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散記─耀日出門

電話內的鬧鐘奏起了強勁的節奏,猛然睜開雙眼,整個世界跟著甦醒過來。走到客廳,把窗簾「唰」的一聲打開,晨曦的陽光瞬間照亮室內,驅走寒意,房間的溫度亦隨之改變。在我旁邊是一隻剛滿兩歲的唐狗,在我搬進南丫島時收養,牠的外貌有點像狼,剽悍,卻帶點傻氣,嘴尖,額平,灰黑色的短毛,沒有笑容時好像很有智慧的樣子。

大門一開,狗兒箭似般衝了出去,我趕緊穿上跑鞋,配合牠的步伐,一同跑到村的另一頭。我倆經過井然有序、疏落有致的各式村屋,穿過高低起伏的小山丘以及色彩斑斕的花園,來到村另一面的空地。此時,我抬高頭,發現晴空萬里,蔚藍色的天空像寂靜的湖面一樣帶來無比的平靜。耀眼的陽光驅走身上僅餘的倦意。遠處標誌性的大型風車如常地運轉著,即使身在遠處亦能感受那份空氣的震動。

我一直跑,像跑進了時光隧道,像跑進了仙境。路的兩旁停泊著色彩繽紛的蝴蝶,被狗兒衝刺所帶來空氣的震動而泛起,在空中優雅地盤旋,然後降落。我一直跑,汗水灑落,肌肉配合著步伐,伸展、收縮,呼吸的韻律逐漸與自然同步,喘氣聲與鳥鳴互相和應。我感受著自然的律動,把自我放下,承認自己的渺小,不作多餘的思索,讓那純粹的喜悅進入心靈的深處繼而激盪。

不久,我來到島的盡頭,這時陽光照射海面反映出無數金光閃閃的鱗甲,海面翻騰好像無數的布條在空中飛舞盤旋。我見到飛鳥展翅上揚如蝴蝶,我嗅到來自山林的甘香如紅酒,我聽到海浪敲打潮石的聲音如樂章。我安靜自己,傾聽自己的脈搏跳動,衷心地感謝大自然所賜予的生命力。這是我上班前的指定動作,也是住在如此偏遠的地方所帶來的福利。

發表於2016年11月29日《AM730》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