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不走的灵气

See original post here

我听过夸一个女生最好的词儿,不是美、可爱、温柔、性感、聪明,而是有灵气。

如何定义有灵气?灵气指人对外物感受和理解的能力。她身上有一股巧劲儿,什么东西经过她的手,都像是沾了魔法一般,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干净,舒服,巧,妙。更重要的是,这一切看起来对她来说不费吹灰之力,似是妙手偶得之。她拥有传说中的serendipity(意外获得好运的能力)。

看到这里请你停一停,花一分钟想一想,你身边也一定不乏这样的人。

同样一篇文章,她就能随手挑上一首歌,让两者结合得天衣无缝。大家同样拍一桌再普通不过的饭菜,别人的照片都黯淡无彩,她换一个构图、视角,或从旁桌顺手摘来一朵颜色鲜亮的花儿,随意摆在杯托旁,整个画面焕然一新。你惊异她的灵气。问她如何想到的?她朝你眨眨眼,说:“你猜”。

灵气是在万物中注入独特的元素,表达自己的思考和个性,使之生动、独一无二。换言之,灵气是感受、吸收、再创造的能力

by Ins @cocu_liu

当然,灵气不仅限于拍照、写文章、配曲子这些文艺小清新。灵气也可以是一个人的气质。

傲慢与偏见里温柔又坚定的伊丽莎白,你可不会说她有灵气。飘里倔强又果敢的斯嘉丽,你也不会想到用灵气来形容她。得是天真里带着点儿邪恶,纯粹里还得掺点儿大胆,这才能顺了灵气的美名。

毛姆笔下的罗西就生生沁着一股灵气。她自知迷人,处处留情。她仗着美貌挑逗你,你在她面前因为爱而一览无遗,像个等待审判的孩子般局促不安,她却恶作剧地以此为乐。

同时,她又对自己的“罪恶”不以为然。她好似什么也没做错似的狡黠一笑,理直气壮地直视你的眼睛,坦率得倒叫你怀疑起自己的错儿来了。“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你可不要苛求。”她悄没声儿地说。

你觉得她时而像溪水般纯净轻灵 — —

她就好像林中空地上的一个池塘,既清澈又深邃,跳到里面去会觉得很畅快,即使一个流浪汉、一个吉普赛人和一个猎场看守人在你之前曾跳进去浸泡,这一池清水也仍然会同样地清凉,同样地晶莹澄澈。

时而又像井一般讳莫如深。倒不是城府,是她把人生看得太清,才能把及时行乐的妙义深入浅出地展现在你的面前

当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觉得和他同枕共衾是很自然的事。她对这种事从不犹豫不决。这并不是道德败坏,也不是生性淫荡;这是她的天性。
她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别人,好似太阳发出热量、鲜花发出芳香一样的自然。她觉得这是一件快乐的事,而她也愿意把快乐带给别人。这丝毫无损于她的品格,她仍然那么真诚、淳朴、天真。
《偷心》剧照

灵气也不仅限于少女。她可以是毕加索年华逝去的情人,并不为他的多情而郁郁寡欢。相反,她像一尾活泼的小鱼,在水中尽情嬉戏,全然不去担忧这水何时干涸。她美而不自知,只消往静静往那儿一站,灵气就悠悠地透出来,激发着艺术家的所有灵感。

Picasso with his second wife Jacqueline Roque

归根结底,灵气是一种无心而为。要做到无心而为,就要对自己无疑。对自己的美无疑,对自我无疑。就像是绿子,“简直就像迎着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来的一头小鹿”,活力、大胆、迷人、灵动、率真。

你看她好似对什么都不在意,其实小脑瓜里把人生的道理拎得门清儿 — —

她把太阳镜的吊带衔在口里,窃窃私语似的说: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然后转向我,“如果你写自传的话,可别忘了这句对白。”
“饼干罐不是装有各种各样的饼干,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在里面吗?如果先一个劲儿挑你喜欢吃的,那么剩下的就全是不大喜欢的。每次遇到麻烦我就总这样想:先把这个应付过去,往下就好办了。人生就是饼干罐。”
《挪威的森林》剧照

灵气可以感受,可以欣赏,也可以自己琢磨,可却模仿不来。人们常说东施效颦,就是取笑那些不自知深浅,只知一味模仿的人。

也有些抄袭创意的人,学倒是学得精巧,表面看几乎以假乱真,可下一步呢,他不知道该怎么走。因为他只学会了战术,不知战略。战术可以靠学、靠经验,而战略,多多少少也是需要点灵气的。

你若还不信 — — 且去看看那学舌的鹦鹉,就明白什么是“偷不走的灵气”。

文 / 鹿君

题图 / Venus at a Mirror — Peter Paul Buben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i Yuqia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