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快瘋了。我的位置根本是一個被夾擊狙殺的狀態。要想消費者/製作端/創意端/行銷端/生產端(而且面對的都是文字藝術創意工作者);然後自己已經處於一種即將斷炊的狀態(收入繳不出房租/承擔不起製造夢想的水平);還要面臨紙張漲價/合作廠商漲價⋯⋯但回過頭來消費者不買單的時候,這個產業的生物鏈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你對世界說的話沒有人聽,有何意義?然後我一直處在中間被夾殺的意義是什麼?

為一個人唱歌的時代過去了,那是20歲的事情。

#一早就憤世

#最近秋意涼每早賴床半小時是例行動作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yan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