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未讀--這種通訊軟體的小工具發明實在是很腰瘦。傳了就傳了,已讀未讀是對方的事,重要的話就會直接以其他方式聯繫不是嗎?怎麼會需要這種模糊曖昧的空間呢?和電郵裡傳送回條的無用功能一樣是多此一舉。

看見某人總是已讀訊息我還是會心跳心痛,生理心理都持續受牽引。唉。好無用的功能。好無用的工具。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