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2016

2015

我们经历了“国家网络主权”的提出和“网络治理体系”的升级;见证了你国局域网的光怪离奇;我们默默送别了普通VPN协议,却又重新迎来了更加强大的SS;局域网继续进化,SS在移动端成了重量级应用;局域网的各种特征检测也层出不穷 … … 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思路,继续去回顾你国网络在这一年中的变化,那更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说不清。

让我们回归墙遁最普通的用户,看看2015年,又有什么是最重要的改变呢。

— — — — — — — —

周露(化名),生活在南部沿海某县级市,开了一个旅行社,已满25岁,计划今年结婚。周露生活平淡却也有条不紊。除了节日,大多数时间工作不忙,电脑成为了她工作的主要工具:通过Facebook和Twitter与国外旅客互动交流、在各国签证网站代办电子签证、兼职Amazon代购,偶尔也到Youtube看看美剧,几乎每天都会把闲暇时间用在电脑上。

14年到15年,周露使用了上百款五花八门的工具,但2015年朋友介绍使用了墙遁服务,不再选择其他工具了。用她的话说:「以前看到有人提过的大多数都会购买试试,三分之一不好用,三分之一用不了,三分之一是骗子。而且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寻找工具上面,工作反而耽误了,翻来覆去都不知道搞了什么玩意」。

对周露来说,2015年变化主要是「学会了什么才是物有所值」。

— — — — — — — —

周露父母已经退休,现在在家偶尔也帮助周露做点事。母亲可以代替周露接待旅客,父亲一辈子的好手艺可以帮忙招待旅客。15年初,周露在父母退休的时候分别给二老更换了国产智能机,希望能丰富他们一些的业余生活。但是他们除了打电话以外,却不怎么会用,就觉得「拿出去有面子」。

几个月后父母实在无聊主动要帮周露做点后勤工作,老两口乐此不疲。

但同时,大多数旅客是外宾,父母的岁数实在有些困难。周露于是为父母下载了谷歌翻译,设置墙遁后可以很流畅的与外宾用语音翻译进行交流了。

对周露父母来说,2015年变化主要是「新世界的开启」。

— — — — — — — —

周露的弟弟在县城的高中在读。在周露弟弟看来,周露和父母根本就是瞎玩,根本完全就不懂,自己也就刚刚才「晓得」。周露弟弟有个理想,长大做一个程序员。

从2015年开始,周露的弟弟开始自学基础,泡在了各大开发论坛里,除了每天需要Google开发中遇到的问题,还注册了Github和Stackoverflow。这也是为什么周露弟弟,上了高三以后也购买了墙遁服务,用他的话说:「才发现什么是自由」。

对周露弟弟来说,2015年变化主要是「发现自由」。

(*上述均为用户真实事件 *)

— — — — — — — —

2016

回顾2015年的这些变化,让我们去学习、去努力,去关注更广阔互联网世界。互联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变化,如果没有自由,只能让我们成为井底之蛙或夜郎自大。

新年,不管是电视每日洗脑掩盖了我们的迷茫,还是新年的烟火压抑了我们的郁闷,或者迫于环境让我们没时间反思。但是我们都清楚的是,我们都没有放弃:我们还年轻,可不想看到这个世界处在毫无自由、隐私的边缘。

就像那首歌词:「无止境的旅途,看着我没停下的脚步,已经忘了身在何处。谁能改变人生的长度,谁知道永恒有多么恐怖;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流浪在灯火阑珊处。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其实,我们坚持追求自由,并不是为了改变世界,只是不想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2016,我们仍与你相伴。

DUN.IM 会员特权平台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Du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