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Twitter就是满满的爱,无他。

文/詹膑 Story

原来Twitter已九岁。 我不太记忆时间节点。如果我是一个严谨的人,我应该会把3月21日放到日历里去,作为一个重要的纪念日。今天看到朋友转发的文章,才惊觉:九年过去了,这只小小鸟也是一只九年的老鸟了。

我之前却一直未曾全心接受微博,但眼下,我已经对微信举手投降了 — — 在目前的信息流动格局里,微信已经一枝独秀,不可或缺。所以,更想纪念一下Twitter和那些过去(和将来)交付给Twitter的时光。

喜欢Twitter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因为它对于我而言是一个社交过滤器(一个不擅长社交的人会很在意基于文字交流的社交平台)。这个过滤包含很多个方面,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早期是因为它是一个新鲜的、英文的网站,那么它自然聚集起来的都是对世界抱有更浓厚好奇心的人; 后期则是因为它被GFW屏蔽以后,留下来的多是Geek精神多一点儿的人,对真实信息和言论表达有要求的人,因此它更容易聚集价值观正常的人。

通过微博大家已经熟悉了“Follow机制”(即关注这种单向关系),这种“机制”在Twitter上更为彻底,因为任何两条信息之间是完全平等/平行的。所以,用户必须更深地参与其中,必须整理自己的“关注”对象,必须以对话和表达的方式参与到交流讨论里去。

如果你同时长时间使用Twitter和微博,就会很自然理解这两者的区别,前者你必须对话,后者则更容易跟随。我有时候觉得这果真是体现了文化的差异甚至价值观的差异的。

相比而言,我要更喜欢Twitter上那些活生生的人以及Twitter上跑着的信息,而且已经形成了“成见” — — 同样一个笑话,在Twitter上看到,可乐的程度都要多出50%。

没有大量的鸡汤,不信奉成功学,本分和爱着的生活,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人际交往干脆利落,嬉笑怒骂自然发生,而且有很高的信息质量。久而久之,Twitter就成了一个栖息在墙外的家园,自在而且温暖,同时连接着整个世界。此外,感受到那种自由的气息,尤其宝贵。这种自由不是仅仅“在墙外”,而是信息互动的过程中,教育系统赋予我的层层桎梏在一点点瓦解崩溃。

在过去多年探寻自己的道路过程中,Twitter从“我在做什么”变成了“什么在发生着”,它也已经成了它自己。

前段时间,人们通过Twitter和Instagram的用户数量讨论两者的竞争优劣时,Twitter创始人Ev同学是如此回应的:

Twitter是我们想要其成为的样子。它是实时信息网络,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在 Twitter 上都能看到 — — 要事在 Twitter 上讨论,世界领导人在 Twitter 上对话。

我并不关心世界领导人,我是喜欢Twitter上不断在发生对话,进行讨论;而不是缺乏自我的跟随以及无意义的争吵。我很认同它已经成为它自己,这是一个公共领域:它复现了公共领域的精神,但是提供了完全不同的公共图景,并隐约展示未来我们以何种方式去促进社会共识。

转过身来看,我从不觉得微博有机会达成真正意义的社会讨论,因为产品架构和运营策略充满了我们特有的媒体嚣尘,这是一个大众通过转发和评论来跟随成功学领袖的平台,这是一个消费新闻、意见以及消费明星和彼此消费的平台。它更多是这个社会悲观结果的展览(甚至演出)。还不如,朋友圈里,一个私人的领域,屏蔽掉鸡汤,看看朋友家的孩子和春天的花儿。

我对Twitter就是满满的爱,无他。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dun.im on November 28, 2015.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Du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