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傳心術的身份認同

《破壞之王》截圖

早前的有線電視《新聞刺針》揭穿「動物傳心術」[1],引起一場小風波,有「動物KOL」質疑為何不去踢爆風水術數神棍 [2],還說「我不是為動物傳心師辯護,也沒興趣討論其真偽」。也有中大講師認為「動物傳心溝通,根本並非一個科學論證真偽議題,而是道德倫理命題,要人多加思考如何愛育蒼生」[3]。

我猜這些轉移視線的說法,是因為他們視「動物人」為自己的身份認同(參考[2]),而在「愛護動物界」中有不少人去找「動物傳心師」,那些「傳心師」本身也很可能是愛護動物的人。一旦「動物傳心術」受到挑戰,就容易令他們覺得對方針對是其身份認同。(當然,也為數不少愛護動物的人看出這根本沒有必要。)

我的建議是︰「盡量減少把事實、立場視作自己身份認同的一部份,接受自己按照新證據、新想法來修改立場是正確的做法,這會相對容易認錯 — — 承認錯誤及辨認錯處」。[4] 不過這亦只是「相對容易」。

註︰

  1. 新聞刺針︰動物傳心得唔得?
  2. 麥志豪︰拜神的記者信不信動物傳心術
  3. 陳嘉銘︰踢爆動物傳心事件,向我們傳達什麼?
  4. 「曼德拉效應」不可能錯,也不可信

相關文章︰

原本的 Facebook 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