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票之二,陳雲海

part2:(頗長,比D耐性)另一個事件,話說8年前選舉後,我多翻聯絡選舉處同事,要他們馬上把手頭上幾宗種票個案交予執法機構;當時當局向我說無迫切性,指提告無時限。但我說選舉條例有時限,叫他們詢問清楚律政署,他們親口答已詢問律政署,並無時限!結果三個月後他們來電表示原來真係有提告期,已經過了告不上,並稱「不明白」律政署為何講錯?!我火滾到馬上同佢地開會,席間問犯錯理由,選處職員包括阿頭支吾以對,好似暗示律政署內有人刻意誤導佢哋!我叫佢地交個名出嚟,佢哋又交唔到。於是到之後果次選舉,我直接同核對選民資料嘅同事聯絡, 對方表示好唔明白,點解自己處方忽然會減咗人手,根本無可能喺時間同人手上完全核對資料!之後我就同佢講,其他放棄核查,焦點核對單單公屋有一戶七姓嘅數目俾我。過咗一星期,願意配合的同事話比我聽係竟然超過兩萬宗!!!於是我直接找 election team阿頭沈生,要求佢唔告曬都起碼告一部份!點知當局「大」我,話「我地唔告㗎喇,你告啦!」我話「好呀!」即刻聯絡廉政公署有關人仕,亦約定第二天下午,我親自上到廉政公署總部落案調查及要求起訴兩萬宗公屋種票,三位高級調查人員及高層在場,幫我落曬口供,我亦都同時約埋選舉事務處幾個election team同事 包括阿頭沈生亦要來到廉記總部,我落完口供之後,廉署人員馬上幫他們落口供,並要求他們提供所需資料進行起訴!那陣子我還對ICAC還有一點希望,本以為這樣做起碼可以作出警示!過了大概兩個月I記執行調查組同事親自致電我,表示一個非常之不可思議的情況,相關同事表示,由於I記多次就算幾堅持要求當局交出名單資料,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一直堅持拒絕交出任何種票名單資料,令到廉政公署無法執法,相關同事向我表達極度失望!我跟此君說,我才極度失望,若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連廉政公署嘅指令都可以唔遵守 ,咁仲有邊個可以管到佢哋呀?!對方都冇聲出。乜我哋香港政府原來可以黑暗到咁咩!(中)

做票之三,陳雲海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U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