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華麗成功、痛快淋漓的復仇

看到一些心理專家呼籲:不要再提少女作家的事。這樣的創傷會引起許多類似受創者召喚回多年隱藏心中的傷口。但正如readmoo這次訪談中少女作家所言,她的著作不只是事實,也是對藝術及美的叩問。最殘忍的是:「她恍然覺得不是學文學的人,而是文學辜負了她們。」

如果這是少女作家血諌式的復仇,我要說這是最華麗成功、痛快淋漓的復仇。她遠遠把那人抛在很遠、很遠之後;儘管那人也許在她心裡很深、很深的地方。

引用自少女作家自己打的逐字稿:

我的精神科醫師在認識我幾年之後,他對我說:妳是經過越戰的人。然後,又過了幾年,他對我說:妳是經過集中營的人。後來他又對我說:妳是經過核爆的人。Primo Levi說過一句話,他說「集中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但我要說:「不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

https://news.readmoo.com/2017/05/05/170505-interview-with-lin-02/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