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the movie, “Hema Hema: sing me a song while I wait”

這部電影以「面具」來暗喻現今的網路世界:我們在網路上建造了一張面具,而這個偽裝讓我們擁有力量,讓我們認為在這個面具下可以做任何事。

「匿名會讓人有力量,讓人知道你是誰,就會喪失力量。」
「…來到這裡,讓你體會生與死這中間的一切…」

影片中的這群人戴著面具參與12年一次的聚會,也許只有聚會的主持人知道面具底下的人是誰,聚會的參與者也不允許透露性別、姓名,大家的穿著也不許過度的顯示身形。

皮相也許可以用服飾遮掩,但天性、原始本性的吸引是無法遮掩的,尤其是「沒人知道你是誰時」。各種行為都出現在聚會裡,如主持人說的,還是有禁止的行為,而且會當眾揭穿身分,雖然不會透露到外界,但犯錯的人會痛苦一輩子。的確有人因為無法克服衝動而犯了錯,儘管沒人知道兇手是誰,且心碎的人被關入牢房,殺人的人也安全離開。最後,犯罪的人的確被這個秘密折磨了一輩子,而心碎的人已不再與世界有任何瓜葛。

片中第一場聚會,台上的人唱著警世的歌、誦讀著提醒大家別行惡的詩句,傳統的樂器與音樂,對比24年後的聚會,那已是另一個世界了。

「面具」就像是我們在網路營造的身份一樣,隨時可以替換,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不喜歡時就換一張。

但人總要面對自己,三更半夜醒來,不因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嚇出一身冷汗,也是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