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不是洪水猛獸,是錯謬——回應「素人父母」湯禎兆、林綸詩

按︰早前我重新整理及修訂了2015年2月22日刊出的文章〈麻疹爆發與反疫苗流言〉(編輯擬定的標題為〈倘若反疫苗運動在香港盛行〉),文章刊出後,「素人父母」湯禎兆及林綸詩以〈反疫苗是洪水猛獸嗎?〉一文回應,這是反駁兩人的文章。刪節版刊於2015年3月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版。

正如〈麻疹爆發與反疫苗流言〉一文的按語所言,當時編輯以雙方沒有醫療背景為由,建議適可而止。本文刊出後一星期,素人父母以〈 如何不離地去看待疫苗——別無視疫苗創傷〉再回應(但對本文指出的錯誤避而不談),亦是這場「筆戰」的最後一篇。

四年過去,素人父母的影響力有增無減,繼續出書接受傳媒訪問


上周《素人父母》的作者湯禎兆和林綸詩回應及反駁本人的文章〈倘若反疫苗運動在香港盛行〉,題為〈反疫苗是洪水猛獸嗎?〉。面對洪水猛獸人類尚可建堤築房,倒是主動拆毀防禦者遺害更深。

必須再三強調,MMR混合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認為兩者有關的流言源自一份因造假被撤回的論文,後來醫學界有多項針對此議題的大型調查研究,均沒有發現任何關連,遑論因果關係。不幸這仍引起很多父母擔心,加上一些名人推波助瀾下形成了新一波反疫苗運動,令更多人誤信流言。

以下回應〈反疫苗是洪水猛獸嗎?〉文一些基本錯誤。

一、南美洲疫苗接種率高。素人父母宣稱「有調查更發現,沒有打預防針的南美洲,麻疹爆發潮卻最稀少」,然而只消用幾分鐘在網上搜尋一下,便能在世界衛生組織的網站上看到,南美洲12個國家中8個接種率高於九成,餘下四個國家接種率亦在85%到88%之間(全球平均為84%),人口最多的巴西接種率甚至高達98%。[註1]

世衛網站的互動地圖截圖,綠色代表首劑麻疹疫苗的1歲接種率高於90%,淺綠色則代表接種率介乎80%至89%之間,此為2013年數字。兩處灰色為法屬圭亞那及福克蘭群島。

素人父母連基本事實都沒查清楚,如何叫人相信這不知名調查,以及隨意引述此調查的兩人?

二、湯禎兆誤讀圖表、選擇證據。我在〈倘若反疫苗運動在香港盛行〉一文提及橫濱市港北區的研究,我批評的是湯禎兆先生書中這句︰「而從圖表看來,一九九一年出生的小孩,自閉症的個案下降了20%,這一批正是一九九二、九三年倖免於疫苗一代的小孩」。

圖片來源︰Honda, H., Shimizu, Y. and Rutter, M. (2005) No effect of MMR withdrawal on the incidence of autism: A total population study.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46, 572–579. doi:10.1111/j.1469–7610.2005.01425.x

上次未完整批評,以下補回︰首先他看錯圖表,報告的圖表已把出生年份及接種率對應,因此1991年出生的小孩按圖表有24%接種[註2],而非所謂「倖免於疫苗一代的小孩」。其次他只取1991年的數字,忽略此前數年(未有獨立疫苗)MMR疫苗接種率一直下降而自閉症數字上升,明顯是選擇性使用數據。這都是嚴重而基本的錯誤。

素人父母提及日本 1993 年開始分開接種疫苗,對自閉症數字同樣可能有影響。問題是,如果MMR疫苗會導致自閉症,為何在1993年前MMR疫苗接種率下跌、未有獨立疫苗時自閉症數字沒有相應下跌?不解決這一點去討論分開接種,根本是轉移視線。

三、獨立疫苗並無導致自閉症數字攀升。湯和林說美國教援Jeff Bradstreet把兩位日本醫生搜集到的接種率數據放進去港北區研究的圖表後,可看到跟自閉症的關係,書中附上相關連結。以下是兩人所指的圖表︰

問題在於,Bradstreet用日本倉敷市的接種率跟橫濱市港北區的自閉症數字比較,前者人口四十多萬,後者約三十萬,兩地更相隔超過500公里,根本不能夠這樣比較。到底相隔多遠?給讀者參考一下︰從香港出發走500公里,可以去到海南、桂林,甚至快到台灣。

Google地圖截圖

退一步看,即使假設兩地接種率一樣,Bradstreet的比較仍不成立。自閉症光譜中有一類稱為「倒退型自閉症」(ASD with regression/ regressive autism),此症患者會失去本已發展出來的語言和社交能力。假如疫苗是自閉症的成因,那麼相關的自閉症案例應該是退化性自閉症。因此橫濱市港北區那項研究中,作者特別把倒退型自閉症的數字從整體自閉症光譜案例中區分出來。就算把可能個案納入去,由1988年至1996年間,只有1990和1994年有最少10宗倒退型自閉症病例,其餘都是個位數字,其整體趨勢稱不上是增加。[註3]

可是 Jeff Bradstreet 要把所有自閉症光譜的個案合併比較,才能造出兩者相關之圖像。換言之,他用一個不太相關的數字(不同地區的接種率)跟另一個過於廣泛的數字(自閉症光譜案例,而非退化性自閉症)比較,這跟湯禎兆在第二點的錯誤一樣選擇性使用數據。

更何況,這個可疑的關連,亦沒有在後來的大型研究出現,而相關系統性文獻回顧後設分析都表示疫苗跟自閉症統計上不相關。有關聯不等如有因果關係,但連關聯都沒有就甚麼都稱不上。

四、另一研究亦無證實被撤回論文內容。〈反疫苗是洪水猛獸嗎?〉文提到Stephen Walker在2006年的研究,指他發現麻疹疫苗「令其腸胃有發炎症狀」及認同流言起源的論文作者Andrew Wakefield,這個說法的源頭是英國《每日郵報》一篇報導。[註4]在Walker所屬的Wake Forest Baptist Medical Center 官網上,當時已有新聞稿反駁將疫苗跟自閉症拉上關係。新聞稿中引述Walker指出,該研究結果未有在同行評審的期刊上登出,而且他們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麻疹疫苗中的病毒跟自閉症或腸病有關。

順帶一提,林綸詩在其面書專頁的文章中表示︰「英國的《每日郵報》最坦白,由已發展國家到發展中國家的疫苗問題也質疑,亦是本地《蘋果日報》取材上的一大來源」。他們恐怕不知道《每日郵報》的科學新聞報導是出了名差,也夾雜不少偽科學——Daily Mail Oncological Ontology Project就是一個嘲諷《每日郵報》經常輕率報導不同東西「致癌」或「降低患癌機會」的網站——該文還是給中大新傳傳訊的供稿,真是情何以堪。(順帶一提,在英國讀書的友人表示,《每日郵報》連報導英超轉會新聞亦無人理會)。

按︰在最後一篇文章中,素人父母拿我上面括號這句戲言出來說我「喜用朋友的說話做論證」,如果不是閱讀理解能力差得難以置信(湯先生在中學教中文吧?)就是刻意轉移視線。

五、揭發Wakefield造假的記者Brain Deer具公信力。上次本人談到Deer揭發Wakefield論文造假的獲獎報導,被湯、林在其文中打成「收取藥廠利益後的撰作」及「與GSK藥廠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Deer本身是著名調查記者,報導過不少關於醫藥方面的新聞,其報導甚至曾使抗生素Septrin/Bactrim和止痛藥Vioxx下架,應該稱不上是甚麼藥廠的好朋友。他曾兩次獲得有「傳媒界奧斯卡」之稱的英國新聞獎(British Press Awards),其中一次正是因為關於 Wakefield 論文造假及收受利益的報導,論公信力要比《每日郵報》的科學新聞高得多。另外他亦獲得提倡循證醫學、致力保護醫療服務消費者的機構HealthWatch頒發獎項。

至於Deer那一系列的報導到底收了誰的錢?讀者不妨看看他在《英國醫學期刊》(BMJ)的報導提及的資金來源︰《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英國第四台(Channel 4)及《英國醫學期刊》,都是Deer為其撰寫報導、製作記錄片的機構。此外唯一的資金來源就是醫學保護學會(Medical Protection Society)為Wakefield向Deer支付的訟費——因為Wakefield被揭收受利益未有申報後,放棄向Deer及相關媒體的誹謗訴訟。

讀者不必相信本人,可自行到Deer的個人網站上讀到相關報導,而且他把所得資料公開,包括Wakefield曾在那篇論文面世前一年左右為麻疹疫苗申請專利(而且未有申報如此明顯的利益衝突)、律師Richard Barr向英國的法律援助委員會申請一筆錢給Wakefield去研究MMR疫苗與自閉症的關係、Wakefield 如何獲得那些兒童血液樣本等。

〈反〉文尚有更多錯謬,篇幅所限,到此為止。從以上幾點可見,湯、林對本人的反駁難以成立。而且他們考證粗疏、不懂科學,只懂在網上搜尋符合自己信念的「證據」去誤人父母,不值得本人再花時間去討論種種細節。如果他們繼續回應,恕不奉陪。我不期望他們看得懂自己錯在哪裏,只求能在大眾媒體上立此存照。

如何面對醫療制度

其實我認為父母的擔憂容易理解,也贊成身為父母要了解孩子的醫療安排,但有兩點需要注意。首先,父母不單要尋找足夠資訊去了解,亦須具足夠知識去判斷,例如湯、林二人有很多資訊去反對疫苗,可惜無法看到當中有不少錯謬。假如以「多角度」為名迴避其論調早已被推翻的事實,就是不負責任。

其次,父母可否全權替子女選擇接受甚麼醫療手段?我對此有所保留。用個極端例子說明︰美國有個別州份容許「信仰治療」,有父母會為子女選擇以祈禱作為替代療法,導致子女失救致死亦不會被控。縱使我相信那些父母都真心希望能醫好其孩子,社會不應任由兒童被剝奪合理治療,希望讀者意識到這並非單純「有沒有選擇」的問題。況且疫苗不僅是為個人健康,更是對社群負責。

另外,我認同藥廠需要監察,畢竟藥廠以謀取利潤作為首要目標,以不擇手段影響醫學研究亦非新鮮事。可是反對藥廠的言論和另類療法,並不因此而變得正確,我們還是要去看實質證據,斷不能因為自己相信疫苗有害,便把所有結論相反的醫學研究都視作藥廠陰謀。而且如果要提防資本對科研、媒體的影響,就別忘記在外國另類療法的市場不小並持續增長中。

科學為甚麼可靠

最後我想簡單說明一下科學為甚麼如此重要。很多相信另類療法的人,都輕易把反對聲音訴諸「科學霸權」,誤以為科學家都是霸道地替一切下判斷,同時誤以為自己在對抗霸權。

科學是人類目前理解世界最有效的一套系統,科學家不會認為科學知識都是絕對無誤,反而視一切知識為暫時的資料,科學理論則是在現有證據下最有效去解釋現象及預測的模型,再不斷透過實驗確認或修正。而且科學界需要以不同方法確保實驗結果本身可靠,例如從實驗方法入手,要求對照實驗、隨機抽樣、雙盲測試等去降低誤差,以及要求同行評審、利益申保等確保論文可信。而每當有突破的實驗結果,各地科學家便會嘗試重覆實驗,確保數據不是偽造或碰巧得出。

凡此種種,都是為了消除錯誤。錯誤或許來自實驗人員一時疏忽、分析員錯誤歸因、有人受利益驅使造假,但要通過整個科學社群的監察檢驗,絕非易事。套句老話︰「你或者能暫時暪騙所有人,或永遠暪騙一些人,但不可能永遠暪騙所有人」。科學界的共識由科學社群集體決定,而非法院甚至未經專業訓練的外行。要推翻也不是不可以,請先提出強而有力的證據,別讓我等外行人都能看出問題。
 
 湯、林二人指《素人父母》推薦者「背後反映的知識系譜」遠超本人偏狹理解,我就不在此逐一點評了。假如那些另類療法真的有效而非純粹安慰劑效應,便可以被科學驗證,無法獨立於科學之外。素人父母誤以為要求科學是「理解偏狹」,實際上是他們對科學理解偏狹甚至無知。

註︰

  1. 行文時採用2013年數據,原文稱「幾乎所有國家的接種率皆高於九成」不準確,又誤稱巴西接種率為99%(應為98%),此兩處已作修改。
  2. 該研究論文有這一句︰“According to Yokohama statistics, MMR vaccination rates declined from 69.8% in the 1988 birth cohort, to 42.9%, 33.6%, 24.0%, and a mere 1.8% in birth cohorts 1989 to 1992.”。
  3. 原文使用的「退化性自閉症」統一改用「倒退型自閉症」,另外原文稱1990及1994年有「超過10宗」倒退型自閉症病例,但1990年其實剛好有10宗,故上文改為「最少10宗」。
  4. 原文指湯林二人提供的資料來源是《每日郵報》一篇報導,但現時可查到的網上資料(包括《明報》及《評台》網站、Facebook專頁帖文)均不見提供來源,所以不能再斷言兩人的資料來源是《每日郵報》。另外當時湯禎兆在其個人Facebook公開貼出文章,很快就把本人封鎖,我現時用另一帳戶也無法看到該則帖文,因此無法確認是我寫錯了,抑或他們在該處貼出《每日郵報》的連結(在此先假設是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