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演化和道德

《信任的演化》遊戲截圖

對博奕論稍有認識的人,玩 Nick Case [1] 開發的《信任的演化》[2](繁體中文版為吳桐、唐鳳譯)時應該就能立即辨認出,這個「信任遊戲」其實是著名的「囚犯兩難/囚徒困境」,而且由單次賽局變成重複賽局後(源自 Robert Axelrod 的電腦競賽實驗),加入不同變數對結果影響甚深,也有更多啟示。

於我而言,Axelrod 的研究最重要之處,在於揭示即使以「自利」為目標,生物仍然可以演化出我們稱之為「合乎道德」的行為。這並非說道德(或感到「道德真理」存在一事)就是單純的演化產物,但至少不應誤會演化就是講「自私的基因」(Richard Dawkins 後悔這個書名引起的誤會)、「冷酷無情弱肉強食」的世界。

順帶一提,其實博奕論有其他困局,而且可以混合成不對稱的賽局(囚犯兩難屬於對稱實局,交換兩位玩家位置並不影響其策略判斷和報酬),帶來的變化相信會豐富得多。

相關文章︰

註︰

  1. 我曾經寫過他另一個小遊戲︰玩這個小遊戲,你就見到新聞報導如何引發仇恨
  2. 《信任的演化》遊戲連結

原本的 Facebook 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