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4- 878篇-宗教演化與新生教義的有效性

會寫這篇是因為之前就有想過 #宗教演化 的問題,如果把世界當作唯物論,宗教只是一種人類的信仰,那就沒有問題,只是不同的宗教信仰的內容不同而已。如果宗教是真的,那就會有教義合法性的問題。這篇的內容源自於最近一個台大醫科的醫師在FB上發的文”“醫生,我媽是佛教徒,麻煩抗生素不要用殺菌性的。”這是我當醫師以來聽過最狂的要求!!”所引起的討論,相關資料如下:

佛教徒求用不殺菌抗生素 台大醫:最狂要求2017–08–27 11:44聯合報 記者何祥裕╱即時報導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2666523

  • 先簡介一下生物學的分類,早期是動物和植物二分法,後來分成”五界系統”:
生物分類法的”五界系統”, BY wikipedia Author Maulucioni y Doridí 。紫色和淺藍分別是古細菌和(真)細菌(一般所謂的細菌),此兩者是原核生物(沒有細胞核)。其他都是真和生物(有細胞核),紅色是原生生物、綠色是植物、黃色是真菌,最後粉紅是動物。

後來比較新的是”三域系統”:此系統分成真細菌域、古細菌域和真核生物域。域是一個比界還要高的分類層級。

把真核生物當作一域的”生物分類學(biotaxonomy)”,如此一來就有三域,這種圖依分叉的早晚暗示了演化關係。分支的地方理論上只會有二個分支,多於兩個分支的代表目前的演化關係尚未確定。

由於對宗教經典沒有研究,但是因為早年接觸過所以就在學習科學的歷程中以科學解釋宗教經典的內容,一看到這個問題就想到 #認知神經科學 中 #痛苦 和 #痛覺 的差別觀念,就這個標準,蝦蟹新的研究是有痛苦的,有痛苦的或許就是所謂的 #有情眾生。只有痛覺(或許類似 #無情眾生 )則類似掃地機器人遇到牆壁就離開。神經要複雜到一定程度才會有意識,但是如果意識並非現今”科學”所認知的那樣,那低等生物是否有意識事實上科學也無法證明。

  • 接著因為留言的關係,張醫師貼出了更正:

可以看 張善涵 醫師的更正:

https://www.facebook.com/juuullliiiaaan/posts/10212055564917815

https://www.facebook.com/juuullliiiaaan/posts/10212064561062713

大意是說: 黴菌、細菌、病毒、寄生蟲…等都是無情眾生,所以可以使用抗生素。

  • 但就我之前的印象:

但經書中佛的確有說水裡有蟲(今日解經認為是天眼看到細菌),那些低等生物應該沒有痛苦,但佛仍然提出來,因此有情無情似乎都應該避免殺生。割肉餵鷹應該沒有殺生,因為自己還活著,感染症則是自己死或細菌死的二擇一問題,即使不用抗生素,免疫系統也會殺病原體。推到最後的結論就是吃抗生素如同飲水咒念完就可以度八萬四千蟲。因為物質的世界一定無法避免殺生,所以隨時隨地都藥為自己所傷害的生命保有懺悔的心意。就我的理解,佛好像說過植物沒有生命,只能說生命的定義和生物學應該不同。一些想法,對宗教沒有深入研究。 細菌如上圖,是很早期的生命體,所以”就目前科學”的看法,不具有意識與痛苦。

P.S. 針對此問題有人提出可以使用抑菌抗生素而不是使用殺菌抗生素,但是抗生素雖然分成殺菌和抑菌,抑菌的目的用在全身性感染還是殺菌,到達一定的濃度會有殺菌的效果

  • 所以我的結論如上,但是偏偏又有網友提出佛教傳到中國來以後,萬物都有佛性,石頭也能成佛,這很明顯就是”宗教演化”的問題,因此就開始思考宗教演化的教義有效性:

就中國的三教而言,最早應該是儒家的六上帝,最大的稱作昊天上帝,簡稱上帝,也就是老天爺,其他就是先天五帝。但是後來上帝這個名字因為基督宗教傳到中國被用來指稱基督宗教的 #哲學神學至上神 。後來東漢道教出現,老天爺變成不是 #哲學至上神 ,而是哲學至上神 #三清 之下的一個算大的神。後來佛教傳入以後,民間信仰認為天是佛教中佛祖的護法 #梵天 和 #帝釋天 ,當然純的佛教和道教不會認同這種說法。或許是因為中國 #泛靈論 的信仰,才會出現網友所說的連石頭都能成佛的思想。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有效性的問題。

P.S. 說到這裡,要先提一下,由石頭到細菌(簡單生物)到人類(複雜生物),就我們看起來是由無生物到低等生物到高等生物,假設真的有成佛這件事情,事實上不能推斷”石頭都能成佛所以細菌可以”,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個成佛的規定用的判斷標準是什麼?搞不好是重量,或是靈性,舉個例子來說,石頭吸收日月精華會有靈性,但是細菌太短命所以沒有。

儒家算是 #不可知論者 ,雖然有儀式,但是基本上還是敬鬼神而遠之,孔子本身對於鬼神就有不少的相關看法。或許如同利瑪竇所說的,有宗教的雛形,但是不是真的宗教。只不過西方不少學者還是把儒家當成一個宗教。但也有可能儒家認為至上神不可知,因此不會是後來的某個宗教認為的神。

論語: 為政-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無勇也。」 -孔子強調合理的祭祀

論語: 八佾-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 他也認為人性是偏向進行祭祀的。

如果儒家是一個宗教的話,教義當然要以儒家的經典為主,但是孔子的言談-論語中可以看出,他恐怕不是以一個教主的心態在教育學子的,他所教育的應該是一種現世主義的生活態度,因此就我的看法-孔子不把自己當成教主,所以沒有以儒家的經典為教義的問題,因為他的內容他們不是當作宗教教義看。一種可以和宗教互補的現世主義。

也就是我的想法認為,儒家是一種思想,不是一種宗教。當然如利瑪竇所言,或許儒家的 #至上神 就是基督宗教的至上神[1],但是不可知論的孔子對於這位至上神的描述似乎不像是基督宗教的至上神,所以我認為不是。昊天上帝就是天,一個 #中國傳統宗法性宗教 的至上神 ,然後主要有三派理論: #人格天 (類似西方的上帝,是不是同一位又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 #自然天 ( #TheNature )(西方的 #唯物論 )或是類似西方的 #自然神論 ,和者差在前者就是這個物質的世界是自然運行的物質,不是神;自然神論是神,但是沒有人格化。 )

既然儒家不是宗教,他所指的至上神自然就有可能是道教的至上神,但是就道教思想看起來又不像,或許三清和天帝是兩位不同的神,至於天帝是不是在三清之下,又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儒家注重向內覓理的內聖之道,也和道家修行以得道成仙的思想類似,所以就承先啟後的結合在一起。

佛教傳入之後,受到道教泛靈論的影響,有別於主流的印度正統原始佛教,就出現了網友所提到連石頭都可以成佛的情況。因此教義的有效性呢?

  1. 儒家不是宗教,是一種現世主義的生活態度,所以他的至上神可能是不可知的(不會認同其他宗教的鬼神。1–1)、一個叫做天帝的人格天(1–2)、自然天(1–3)(純粹唯物論的物質世界本身)或是類似西方自然神論(1–4)。
  2. 道教和儒教的問題在於,如果儒家的天就是道教的天,那兩個宗教可以結合,問題如1中所說的,儒家不是宗教,不會接受這樣宗教化。或是儒家是宗教,但是未必認為他們的神就是道教的神。如果兩者相同則沒有問題。以道教的看法,應該以道教的 #聖經 — 正統 #道藏 說的為主(2)。道教也有許多流派,但是對於至上神應該沒有分歧。
  3. 佛教則是一個宗教,一般宗教來說,都是該宗教的經典是真理,佛就曾經說過 #有為法 (佛法以外的知識)不是真理,是學不完的;佛法是真理(3–1),他是有限的。但是就佛所說的 #不可說 ,佛可能有些認知,被弟子與再傳弟子記錄下來,但是紀錄的東西是否真的就是佛的認知呢?就算是,弟子了解佛的認知而以文字記錄下來,後然看了就會有 #文字魔 的問題,認知可能會產生偏差。因此佛之後的不同派別,可能只有某個派別是正確的(3–2),其他的可能是錯的(3–3);或是超過一家正確,但是都不完整(3–4)。如此一來,如果那個正確的派別傳到中國,那”中國化的”佛教反而就是正統了,但是也是要考慮到可能傳過來的是錯的(偏離佛的本意)或是不完整的正確理論。如果傳過來的是泛靈論的佛教,剛好又是正確解讀佛的本意的流派,那中國化的佛教就是正統,教義就是合法的,反之亦然。有趣的是,如果佛教沒有傳到中國而產生大乘佛教,也不會傳到日本出現小乘佛教,今日印度的佛教反而變得很少了。又,佛教追求的是成佛,過程也和儒、道教一樣需要修行,因為這點就無違和感的融合了。所以即使是釋迦牟尼佛之後,只要成佛,說的話也算,但是他之後不知道有沒有人成佛,就中國佛教的祖師達摩和二祖、三祖…到六祖,是否有人算是成佛?如果沒有,說的話是不是就有偏離佛的本意?(3–5)或是雖然沒有成佛,但是層次比凡人高,說的話還是有一些正確性?(以佛經為真理的觀點)(3–6)另外漢傳佛教中認為得到肉身會不腐,所謂- #道成肉身 雖然和印度佛教不同,但是例子不少,還是滿神奇的。日本的小乘佛教也有這種道成肉身的說法,國家地理頻道還曾經探討過為什麼有些大師的肉體不會腐化。最後,就算經典是正確的,解讀的人是否解讀的隊也是一個問題,解讀不會就會得到錯誤的知識。(3–7)

總而言之有幾種情形:

  1. 儒家為真。
  2. 道教為真。
  3. 印度佛教為真。
  4. 儒家+道教無違和。
  5. 儒家+道教+佛教無違和。(前提是”傳來中國的佛教分支(泛靈論)是佛經中佛的本意”或是世界是”經驗論(4)”)

所謂”因為經驗論”所以”儒家+道教+佛教無違和”,類似民間信仰的觀念,民間信仰不是宗教,但是訴諸於奇蹟,民間信仰認為有宗教的奇蹟,譬如說玉皇關帝現身的神蹟,所以關帝是玉皇無誤。問題是道教不認為玉皇是關帝,但是因為民間信仰有驗證,所以可以信,前提是經驗論成立。

至於為什麼經驗論為真,或許是因為經書為弟子與再傳弟子所寫下,所以會有偏誤的問題,或是另外一個截然相反的情況,就是唯心論。

或許這個世界並不是結果代表一切,而是他的整個演化過程代表一切,這個世界就是會自己不斷的自動完好的,類似黑格爾的絕對精神(但是過程是不是只有一種我就不清楚-命定論還是自由意志的哲學問題。)。並且如果世界是這樣,我們是否能做出違背這個演化過程的思維甚至是行為?譬如說現存各種宗教的經典(或之一)是解脫的方法嗎?或是某些宗教藉由靜坐冥想….等方法達到某些超脫的境界?就不得而知了。佛祖雖然成佛,但是肉身還是會死掉,由此看之,或許在這個世界中,思想可以得到自由,但是肉身不行。

這個網站說佛教的改變歷史如下,算是原典派的,認為後世的佛教失真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01194303311515/permalink/1397844416979836/

該網站的此連結稱漢傳佛教為 #唯心論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01194303311515/permalink/1397750616989216/

西方宗教也同理,今日主要就是亞伯拉罕諸教,所謂亞伯拉罕諸教就是猶太教,和(唯物論認為)其延伸出的宗教-基督宗教(包含新教(俗稱基督教)、天主教和東正教…等以舊約、新約為基礎解經,有的教派會加入新的約書)和伊斯蘭教(回教,分成遜尼派和什葉派)。

如果考慮到宗教的演化,由於君士坦丁大帝利基督教為國教以後,聖經有官方的版本,所以就沒有什麼演化了,至於今日的版本,目前最古老的希伯來文聖經抄本(舊約)是死海古卷,此古卷出土於公元1947年的死海附近的庫姆蘭,故名。學者從希伯來古文字體的對照上,鑑定死海古卷的年代約於公元前三世紀到公元一世紀(公元前250年至公元68年)(另有人說從公元前170年到公元前58年,不包括公元後)。(20170905維基百科)。以下摘自20170902維基百科:

除了《聖經·以斯帖記》以外的《舊約全書》全部內容都能在死海古卷中找到,還含有一些雖然已經得到天主教承認、但仍被新教視作外典(包括次經及偽經)的經卷,此外,當中也包含一些不屬於《聖經》的文獻。

  • 也就是死海文書幾乎包含了大多數的舊約內容,但是也含有不是舊約的內容。精確度非常高,只差三個字。但是還是證明當時有多於一種舊約版本(宗教演化)。今日有的教派以死海文書來校正舊約就有一個問題,一方面相信他的正確性可以校正舊約,另一方面卻又否認今日舊約中沒有的死海文書部分。相關內容如下:

經考古學家五十多年的修復拼湊,近800書卷部分或全部復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賽亞書》。

PS1 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發音為/ˈsɛptʊ.ədʒɪnt/,或用羅馬數字「LXX」表示70這個數字;在一些重要的著作亦有使用 {\displaystyle {\mathfrak {G}}} \mathfrak{G} 來表示),是新約時代通行的希伯來聖經的通用希臘語譯本。這個譯本估計於公元前3世紀到前2世紀期間,分多個階段於北非的亞歷山大港完成[2],最遲於前132年完成[3]。這譯本普遍為猶太教和基督教信徒所認同。全卷書除了包括今日普遍通行的《聖經·舊約》以外,還包括次經和猶太人生活的文獻。

PS2 馬所拉文本(Masoretic Text,也常譯作馬索拉文本或馬索拉文獻),是在公元1000年後半期,由馬所拉學士(巴阿里·哈馬所拉,意思是「傳統的大師」)設計出一種包括母音和重音符號的音標系統。這些寫下來的音標可以幫助人把過去只有子音字母的古代閃族文字如希伯來文等的正確母音讀出來,以避免必須在眾多母音之間猜測而誤解其意,或導致每個人的讀法各自紛紜;在此以前,古代閃族系文字各字的讀音多是憑口頭傳統去傳授的,屬於 #口授獨傳 的學問馬所拉學士對文本本身完全不作任何改動,但在他們認為適當的時候在文字旁記下批註(亦即「馬索拉」)。他們小心翼翼地力求保全文本的原貌。除此之外,他們在馬所拉批註中會指出文本的特殊之處,並且提出他們認為正確的文句。

曾有三個不同的馬所拉學派致力於發展只有子音的文本之母音和重音符號標注工作,他們分別是:巴比倫派、巴勒斯坦派和提比哩亞派(加利利海西岸的一個城市)。現今希伯來文聖經的印刷版本所包含的馬所拉註釋,所採用的音標系統屬於提比哩亞派。這個音標系統是由提比哩亞的馬所拉學士發展成的。《新世界譯本》的腳註曾多次參引馬所拉文本(符號M)及其邊旁批註馬所拉(符號Mmargin)。

  • 校勘現存聖經抄本

抄寫準確。Josh McDowell的《鐵証待判》統計:「在《以賽亞書》53章的166個單詞中,只有17個字母有問題。其中10個字母是因為拼寫的演變;還有4個字母是由於連接詞的樣式的變動,不影響意思;最後3個字母組成了『光』這個詞,在第十一節加入,但對整句話的意義影響不大,並且,這個詞在七十士譯本和另一個洞穴中發現的《以賽亞書》古卷相印證。總的來說,在近一千年的抄寫中,在共有166個單詞的一章文卷中,只有一個詞(3個字母)有爭議,但這個詞不影響句子的意義。

現存聖經抄本遺漏。死海古卷中的《撒母耳記》,有這樣一段記載:拿轄,亞捫人的王,極度欺壓迦得人和呂便人。他把他們(呂便人)所有(男)人的右眼挖出,給猶太人帶來恐慌和懼怕。除了從葉門逃出,進入基列雅比的七千以色列人,在約旦河外的以色列人沒有一個右眼不被挖出來的。

解決《聖經》原文的爭議。《詩篇》22章16節中,大部分聖經譯者採用七十士譯本的翻譯,「他們扎了我的手和腳」。但馬所拉抄本的直譯為,「我的手和腳像獅子一樣」。在1999年7月,福林特博士證實「扎了」的翻譯的確更接近原文。

這些書卷足以表明,聖經本身並沒有經歷任何重大的改變,它們卻透露在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所使用的《希伯來語經卷》有不同的版本,彼此之間有若干差異。《死海書卷》在拼法和用詞方面並不是跟馬所拉文本一模一樣。有些書卷的措辭較接近《七十士譯本》。以前,學者認為《七十士譯本》裡的差異,可能是譯者的手筆之誤或甚至蓄意更改經文。現在這些書卷顯示,許多差異其實是由於他們使用不同的希伯來語文本所促成的。這件事也幫助研究人員明白,早期基督徒引用《希伯來語經卷》時,為什麼有時措辭跟馬所拉文本不一樣。[4]

  • 在聖經考古學方面,死海古卷讓考古學家知道一世紀的前後,猶太教內部已出現改革的形勢。一些猶太教的苦行僧避居死海旁的荒山野地苦修和抄寫《聖經》。

因此,這個聖經書卷和殘篇的寶藏,對於研究《希伯來語經卷》的傳抄提供極佳的幫助。《死海書卷》確定了《七十士譯本》和《撒馬利亞五經》在文本校勘方面的價值。每逢聖經譯者考慮修正馬所拉文本時,這些書卷給他們提供額外的參考資料。在若干事例上,馬所拉文本刪去了耶和華的名字,新世界聖經翻譯委員會(耶和華見證人的團隊)卻決定把這個名字恢復過來。對《死海古卷》所作的研究證實這樣做是正確的。

有些書卷描述庫姆蘭教派的各項規條和信仰。從這些書卷清楚看出,在耶穌的日子,猶太教不只限於一種形式。庫姆蘭教派所謹守的傳統,有些跟法利賽派和撒都該派所守的不同。這些差異很可能促使這個教派隱居曠野。以賽亞書40:3預告會有聲音在曠野呼喊,要修直耶和華的路。庫姆蘭教派誤以為這番話應驗在他們身上。有若干書卷的殘篇提及彌賽亞,書卷的作者認為他即將來臨了。這件事特別值得註意,因為路加布道說,當時「民眾正在期待」彌賽亞來臨。(路加福音3:15。)

至若干程度,《死海書卷》幫助了解耶穌在地上傳道時,猶太人過著怎樣的生活。這些書卷也向研究古希伯來語和聖經文本的人提供可比較的資料。可是《死海書卷》中還有許多書卷仍需作更深入的分析和校勘,也許還會獲得更多新的理解。因此,20世紀最重大的考古學發現,在21世紀繼續使學者和研究聖經的人深感興趣。

總而言之:

  1. 如果猶太教為真,舊約是真理,死海古卷足以表明,舊約本身並沒有經歷任何重大的改變,它們卻透露在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所使用的《希伯來語經卷》有不同的版本,彼此之間有若干差異。
  2. 如果基督宗教為真,則舊約和新約都是真理。但和1是互斥。如果舊約和新約有不同的地方應該以新約為主。
  3. 如果伊斯蘭教為真,則舊約和新約都失真,只有古蘭經(可蘭經)是真理。現今有遜尼派和什葉派兩派。

老實說求最早的本源有他的問題所在,雖然邏輯上如果佛教和猶太教是真理,應該以最早的版本為主,道藏則沒有這個問題,因為隨時代一直增加數目,以唯物的觀點看來問題就在於若沒有鬼神而只是宗教思想,早期的經典作者會被當時的社會文化限制,就儒家的看法,孔子也沒有盲從周朝的古禮,而有保留他的精神與時俱進( 儒家思想是與時俱進的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13497775951787/permalink/121594891808742/ ),但是就宗教的看法或許還是要以最早的為主。怎樣的選擇,或許因人而異。

宗教成立(有鬼神)的情況下,演化出的新教義可以用的情況就是經驗論成立的情況,但是這種觀點是依據個人甚至非個人的不可重複性超驗經驗(單一經驗論),個人的經驗你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唬你,非個人的你也不知道他的經驗有沒有好的品質-或許發生在你身上你不認為是超驗。就民間信仰的例子,雖然含有道教與佛教元素,但是正統的道教和佛教恐怕不會承認。另外一種可能,如上所述,就是唯心論。

並且依據經驗論還有一個大的問題,是不是唯物的世界篩選出來的宗教就是真理?那就今日而言,不考慮教派的話,全世界最大的宗教是基督宗教,那基督宗教是否就是真理?還有,立基於經驗之上的民間信仰,這種”經驗”,和世界上演化出最大的宗教這種”經驗”是否是同一種東西?真假值是否一樣?

  • 考慮唯物史觀推論出來的未發生”經驗”(其實不算是經驗):

如果以經驗為主,唯物史觀推測出來的未來宗教版圖,未來最多人信的宗教可能是伊斯蘭教。( [轉貼]地球圖擊隊-變遷中的全球信仰 調查:35年後佛教人口減少,基督宗教人數變少,回教人數變多,兩者打平。變遷中的全球信仰 調查:35年後佛教人口減少 2015–04–07 by:阿咖 https://dq.yam.com/post.php?id=3687 )

但是這畢竟還沒有發生,只能算是推論,不能算是經驗。

我曾經想過,這個世界的存在有他的目的嗎?如果神真的存在,這個世界依據唯物的性質最後所有人會信佔有唯物論優勢的宗教,譬如基督宗教或是伊斯蘭教。所以基督宗教或是伊斯蘭教是真理?但是這樣想又有一個問題,因為如果說目的是最後使所有人信同一個宗教的世界,那一開始創造一個所有的人信同一個宗教的世界不就好了?不這樣創世,卻要經過一個過程,那期間的人都白死了,也白信了其他的宗教-因為很多人不知道亞伯拉罕諸教的存在,終其一生。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唯物論的?我想到了抗生素的問題。

抗生素發明以前,人得到感染症沒有抵抗力就容易死亡,因此平均壽命不到30歲。抗生素發明以後,人的壽命卻大幅提升了。這個明顯的改變只因為抗生素,就是這樣明顯的唯物的,而不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所以世界應該還是唯物的,但到底是不是我就不清楚。

  • 廣義相對論的修正:

如果廣義相對論為真,時間是一個時間塊(也有聽過人說block universe宇宙塊),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是同時存在的,而且只有一種情形,所以我們以為未來還沒發生,事實上已經發生了,考慮到已經發生的未來,或許經驗整體的結果會和現在的結論不同,而是有其他的優勢宗教。也就是考慮到已經發生的未來結論或許不同,但是我們還是無法知道未來。

參考: 名家專欄 2017科學人> 形上集 兩堵科學高牆
歷來皆有反對者猛烈砲擊笛卡兒和波耳捍衛的高牆,但兩堵牆至今仍未完全崩塌。
撰文/高涌泉 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columns&id=3461&t=1

我個人也不是自然天,而是相信人格天。

  • 現世主義:

另外我要強調宗教存在的必要,也就是即使世界是唯物論的(自然天的)也有它存在的必要,請見研究如下: 參考: 2016–03–25 16:59宗教信仰影響大腦?美研究發現有差別 http://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644186 宗教的出現或許有他演化的道理:

一般而言,無神論者比較會思考與分析,外表更為社會化,但也較為冷酷無情,自我中心,缺乏道德感。 相反的,有宗教信仰者則較少出現分析性思維,也較沒那麼聰明,但他們更具同情心,較會做出有利社會的行為(利他altruism)。 主導這項研究的學者傑克(Tony Jack)指出,信仰有其意義,這就是為何宗教長存人類歷史之中,但信仰也會降低人類的分析性思考,人在社交和情緒的洞察上,都需分析思維。

因此,在宗教必要存在的前提下,預防迷信就是很重要的,因此藥知道 #邪教檢查表 和介紹一本介紹常被誤以為是超自然現象的現象解釋的書-超自然心理學:為什麼我們會相信詭異的事?明明沒有,為什麼看得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6976 (如果絕版可以去拍賣網站買)

中華文化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 #清考據學 以來,把宗教經典的演變都考據清楚了,連一點神祕感也不剩了。的確,我大概可以了解君子對於世界抱持不可知論的現世主義的那種思想大清明與對社會的貢獻,但是平民可不這樣想,他們(包含我)總要找些東西來信,沒有神秘感的東西當然不會信,我想知識人還是要考慮到平民的感覺,就我的看法,易經固然含有古人的智慧,但是有些內容還是限於當時的民情風俗,然而西方的傳教士卻記載有個古代的書生用易經打退叫魂術呢!你是信或是不信呢?

#人禽之辯

#生物分類學 : #五界系統 #三域系統

參考資料:

[1]科學萌史 聖學道脈-利瑪竇與徐光啟03 http://physicstory.pixnet.net/blog/post/217641654-聖學道脈-利瑪竇與徐光啟03

[2]Karen H. Jobes and Moises Silva. Invitation to the Septuagint. Paternoster Press. 2001. ISBN 1–84227–061–3.

[3]Alan F. Segal. Life after death: a history of the afterlife in the religions of the West. : 363.

[4]參看出埃及記1:5和使徒行傳7:14的例子。

網友寫的宗教演化,大家參考: https://medium.com/%40Rifur/%E8%A9%A6%E8%AD%B0%E4%BF%97%E8%AB%96%E5%A4%A7%E4%B9%98%E9%9D%9E%E4%BD%9B%E8%AA%AA-7a7b29009d9e

main2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吳宗聰 (Tsung-Yin W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