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07/2016 — 07/2017

从英国回来也有 3 天了。7 月 23 日是我的生日,从 2016 年的生日到现在经历很多事情,正好很久没有进行中文写作了,想着还是应该写点什么回顾一下。

2016 年 8 月自然是无法忘却的。自去了华威 open day 以来确实经常幻想自己在那里读书的景象,但心中对于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忐忑的。看到 UCAS 结果的那一刻海啸般涌来的快乐是无法复制的。那一天下午,我跪在母亲面前哭泣,感谢她的栽培与付出。那之后到9月底去华威之前,生活过得像结束了百年战争后的庆功宴一样。当然了其实自己并没有真的搞庆功宴夜夜笙歌,只是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心中的畅快难以言表。社会学毕竟之前没学过,所以9月初基本上在看社会学入门相关的书籍,把江村生活和乡土中国又重温了一遍。(很不巧当时碰到了 G20,等书花了很长时间。) 9月底返回英国,开始了在华威的生活。

前面也提到了,华威我在16年2月份的时候去过 offer holders day,当时对 campus 的印象就是“ wow 好干净好清静很适合读书”(中学旁边便是肯特大学,大学本身不差但是校园略脏)。到校以后也不停地感叹大学设施齐全服务周到,比起中学的“艰苦生活”(例如经常没有WiFi没有暖气没有热水)相比,大学的条件实在是个巨大的升格。刚到大学的那一周基本上就在玩 Xbox One,与很多中国大学生的生活有几分相似哈哈。Intro week 一结束基本上安定了下来,也就不像第一周那么疯狂了。社会学相对于其它社会科学学科们来说还是蛮好读的,你甚至可以选到跟社会学其实完全没什么关系的 module 比如我学的媒体历史。然而由于在选社会学之前读到的书籍例如“乡土中国”都是乡土社会学范畴,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传统意义上的社会学是个非常左倾的学科,这一点真的是到了那边才意识到,突然一阵眩晕感觉自己上了贼船。社会学系那栋楼,简直就是个工党与共党的 HQ,各种鼓吹社会主义的海报、欢迎移民以及反川的广告(其实其它科也都一样,政治和社会学在同一栋楼,一个尿性)。鉴于自己的政治倾向,我在系里面还是活得比较窝囊的,说得上是朋友的在整个社会学系里只有一个,还不是英国人是个瑞士人声称自己对现在的左翼政治很失望。在 Researching Society and Culture 里直接被人说成是 tory fascist,在 Crime and society 里稍微说了几句警察和上届政府的好话鼓吹了一下 armed police 就被人白眼。这么一想我也理解那个瑞士人为什么对现在的左翼政治失望了,打着包容 liberal 的旗号像文革一样扣你帽子 suppress 你的意见,也难怪极右翼能获得夺权的机会。当然了社会学也并非如此糟糕,作为一门正儿八经的大学学科,能学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尤其是以韦伯为首的 centre right 的社会学家所著的一大批书籍还是有很高的可读性。抛开政治倾向不谈,社会学还是一门很有意思且有意义的学科,微观上填补了政治学对社会个体理解的不足,宏观上给出了经济学里的社会性解释。而且某种程度上我也很享受这种在课上“与世界为敌”的中二感 lol

入校以后参加了不少社团,真正去的其实也就两个。一是日本社团,而是保守党协会。去日本社团没什么好说的,精神母国自然是要接触的。保守党协会嘛更没什么好说的,在系里被围攻得这么惨总归是要找点支援和安慰的。之前已经写过一篇post election thought也就不再多做赘述。能与同学参与选举campaign,一睹民主国家政治家的风采也是我很庆幸自己出来了的其中一个原因。在日本社团会认识到日本女生是肯定的。2017年的1月到4月,基本上都沉浸在对一个日本女生片思い中。浪漫的事情做了很多,人生第一次给女生撑伞,在她家里喝酒聊天聊了一整夜,喝完酒手牵着手送她回家,跟她两个人在琴房里练琴听她唱魔笛,跟她和她的朋友去欧洲旅游,为了跟她旅游去欧洲办申根还特意去了法国一趟 etc. 当然了最后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时候还是很受打击,旅行回来以后一直在尝试着不要去想跟她有关的任何事情,当然了最后还是又去了她家两次给她送行。最后的最后,她送我了一张二宫和也的生写,背面写了封短信。能收到这样的礼物,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值了。那张生写,是二宫和也在演唱会上对着粉丝做比心的手势。她的中国好友最后也跟我说她其实也喜欢过,只是年龄的差距以及人生的阶段不一样,必然是没有结果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确实是疯狂地爱着她,上课电脑里打开 fb messenger 就为了能看到与她的聊天记录。日语课上则是一直在思考如何用学到的句子去跟她用日语对话,有一次上课还脱口而出她的名字把老师吓到。以后能不能找到比她更美好的女生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自己果然是恋爱不适体质(说白了还是长得不行)。

之前在英国4年可能跟其他留学生相比还算顺风顺水,但在英国学习文科尤其历史的艰辛应该是很多数理化出身的中国留学生无法想象的。能进入心中理想的大学也算是给自己一直高傲的自尊 backup 了一下。毕竟出去的时候初中都没有读完,前面的这 4 年在国内连初中毕业的文凭都没有,面对中国人的时候总会遇到‘你肯定是初中不理想才出去的’,甚至被初中的科学老师‘威胁’称‘不要以为家里有钱就可以逃过一切’。回过头来,我非常感激母亲当时的决定。可以说,我若是 2012 年没有到英国,自己的人生大概已经被这个国家机器彻底地摧毁了。当时在母亲留下的泪水大概也包含了一种 UKIP 党首脱欧后在 EU 议会嘲讽 EU 、那种小人得志的感觉。现在回头来想,很多东西并不需要向谁去证明什么,对外人态度需要在意是假,对家族要有所交待是真。曾经嘲笑我的中国人都已经要被惩罚生活在这个国家了,我更应该同情而不是持有那种低等的报复心态去面对他们。说到底,我很感谢母亲支持我留学的决定,起码目前看来,这条路算是走对了。当然了这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出来留学,失败的留学生我身边不要太多。很多东西我能感受到而其它人不能,这是客观存在的。留在中国当然也是可以跨过重重障碍脱颖而出的,有人适合在一个体制里自然有别人适合在其它的体制。回到中国已经三天,然而感觉跟中国产生的距离感越来越强。大街上的路人总是驼着背毫无生气,餐厅里一坐下所有人都在玩手机而不是聊天社交,服务员连中文发声似乎都发不好,我跟中国人交流反而产生了障碍。眼看着这个国家一步一步地自我毁灭,放到以前我会生气,我会发声,现在只剩下了漠然。

以上,便是我十分简短且拙劣的总结。望新的一年能学到更多的知识,结交更深厚的友谊,家人能健康平安。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