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雲的道歉

記錄返佢寫《給十九歲的我》件事

kayue
Feb 11, 2023
圖︰伊藤潤二《溶解教室》其中一格。

(按︰原post見Facebook

唔得閒遲咗幾日,不過想講返蕭雲寫《給十九歲的我》單嘢(因為之前話佢唔道歉然後佢道咗歉),當然對比起電影本身嘅問題可謂微不足道,而家47人初選案又開審,但既然佢話刪post咁就順便留返個記錄。(都唔太想浪費注意力,得閒先睇落去。)

(簡單recap,可skip)

佢1月29日(星期日)下晝出post,好快就有人留言問佢句「不覺張導的旁白有問題」係咪direct quote,佢回答時話受訪者講得比較長所以「不選擇逐字引述」,後嚟提供嘅「逐字稿」顯然無呢個意思,好多人話佢唔應該咁寫/誤導,佢堅持咁做正確。

第二日出post表示要花時間聯絡受訪者,所以遲咗交代,但表示句嘢經受訪者過目唔會改動。到第三日先話「謝謝眾記者和眾朋友的指正,我清楚我有錯」同表示會改標題,第四日解釋佢要「對付」佢多次提到仲cap埋圖嘅呂女士,同埋block完人先可以比較平心靜氣細讀所有批評。

差唔多一星期後(第二個星期日朝早),蕭雲指篇文「主要問題是一道標題的冒號之後並非受訪者的原話」,而且「修訂的程度已令拙文變得不可靠,應該道歉並承擔責任」,所以會下架刪文,包括兩個修訂啟事。(fb.com/2490490911089839,其他post因為佢話刪就唔畀link了。)

一開始個錯誤有兩重,除咗冒號之後唔係受訪者原話,連佢自己貼出嚟嘅「逐字稿」都無「唔覺得張導旁白有問題」嘅意思。

(有留言想幫蕭雲,指責人隔空揣摩受訪者意思,但明明係蕭雲畀唔到證據支持有嗰個意思,先俾人質疑佢曲解咗受訪者說話,真正要問係蕭雲點解超譯到嗰句出嚟,原來讀者有要求又唔得。)

我唔明個錯有幾難理解,亦唔認為蕭雲事後啲道歉有意義。佢未更正之前都喺度話人講得啱、謝謝指正佢嘅人,然後拒絕改正。佢都解釋唔到之前咁堅持佢自己聽完受訪者說話嘅判斷,點解又會改變立場。

至於話要再搵受訪者其實唔係咩理由,訪問完無打transcript(要人問先打出嚟)都算,要事後問返即係事前無諗好,咁當刻就唔應該繼續用同一個標題。

就算事後問返,其實蕭雲都繼續曲解受訪者說話嚟為自己篇文背書,詳見Him Chan個post。(fb.com/10160915989763420

而且呢個pattern係持續發生,事關今次事件涉及嘅其中一人都有批評蕭雲擺佢上枱曲解佢說話。只係因為嗰個唔係公開post兼收埋咗,我就不便多言,純粹想講蕭雲睇到,都影響我判斷佢有幾真誠道歉。

我唔認為蕭雲啲道歉有意義嘅另一原因,係佢不斷東拉西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