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4-M42網友的feedback

我挺奇怪的,既然說,「科學因果律/因果論是一個公設」,爲何不直接把這個公設說出來呢?我不覺得這是個人盡皆知的東西。既然又說,「相對論是基於科學因果律/因果論而推導出來的」,那麼自然的做法,就是以這個公設爲前提,試着寫一個能推出相對論的證明,這也要求必須把這個公設清楚說出來。總之,在我們開始討論一個或一些命題的真假之前,把相關命題寫出來是必須的,否則都是枉談。

後面說到了「命定論」,我猜應該是想討論「決定論」(Determinism)。雖然很多人都認爲,量子力學和決定論一定是衝突的,但我並不這麼認爲。是否衝突,取決於如何理解前者中的概率。比如,事件A發生的概率是a。這個a,究竟是1)我對事件A發生的相信程度,還是2)事件A發生的可能世界的數目與全部可能世界的數目的比值。如果是1),那麼其實量子力學與決定論並不衝突,因爲事件A的發生依然可以是必然的(即a=1),只不過量子力學無法算出a=1。當然,這也意味着量子力學不太像科學理論,而更像決策理論。如果是2),那麼二者是衝突的。不過2)意味着量子力學賦予了可能世界以物理意義,即物理上的本體論地位。這個爭議是非常大的。

後面還說到了「自由意志」。又是一個古老而含混的話題。這裏不展開,只說一點,凡討論對象的存在與否,第一步劃清存在的範疇。比如我是一個唯物主義者,我相信真實的只有物質,那麼如果我還相信自由意志存在的話,那麼自由意志,要麼就是物質,例如大腦,要麼是物質的性質,例如大腦的功能。這樣就能把虛無縹緲的問題牢牢抓住。在我看來,一說「自由意志」,就往「決定論」上聯繫,很容易跑題。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吳宗聰 (Tsung-Yin W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