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的途徑

最近在 YouTube 上知道了一個來自法國的中國迷,叫「信誓蛋蛋」。他是高三來中國讀書的,然後在中國讀了大學,中文說得很不錯了。但是仍然可以感覺到,雖然他都在用我們這個年代最流行的中文語彙,但是他的中文還是顯得有點生硬。具體生硬在哪裡?我想了想,應該就是太平淡了。

中國人學習中文,從來都是從小耳濡目染就完成了現代漢語的語法訓練。而讀書以後開始接受學校的教育,所以經典文學作品也會都有所接觸。我的過程比較特別,我小學一年級開始語文課就有現代漢語和古代漢語兩門。除了一般小學的每天兩節現代漢語文的標配之外,每週都有三節古代漢語文。但即使刨去我比同齡人搶跑的那幾年,通過學校引導的經典學習,每個中國人都可以在口語中引經據典,也可以根據經典自行裁剪出適合場景的表達,而不是說一口白開水一樣的中文了。

同樣的現象也可以幫助我們回過頭來看對於中國人而言的其他語言的學習。

今年我發了瘋一樣的開始學德語,因為我想讀德語的哲學文本。後來又發現,如果我真的追求「原版」,那麼古希臘的那些哲學文本也應該學一門古希臘語之後再來讀。接着我發現了一個對於西方人都知道,但是對於中國人可能不太清楚的事情——古希臘語和拉丁語對於西方人來說就是他們的「文言文」。如果你不想說白開水一樣的英語——哪怕夾雜了大量當代美國社會活用着的英語語彙,那麼學習西方經典就是一條非常有效的道路。

發現這點之後,再看網上關於「新概念英語」好不好的帖子就覺得很可笑了。「新概念英語」只是一套訓練英語聽說讀寫四個方面提綱挈領的教材,而其正好可以被應用於學校教育。早已經離開父母棍棒下強制教育的人還視「新概念英語」為圭臬,只能說其尚未摸清楚外語學習的門道。或者說,對於他們而言,外語學習那樣就夠了。

很多人說,通過學習「新概念英語」他們的英語能力確實得到了提高。是的,這就像你把九年義務教育讀完,你的語文能力也會得到提高一樣。但是知識是無處不在的,有關一個思想如何表達,一個用典背後的含義,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存在着,而經典也是學習這些東西的場所。而往往又由於經典是人們有興趣才會去看,所以也比「新概念英語」這種純粹要求人們自律性的課程要來得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