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十六
《小小的穩定》完稿
1

年輕的時候,我交往過一個寫詩的男孩,那時我常瞎鬧著他都不寫詩給我。然後走路時最喜歡玩的遊戲是我出題考他,例如:用嗅覺來形容剛剛走過的那個老人。然後他就要想出很炫的一句話來回答。他當時的詩作還蠻強說愁的,常常是第一個讀者的我,還要想著怎麼委婉的說出這件事來。喔對了,然後他寫起文章來也是看不到盡頭的落落長XD

我也認為詩是最精準、最精煉的,但是也許是時候未到,讀過長中短小說讀過散文讀過隨筆讀過書信讀過劇本,就是詩,不論古今中外,我一直沒讀懂過,大概就像我跟音樂一樣吧,需要一個引路人和一首對的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