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我为什么要来美国?

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我的童年旧事在舰队上度过的。很多个夜晚,我们一家三口坐在舰队不大的公寓里的小餐桌旁边吃饭,父亲的威严目光常常会难的的变得柔和。他总是会透过舷窗看着窗外茫茫的星夜出神,眼睛里映着窗户强化过的星光。

“我小的时候,你奶奶总是会和我说一个关于后年的故事。”爸爸并没有移开他的目光,只是伸手摸摸我的头。

“那是一种来自我们遥远故乡的鸟类。每一年,它们总是会沿着固定的路线,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再在特定的季节回到出发的地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它们也和我们一样在星星和星星之间飞行吗?爸爸”

“...”我的提问话来了父亲良久的沉默。

“人在哪,家就在哪,再不吃饭菜就要凉了。”妈妈在旁边不耐烦的唠叨。

好在父亲是陆军,没有航行在无边星系中探索资源,打击海盗的远洋任务,不管去哪,总归还是在中国。不过成长在舰队的十几年,让我多少失去了祖先流传下来的对于土地的执着,对于未知的世界多了一些好奇。也许这种断裂的祖辈的羁绊以及发自内心的好奇,最终诱发了我前往美国的决心吧。

其实也不尽然,因为17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姑娘。

那是一个夏天,由于我即将面临高考,父亲决定接受一个为期一年的陆地任务,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的在一个城市读书备考了。我们停靠在了一座名叫九华的地方,是一个很美的山区小城市。我们在一条瀑布边找到了一座隔音很好的房子。瀑布大约三十米高,在底端冲击出的深水潭上,立着一尊地藏菩萨的佛像,谛听伏在一旁,隔着房子的玻璃幕墙,造像在水幕中若隐若现,十分灵气。我还记得那座房子的另一边,茂盛的林子里,树都长得很高,巨大的树冠刚好延伸到房子顶端,恰到好处的遮住了白天多余的日光。

家门口就有一个去往学校的虫洞,据说这个虫洞曾经是供奉菩萨的僧人专用的,可是后来香火渐渐就不那么兴旺了,于是日子久了,这些僧人也就不再来这里了,而废弃的虫洞,就成了房屋主人的专属了。

八月中的一天下午,我当时正在深水潭中潜水,父亲早早回了家,站在家门口隔着高高的山崖对着我扯嗓子:“儿子,把衣服穿上,下午带你去学校报道。”毫无准备的我,麻溜的跑回家,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头发还没有来得及吹干,父亲就在屋外大声喊我了。

八月的夏天,是这个星球最炎热的时候。我跟着父亲走在去往虫洞的林间小路上,头顶的阳光透过树冠晒在我的身上,头发还没有干,汗珠就开始往外冒了。路旁的树林,寂静的只有风吹过叶子的莎莎声。父亲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所以两个人一路上尴尬的沉默着。“班主任是个化学老师,这次把你安排在重点班,我和校长已经沟通好了。”父亲打破了平静。“好的,我知道了。”话音刚落下,突然一只类似鸟类的动物从旁边的树林里面哗啦的一声,再啪啪啪的拍打着翅膀飞上了天空。本来万籁俱寂的树立里,突然变得虫鸣不断,远处的鸟叫声也开始此起彼伏,伴着悠长的回响。“老爸,你还记得我小的时候你总和我说候鸟的故事吗?”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些过去的片段。“这些年,转这么多学,辛苦你了,儿子。”父亲停了下来,回头看看我。我没想到父亲会这样回应我,着实是愣了一下,站着看他,两个人面面相觑。“没关系老爸,老妈说了,人在哪,家就在哪,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嘿嘿。”我看着父亲笑了笑。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Youyang Gao’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