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從傳統攝影到VR攝影】虛擬實境的跨媒介敘事應用:kNOw Stage sessions演唱會製播流程之實徵調查

本章將探討「kNow Stage sessions演唱會」的製作流程,並從中反思以「一源多用」的節目製作理念是如何貫徹並落實在製作流程之中。檢視整體的製作流程,可區分為三個階段,包括:前製期、製作期,以及後製期。以下將依照這三個階段,分別講述「kNow Stage sessions演唱會」的製作流程。

一、前測期
 在正式製作VR影音之前,製作團隊曾進行前測試驗,錄製之內容為音樂演出,前測所錄製的演出除了有360°VR攝影之外,亦同時有傳統電視錄影作業。本場演出為大型樂團戶外演唱會,地點位於桃園展演中心之藝文廣場,廣場內搭有約2公尺高之舞台,演出者皆在台上演出。360°VR攝影機則擺設在舞臺與舞台下方前測觀眾區之觀眾區交界處(如圖三)。

由於是全景拍攝,故拍攝的每個角度理論上應該都要有物件與主體,因此傳統台上台下的舞台設計未必適用於360°VR環景拍攝。而在觀眾方面,觀眾必須要事先溝通,藉以避免觀眾刻意不入鏡、太接近鏡頭或碰撞到鏡頭等狀況發生。

另由於取景方式不同,360°VR攝影與傳統電視作業可能會有衝突。在前測過程中,傳統電視拍攝認為360°VR攝影機出現在電視作業的畫面中等同於穿幫,故會要求攝影師迴避360°VR攝影機或甚至要求移動360°VR攝影機,因此360°VR攝影機需考量傳統電視作業流程而調整擺放位置,這使得360°VR攝影機所獲得視覺效果僅有180度。於是當使用者將360影像旋轉到後方時,便沒有成像可供收視(請參考圖四與圖五)。因此亦無法發揮360°VR攝影所能達到的全景拍攝效果。

製作團隊從前測中發現,360°VR攝影機可取景的角度為720度,因此每個角度皆應呈現出內容(或構圖),使用者在轉動、旋轉畫面時,在不同的角度都可獲得內容。傳統的舞台的設計有180度想像線之設計,演出者在台上而觀眾在台下,故演出者需朝向(或面對)觀眾演出,這樣的演出配置將犧牲舞台左右兩側的構圖內容,因此當觀眾在收看這類型的VR影音時,仍是只有台上與台下的影像內容可供欣賞。如此一來將失去環景攝影之意義。

二、製作期:建立改編者的敘事策略
 2016年3月,PIPE LIVE MUSIC(以下簡稱PIPE)提案與公視「台灣好大團」節目單位合作「Know Stage Sessions 網路直播演唱會」,共計20個場次(如附錄一)。Know Stage取其「No Stage」的諧音,因此顧名思義,本場演唱會完全都是在沒有舞台的狀態下演出。No Stage 形式的表演去除舞台上下、表演者和觀眾之間的界線,讓觀眾更貼近表演者、甚至成為表演的一環,這樣的設計相當重視表演者現場演出能力和氛圍的表演形式,觀眾也更能融入於整個演出中。

附錄一:kNOw Stage sessions演唱會之場次

製作團隊亦評估這樣的演出形式相當適合360°VR攝影,故提議在網路電視直播之外可加入此一技術,藉以實現一源多用的影音應用,全案始於2016年6月22日啟動。由於該演唱會沒有實際的舞台,因此製作單位特別針對演出者的有了特殊設計,另本案在直播過程中,製作單位在現場擺設360°VR攝影機錄製樂團的演出,但卻遭遇到不同的限制,說明如下。

(一)站位設計與限制
 「Know Stage Sessions 網路直播演唱會」是一個沒有舞台的設計的演出,綜整演出者在直播時段的站位共有三種,包括:「面對面」、「四散」與「全圓」。

而根據現場實況,不同的站位依舊有其先天與後天上的限制,說明如下:

  1. 面對面
     「面對面」是指演出者與觀眾各佔據一方之站位,由於演出者與觀眾之間的距離縮小,因此直播時不宜將360°VR攝影機置放在中心點,以避免觀眾碰撞之狀況。此時,工作人員會將360°VR攝影機置放在觀眾後方(如圖六圓圈標示之處)或演出場地的正上方(如圖七圓圈標示之處)。但因為取景的幅度受限,包括:圖三的擺位有近180°的比例是沒有內容可供觀賞,而圖七的擺位則只能看到演出全景的正下方位置。

2.四散
 「四散」是指演出者分散在演出場地,部分演出者可以在演出場地中遊走並與觀眾互動。但為了避免觀眾碰撞或發生360°VR攝影機過度入鏡,遇到此站位設計時,工作團隊會將360°VR攝影機置放在演出場地正上方(請參考圖八圓圈標示之處)。此拍攝視角的人物多半太小或者有失焦的狀態。

3.全圓
 「全圓」是指演出者以面對面的方式圍繞成為圓形站位,360°VR攝影機多半可擺放在中間點以取得最佳的視角。然而在直播時段中,由於傳統電視攝影機的擺放位置座落於各演出者的後方,並採對角方式拍攝,為了避免360°VR攝影機被攝入而造成所謂的穿幫的比例,以及提升電視導播設計現場攝影機拍攝前景與後景的彈性,這時多半會需要透過道具遮蔽360°VR攝影機(請參考圖中以圓圈標示之處)。

以圖十為例,360°VR攝影機位於中央,但使用漂流木道具將其遮蔽,而在圖十一的場景中,則需捨棄中心點位置,將360°VR攝影機置放在鼓手側邊的燈箱。

(二)360°攝影機的成像效果比較
 由於截圖無法完整呈現360°VR的全景樣貌,故提供YouTube平台之永久連結並輔以文字供讀者參考。若讀者是以手機、平板收視,請透過YouTube APP開啟連結,若讀者是透過桌上型或筆記型電腦收視,建議以Chomecast 或 Firefox瀏覽器開啟連結收視。

  1. 半圓
    影片名稱:「360°VR-半圓_FLUX_ 這裡 」
    影片長度:03:52

從影片中可發現,使用者能轉動且看到演出的影像僅接近180度(如圖十二),觀眾後方幾乎沒有影像可以收看(如圖十三的全黑的影像),因此失去360°環景拍攝的意義。

2.四散
影片名稱:「360° VR G$MOB_PANDA」
影片長度:02:51

此站位須將360°VR攝影機懸掛在演出場地上方,因此觀眾是以俯看的視角收視並互動,因此可看到全場的演出狀態。但此站位適合活動性較高的演出者,因此可產生觀眾需要旋轉畫面以找到演出者的互動效果。

3.全圓
影片名稱:「360° VR 王榆均與時間樂隊_假面遊行」
影片長度:05:17

由於360°攝影機置放在中心點可完整拍攝到演出者與參與者,因此使用者再旋轉視角時可獲得更多的視覺元素。使用者在旋轉影音時,皆能看到不同的演出者以及穿插在演出者周遭的觀眾。

整體來看,採用「面對面」的成像結果,仍會在轉動影像的過程中找到沒有影像構圖之空隙。「四散」站位的限制在於360°攝影機距離拍攝主體太遠,因此產生觀眾與演出者影像皆不清楚的缺陷。「全圓」的站位設計的成像效果較佳,然而研究者在現場也發現,在直播拍攝過程中,傳統攝影流程會配合歌曲意境設計燈光以豐富演出效果,然而當部分燈光設計走向偏暗、偏冷之色溫時,由於360°VR攝影機所使用之Go Pro 攝影機本身需要偏亮、色溫偏暖之光源,在此狀況下的拍攝成品多會有影像偏黑或模糊不清的狀況。

(三)解決衝突:建立360°VR攝影工作時段
 有鑒於在直播時段拍攝360°影音本質上會與電視作業流程產生衝突,因此製作單位決定將360°影音的拍攝規劃在直播之後,相關規劃設計,包括:

1.調整光源:
 有鑒於直播時段光源設計所造成的拍攝限制,在非直播時段的VR拍攝,則多採用偏亮、色溫偏暖之相對光源,且製作單位也商請燈光師注重現場演出者與觀眾的臉光,讓各角度的人像皆是清楚且易於辨認,進而提升影音使用者與360°影片互動的意願。

2.採全圓站位與觀眾互動
 在非直播時段中,則皆以「全圓」作為拍攝站位,主因此一站位設計最能含括所有的演出者與參與觀眾。此外,在觀眾互動設計方面,相較於非直播時段的拍攝,在直播時段中由於電視攝影機器共有5台,為了避免觀眾擋住鏡頭,故現場工作人員會限制觀眾的移動範圍,因使觀眾得以真正參與的空間有限,這使得現場觀眾在傳統的攝影流程中多為單純的聽眾。

但在非直播時段的360°VR拍攝中,由於現場的電視攝影機已撤離,因此現場觀眾在沒有限制的情境下,狀態較為輕鬆,甚至會自發性的參與當下的演出(例如:跳舞、玩遊戲等)。工作團隊在後期也與演出團體討論在拍攝中加入特別的遊戲互動,藉由現場觀眾與演出的高度互動,以豐富360°VR的影音內容。

三、後製期:強化改編者的敘事策略
 與傳統電視作業相同,360°VR攝影亦有後製作業。以「Know Stage Sessions 網路直播演唱會」來看,傳統電視作業的後製工作,目的在修剪失誤的鏡頭(諸如:觀眾擋住鏡頭、鏡頭失焦等)等。其次則是依照節目風格,從多機作業下所拍攝的ISO錄影帶中,挑選並重組鏡頭畫面。以本節目為例,由於本場演出不特別突出主唱,而是希望所有演出者的露出畫面均等,故再進入後製時會重新調整演出者的入鏡比例,或是加入可強化影像風格之特效(如濾鏡、抽格等)。

在本案360°VR攝影的後製中,除了有最基本的的影像縫合(stiching)外,工作團隊在影像中加入後製作業的目的,則在彌補環景視角中「內容不足」的問題。研究者發現,由於本次的拍攝主題是「音樂」,而音樂本身便有「前奏」、「主歌」、「副歌」、「間奏」、「尾奏」之編排(請參閱圖十六),因此為吸引並延續觀眾的收視動機,因此製作單位多半在「前奏」與「間奏」的段落間加入影音動畫,包括在前奏加入歌曲名稱、演出者名稱或詞曲創作人資訊。在間奏期間,則是添加可與演出者產生連結的元素動畫(請參閱圖十七)。

另外,部分演出場景中部份空間既沒有觀眾(如觀眾與演出者之間的空隙處)也無特殊陳設佈置(如演出場域頂端或平面地板),因此工作團隊也會在後製中加入電腦動畫,以增加觀眾可與VR影音互動的比例。《第肆章完》

本文發表於2017年中華傳播學年會。考量網路閱讀習慣,採獨立章節發布,並於各篇幅中增加各多媒體影音素材。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