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杭州

因事要到杭州工作一個星期,初抵埗時,整天奔波勞碌,忙得焦頭爛額,也沒法好好體味這個城市。直至離開前兩天,才終於騰出些微的空間,便和幾位記者朋友計劃騎單車,夜遊西湖。

正好共享單車在杭州盛行,熟曉內地的記者在街頭上隨意用電話為我們租了單車,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發。不到三十分鐘便來到西湖邊。夜裡的西湖呈一種溫婉的美,堪比一塊無瑕的璧玉,沒有棱角。而從湖面吹來的風細碎輕逸,像一個舉止優雅的少女在耳旁呢喃低語。稍稍抬頭,只見月明星稀,彎月幽幽懸在天上,把天空染成一片深藍色,又為連綿的山勢裁出黑漆漆的剪影。

我們在十二時左右回酒店,先讓記者朋友回房休息,轉頭又在大堂迎來了這數月因工作關係共同奮鬥的好伙伴。大家難得有興致,便找了間燒烤店宵夜。烤羊肉、雞肉、五花腩、韭菜等,通通不俗。我們幾個人,一連幾日,可能總共睡不到十個小時,都累翻了,連抱怨的話也說不出來,只能默默地喝著啤酒,吃著下酒的花生,店內只剩我們四人,老闆也在背後打瞌睡,整個地方形成了一種疲憊的寧靜。

凌晨二時,店家打烊,我們乘的士回酒店,同事也如剛剛結宵夜的帳一樣拿出手機掃描的士內的QR Code付錢。我看著感有趣,問。「全都用手機繳付帳單,那不是整天都不用帶現金?」同事笑嘻嘻的回應。「現在很多地方都是這樣子了,這些年國內的發展一日千里,快得超乎想像,你再不急起直追,馬上就要落伍了。」我聽了後搖頭苦笑。「不,讓喜歡追的人追吧!我這些老土的寫作人,既愚蠢又倔強,還是留在原地就好。」

刊於《am730》2017-9-12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