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情缘

​最早还是在中学念书的时候,作为一个穷学生,唯一表达对游戏喜爱的方式,就是在学校门口报刊亭买着10元一本的《电子游戏软件》。第一件事,拆开杂志塑封拿出附赠光碟窝在家里观看那些炫目的游戏预告片。

有这么一段预告片一直让我印象深刻。

一位盔甲猛男伫立在战场上,掏出一枚“手雷”释放出能量护盾,抵挡住了远方而来的一记能量光波(后来知道那是来自亡魂号的电浆炮)而不至于嗝屁,接着冲向远方那群扭曲的外星生物开始反击,最后钢琴曲响起,游戏LOGO缓缓浮出,一个不完整的圆圈,里面有一个3。

“哇哦”,看完预告片咽了咽口水,我稍微意淫了一下这位盔甲猛男屠戮外星人的盛景。接着愉快地切换到下一个游戏预告片,然而那位身披动力装甲的猛男,依然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我知道,这款游戏叫《光环3》,而这位猛男,就是大名鼎鼎的“士官长”,然而让当时的我扼腕的是,这款游戏是Xbox 360独占的。就当时一台Xbox 360对于小县城的学生党来说已是不可想象之物,多可惜,又与一款好游戏擦肩而过。

当然有了第一次相遇自然也会有第二次,再一次接触《光环》世界则是在文字的世界,感谢文曲星,也感谢那些辛劳的译者们,将《光环》的故事以文字形式表现出来,我知道了致远星的陨落、知道了斯巴达战士、洪魔以及光环,也知道了人类与星盟那场注定悲壮而绝望的星际战争。

直到作为高中升学奖励而购买了电脑,我终于可以在自己的电脑上玩到《光环1》和《光环2》两款游戏,虽然游戏画面要比自己料想的要糙上不少,但是当小说中的名场景以一个更生动的形式在自己面前还原的时候,那种欣喜和开心,相信每一个喜爱游戏的大孩子们都能由衷体会得到。而那位名为士官长披着雷神锤盔甲的大块头和它的虚拟女友拯救宇宙的大冒险,也始终被我所铭记。

当然没有Xbox的我还是没玩到《光环3》,在我打通1、2代的中学生涯里,《光环》的游戏序列里又出现了《光环3:ODST》、《光环战争》、以及《光环:致远星》。而在这个时间段,对于以上三款游戏最直观的认识大多还是来自它们的预告片、宣传动画以及游戏CG。

不管是《光环3:ODST》的宣传片“We are ODST”还是《光环:致远星》的“Deliever Hope”(传递希望),两部真人宣传片都做到了极高的水准:“We are ODST”堪称燃的典范,虽然对于斯巴达来说ODST几乎是如同杂鱼的存在,但他们每一次出现都是以死亡为目标,这样的队伍比起士官长那些改造过的“变态”……这群浴血奋战的普通人才是男人啊!

是男人就开扎古,真男人也应该是ODST。

而致远星的“传递希望”算得上是最棒的游戏宣传片之一:就像宣传片头所说的“from the begining,you know the end”,而《致远星》的故事则带我们回到整个《光环》系列的起源,探寻整个系列最初的史诗。而“传递希望”则是这首史诗的最初之章,有多少人知道“传递希望”这部短片实际讲的是贵族小队(Noble Team)的前6号Thom293炸星盟战舰的故事?(《光环:致远星》中的6号则是293的替代者),而《致远星》本身,也是一段精彩又悲壮的史诗。

而《光环战争》,我甚至是把它的CG动画打包成动画当成电影来看,嗯,观影效果还不错……

《光环:致远星》的故事结束后,Bungie正式离开微软单飞,走向自己未知的“命运”,而微软内部成立的工作室343 Industry也正式挑起了《光环》的大梁,最开始是《光环:十周年纪念版》,这款复刻初代的游戏我并没有接触。然后则是系列的正统续作《光环4》,一个新的开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光环4》的配套宣传电影《航向黎明号》也足够精彩,如果你是光环的死忠粉,当看到士官长在屏幕前大杀四方并在影片结尾沉默地守望着的时候,我相信你会尖叫并流泪的 — — 然而他仍然没有脱下头盔。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按么如何评价《光环》系列?一个很能打的大块头和他的虚拟女友一遍一遍拯救宇宙的故事?还是一部富有历史感的太空史诗?或者还是某些人所说的所谓影射现实的文化产品?我不在乎,很幸运在我的学生生涯乃至工作之中,一直有这样一位强大的主角陪伴左右,为我带来快乐,承载着我的梦想和希望,向我讲述着勇气、责任乃至爱情的故事,这就是《光环》给我带来的青春,我的“光环记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