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家的路

下了船,離開碼頭是一條一直延伸進島內的橋,橋大約闊兩米,剛好可讓下船的人通過而不覺擠擁。

橋的一旁是一眾小船家停泊的摩托艇,另一面則是無盡的海,你依稀可以見到龐大笨重的郵輪、貨輪如葉片漂浮在水平線上。

風和日麗的時候,陽光照射海面反映出點點星光,不比日落後的晚空遜色。而每當雨季或是翻風時節,海浪互相激打發出怒吼,好像有無數的駿馬在水平線上奔馳,直衝進島中。

渡橋後是坐落海旁的數家酒樓,然後是島上唯一的商店區,但可不要誤會,雖說是商店亦只不過是雜貨鋪或是售賣紀念品的地方。這裡充斥著只有在島上才會出現的店舖和餐廳。

今日是平日,遊人不多,見到的多是衣著樸素的島民,他們或是坐在路旁看書,或是互相閒聊著,一副如世無爭的樣子。偶而,會見到三兩隻打著呵欠的流浪狗或是伸著懶腰的灰貓在你不遠的身旁走過。

我沒有進入商店街,反而從酒樓後的一條不起眼的小路走了過去。不到五十步的路程,眼中的景色頓時豁然开朗。在我眼前是一片翠綠的田園,一直伸延到山坡,然後是充滿深綠色樹木的山林。此時人聲全然退去,換上的是雀鳥和昆蟲的歌聲,自然的韻律逐漸與我同步,洗去我身上的凡塵俗節。我帶著輕鬆的步伐,沿著彎曲的小路,進入山林。

往上傾斜的山路一點也不簡單,即使是經常進出這裡的行山客都難免微微喘氣。這樣難行的山路,我建議還是低下頭,咬緊牙關,集中在眼前的步伐,一口氣衝上山坡才是最合宜的方法。可是,當你專注在崎嶇的路面時,往往忽略了最動人的景色。若這時候你稍微停下步來,便能在樹木的隙縫中窺見林外的山谷。那是一片沒有任何人工修剪的野草園,卻在大自然的悉心栽培下,把香港市區內的人工花園都比下去。若你有足夠運氣,或許能看見野豬一家的身影,見到他們和諧安穩的生活。那是一種只可遠觀的快樂。

再往前走,來到轉角處,可不要想著能輕鬆下來,面前等待著的是一條更險峻的山路。可幸的是,那時候身體已經熱過身,進入運動的狀態,這一點的斜度還是可以克服。

這條斜坡有一半被樹蔭覆蓋,在大熱天時能為遊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涼快,而且隨著微風盪樣,樹影婆娑,顯出淡淡的詩意。配上偶然從遠處傳來狗的低吠、貓的驕鳴,蟲聲唧唧嘖嘖、葉片間簌簌唰唰,各個音律混然天成,成了樂章。

而到了晚上,只要把頭抬起來,便能把一片的星海收入眼簾,少了城市高樓的光害,繁星和明月成為了絕佳的引路者,為這段路程增添了神秘的美感。此時,寧靜的漆黑擁抱著你,與你成為一體,天地無分彼此,只獨餘下你自己。此時,呼吸聲也成為了樂韻,漸漸地,在這寂靜的空間,你學會欣賞自己。

不知不覺間,來到了路的末段,這時你不但不覺疲累,反而有種依依不捨,彷彿是旅途的終結。

我們來到一個名字叫大坪村的地方,是一個融進入了山野間的村落,一幢幢精緻的樓房不規則的分散在山的各處。村口有一個分岔路口,一條進村,一條通往山的另一面。在大多的時候,我都不會急著進村,反而走進另一小徑,倚著欄杆,這時半個島嶼的景緻陳列在眼前:像積木的樓房、冒著淺灰色煙霧的白煙囪、展翅中的老鷹都構成一幅活的油畫。往下看,見到另一批正下船的人群,感受微風輕柔的觸摸,待自己的心跳與大自然的脈搏同步,心靈進入平和而感恩的狀態。

這時我才會帶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大坪村,丟下繁雜的生活形式和工作的重擔,回到我的家。這是我搬進南丫島大坪村半年來的感受。

第十一屆香港文學節「自然的律動」徵文比賽優異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