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沒有題目

習慣不吃午餐之後

甦醒時間沒有改變

我清醒,但我抗拒

我略過所有屬於中午的詞彙

把晨光囤積至日落

再一大把的撒光

沒入沉睡

所以你曾說我撒野

對此沒有意見

為什麼不能抓住月光讓她照清楚所有陰暗面

為什麼不能掬一勺星子替代煙火大肆爆炸

為什麼不能讓雨只下在悲傷的地方

為什麼雲飄過的時候掠過你的影子

你也就不見了

於是花都謝了

艷色都褪去了

光都消散了

我好像死了

photo by Konica c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