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的社会时间粒度、强化学习和广义相对论

島津氏
島津氏
May 1, 2018 · 5 min read

Chinese的平均记忆跨度不会超过三天。这里的记忆时间是指公共传播学意义上的社会记忆时间,而不是对Chinese个体而言的具体琐事。相反,在眼前的蝇头小利上,Chinese具有绝不含糊的私智,譬如自助餐抢食,老支豚碰瓷,抢占免费试用商品和滥用退货条款可绝对都是它们最拿手的差事,举世无双。然而费拉的博弈时间却只是以秒来计的。Chinese祖祖辈辈的生存智慧,也是它们引以为傲的所谓勤劳勇敢的实质就是,眼前1秒钟的利益最大化是Chinese互相竞争的唯一策略,并且被它们自己的历史证明了的最优策略。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势必会被同类占了便宜,在猪群互害模式中必然处于下风,在周期性张献忠的循环下没有幸存可能。

极短的斗争策略周期直接造成了极低的时间线粒度。在经典的强化学习算法中,Q函数(价值函数)的优化是需要一定量数据的监督训练下,在时间和空间上全面展开对报酬的取样来优化价值函数。价值函数的正确结果并不能由某一单独的时间片段所决定,通常需要一定周期的迭代计算(比如TD)才能获取较为优化的结果。这一类型的强化学习算法的基本模版就是按正常人类社会的现象和规律所总结出来的经验。简单来说,就是让机器人(Agent)去模拟人的学习和成长过程,和环境不断交互,最后融入社会成为社会合格的一员。

然而China的社会构建不同于人类世界,自古以来和以上模型的设计思维就完全相反。试想,如果我们在每一个时间片段和空间区域以尽可能低的粒度加入一个个张献忠化的先验概率,也就是随机死。当这些概率足够高的时候,任何迭代算法都会丧失实用意义。因为随机死模式把价值函数的未来期望值降到了负无穷大,没有任何策略能优于当前的顺手牵羊,即便只是损人不利己。因为眼前的零价值也远远好于未来的负价值。更可怕的是对于Chinese个体来说,要想降低自己随机死的先验概率,只有通过同类之间的互害才能实现。而当每一个费拉都遵循这种互害策略的时候,China全局的随机死概率会大幅上升,直至后验概率坍塌,张献忠真正降临。

无限低的时间粒度的最直接表现就是趋近于零的记忆周期。Chinese生活在非常特殊的平行精神空间中,这一平行空间的时间轴坐标和人类世界并不同步。就好比是黑洞周围的事件视界(event horizon),广义相对论认为即使以观测者标准来说视界内部的物理定律完全已经失效,穿越视界本身的物件不会感受到任何物理定律的异常。而且由于黑洞造成的巨大时空曲率,穿越者经历的时间数轴会无限拉长乃至于相对于观测者来说时间几乎是停止的。由于China本身对社会时间的作用和黑洞有极大相似性,Chinese的一秒钟可能已经相当于人类社会的一年甚至更久,以至于任何不直接关联自身眼前利益的事件都无法维持任何长期记忆,尽管它们自己对此毫无知觉。天津爆炸中侥幸躲过随机死的伪中产费拉们,红黄蓝幼儿园被解放军背景的叔叔干爆菊花的幼崽们,武汉被失踪的清一色20岁左右身高出众的“天之骄子”们,诸如此类由近及远无数无数的日常被随机死的费拉中,传播热度没有一个真正超过了三天,大多甚至也就一天多。即使是传播者,其动机也只不过是为了消费死亡,费拉最廉价的利用资源就是同类的灾难。在China模式下,其他豚的利益和自己没有关系,也没有关注价值,除非自己找到了祸害别人的机会,比如Chinese最擅长的检举揭发。

除了对个体记忆周期的影响外,低粒度的时间轴还造成了剧变的平坦化。全世界最适合用温水煮青蛙的费拉族群莫过于Chinese的原因就在于此。我匪虽然在宣传上一直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文火适中是最好。但实际上,我匪煮的这一锅温水的水温并不是线性变化,而是至少有保持一个加速度的。这个加速度取决于前文所述的时间轴粒度。但如果你跳出Chinese的精神和思维框架,只需要稍微往后看仅仅10年,就能发现过去10年发生的事对正常社会来说已经是不能更大的剧变。现在有谁敢想象人人网曾经到处转发张贴的搞笑娱乐视频都是直接可以播放YouTube的链接;淘宝上的比特币是可以公开无限数量买卖交易的;手机号是不需要实名登记的;无处不在的“天网”还是不存在的。可是对Chinese来说这根本就不是5年10年的跨度,而是恍如隔世,遑论正常社会普通民众所具备的30、50年甚至跨越一代人以上的一般记忆了。其中的根本原因还真的不是因为Chinese和单细胞生物一样低等,而恰好是它们太聪明了,聪明得就如同昆虫的趋光性一样准确地掌握了China的运作机理,本能知道一切脱离了岁月静好的博弈不存在任何意义,选择性遗忘才是最优的策略。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控制Chinese是如此便利简单。按当今Chinese的典型生活习性来说,控制了朋友圈就是控制了它们的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只要在知乎派个党委定期约谈,就能搞定。因为这些已经是它们精神生活和所谓的知识渠道的全部。新闻联播的实质作用空前下降了,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