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票之三,陳雲海

part3:由於一直同選舉事務處不同人仕有大量接觸,而查種票及虛假內容上交流多年,也不是完全沒有提告過,小貓三四隻而已,有些甚至上到庭告唔入。後來,我發現一個超微細節,上庭前,選舉事務處能夠提供被告者在選舉日有無投票之資料。我越睇越奇怪,投票站對完身份證劃線那本大Log book,若97年前以我理解,投票結束後會綁成一圈,運往相關部門進行鎖毁,那麼現在呢?!於是我調查期間,選舉處有職員向我透露一個實況!(此職員已不在該部門)原來,選舉處若打算提告某人(其實好少做),會把該選民名字交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某人,三日後便會相關資料回到選舉處!這選舉私隱為何可以如此取得呢?!我被告知,原來是這樣:話說而家投票日一完,大家只會關注選票,一大卷一大卷Log book會被送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內,由一個小組輸入所有資料,完成程序後入銷毀所有Log book!吓!而就算選舉處人員,也不知道小組是什麼人,又或如何運作!我的疑問來了:到底這小組隸屬於那一個管理層?他們的編制是什麼?是公務員?是外判?合約如何定?輸入資料在哪一個電腦系統?電腦系統的權限限制多少人可以閱讀?儲存多久才會銷毀?有誰監察者小組的行動?又或如何監察者小組的輸入可能出錯?等等等……原來係冇任何人知道的!都幾恐怖!甚至我懷疑有幾多人知道這個小組存在!縰使資料不能透露投票者投給誰,但會確定某些人有進行了投票!以上3part所有事情沒有第二出路,我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什麼!其實我不應該講! 但是這三個月見證著選舉事務處以及廉政公署急速腐敗,那麼我也把實情告訴有興趣知道的香港人吧。過去十幾年單打獨鬥,我已經去到筋疲力盡!我始終一個人對一個國家機器,以卵擊石!其實我原本只係以為可以慢慢將每一個架構完善,可惜,我都係一個天真嘅理想主義者罷了!(下)完

做票之四,陳雲海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U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