有人企圖鼓吹性解放、人獸交,但比例呢?這是主訴求嗎?教會內的 #metoo 及小三小四不也還沒被掀開嗎?顯少看到對於性別問題、婚姻定義的正確描述,充斥地卻是攻擊 LGBTQ 族群的文章(FB, LINE 比比皆是)。

23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大茴香、小茴香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你們反倒不做;這原是你們該做的 — 至於那些奉獻也不可廢棄。 24 你們這瞎眼的嚮導,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馬太福音 23:23–24)

我們行動地彷彿聖人,卻不檢查自己眼中的樑木。我們沒有宣揚與證明我們所相信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價值,沒有讓人看見這是一種可以選擇的人生方式,沒有傳遞耶穌時代所堅持對弱勢的照顧,卻選了一種撒播恐懼的手法(如果這是教會習慣的手法,那就更可悲了),企圖讓社會大眾繼續對 LGBTQ 族群有錯誤認識。對於 LGBTQ 族群在繼承、臨終的醫療、重大的決定、法律上的地位、工作上的保障、是否受到歧視及如何消減……等實際的問題,著墨甚少。

我從未在台灣的任何地方,吃牛肉麵時,有任何主張不可殺生的人士指著我大罵並咒詛我因殺生而下十八層地獄。當基督徒拿著聖經要求非信徒遵守並信服時(或者是定罪),聽進耳裡的人作何感想呢?

我們使用的是政治手法,非基督信仰價值。我們使用了過去藍綠惡鬥的老招,把對方鬥倒抹黑到底,以為就會贏了?卻沒看見這早就不是現今台灣(特別是新一代)對民主政治的想法。清楚的訴求,完整的論述,合乎信仰價值的方法與手段,這才是我們該做的。

19 你既深信自己是給盲人領路的,是在黑暗中人的光, 20 是無知的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老師,體現了律法中的知識和真理; 21 那麼,你這教導別人的,還不教導自己嗎?你這宣講不可偷竊的,自己還偷竊嗎? 22 你這說不可姦淫的,自己還姦淫嗎?你這厭惡偶像的,自己還搶劫廟中之物嗎? 23 你這以律法誇口的,自己倒違犯律法,羞辱 神! 24 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羅馬書 2:23–24)

最後,LGBTQ 族群的存在是個事實,請接受也請正視

還有許多同志,都還在櫃子裡。超過五十歲的長輩們,你們的孩子,可能就是。卅、四十的工作者,你的同事,很多都是。廿歲年輕人或是未成年的孩子們,他們早就在這環境中長大,他們最好的朋友非常可能就是。想像 LGBTQ 族群是你所愛的家人朋友中的一位,那麼你會更謹慎地轉發每則 FB or LINE 的貼文。

記得《鋼鐵人》的場景嗎?當 Tony Stark 看見自以為是用來保護人的發明,成為綁架他的工具,成為傷害無辜人的武器時,這一切都不酷了,這一切都轉變了,同時他也看到自己的責任。

若我們可以看見 LGBTQ 族群不只是聖經中的經文、不只是神學上的爭辯、更不是教會的增長或政治正確,而是活生生的人時。若發現我們正討論與需要關心的是有情感、有情緒、有需要、一樣可愛、一樣有貢獻、一樣幽默的人時,我們應會看到更多的責任。共同長在台灣這塊土地、共同想要尋找未來定位、吸著相同的 PM 2.5、吹著同樣的東北季風,踏在同樣溫暖的土地,基督徒與 LGBTQ 族群的共同點,遠比歧異處要多得多了。

如果我們相信福音是好消息,那麼我們在這次大張旗鼓的動員裡,我們傳遞了什麼好消息?若真信我們是主耶穌復活的見證人,我們此時見證了耶穌的那部份?指出別人的錯不難,因魔鬼也做同樣的工作。然後呢?我們的然後與挑戰應是如何帶出榮耀的盼望。

在佛地魔復活後,當魔法部部長以為鄧不利多要反抗他,鄧不利多如此回應:

「我唯一想對抗的人,」鄧不利多說,「就只有佛地魔。如果你也打算對抗他的話,康尼留斯,那麼我們還是屬於同一陣營。」《哈利波特 — 火盃的考驗》J. K. Rowling, 皇冠出版,p. 736。

基督徒真正要對抗的,是罪。那個同樣亦在我們身上、血淋淋的罪。


然後呢?教會內部是否能有真正的作為呢?

或許我們可以:

  • 認真查考聖經,認識聖經所要禁止,視為有罪的,是同性戀的行為?還是同性戀的傾向?
  • 認真靈修,不是交出一本靈修筆記或作業。禱告,發現我們的罪是不是比較高尚?或者上帝比較願意原諒?
  • 邀請真正的專家(不用基督徒),學習更完整與聆聽不同的聲音,在醫學的、心理學的、社會學的、法律的、公共行政的的切入點。
  • 教育我們的會友,讓他們可以思想與判斷,而不是接受我們消化過後的結論。
  • 想一想,北風或太陽,誰可幫助旅人脫下身上厚重的外衣?
  • 開始對話,卸下指責與防衛,用心對待我們周圍的人,而不只是我們所愛或是愛我們的人
  • 為了我們的錯、不正確的指控、誇張的以偏概全的宣傳,向 LGBTQ 族群道歉。即使是一個人向另一個人道歉,也好
  • ……

大誡命和大使命才是聖經最清楚的命令與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