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ays。

倒數30天。

不想營造那種 "跟我走,或者永世不再相見" 的虛偽悲壯。
也演不出什麼 "好聚好散卻難再好來好往" 的拖棚歹戲。

這就是個一無所有之後的自我放逐過程而已。

南國的永夏,或許可以好好的帶走那些心底深處的陰霾吧。

我可是海跟陽光養大的男人啊。


至於你,
老實說,我對你甚麼興趣也沒有。

封我什麼鎖我什麼,
只是讓我多了那些皺眉下的微笑。

Grow up,Pig。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