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渡人》時間真的是一把,殺豬刀!

時間是把雙面刃,亦是一把,殺豬刀!說時間是把雙面刃,最純粹的原因是因為時間讓你變老,標準醜化,還我漂漂拳存在電影之中,現實世界只有花錢保養或動手術。醜化變老的同時,時間也帶來豐富的生活經驗、社會經驗。那他剛好也是一把殺豬刀,畢竟,經驗能活用的人不多,而人人都具備醜化的可能。在這裡提個,梁朝偉,裝帥還是那麼帥。金城武,扮醜還是那麼帥。殺豬刀彷彿是市井小民中的基本配備,漂漂拳是明星的居家良藥。

「能夠坐在一起吃火鍋的人,都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其實吃甚麼無所謂,身邊坐著誰才是最重要的。」

我曾說過最討厭的熱戀中的人和失戀中的人。不過同時,這兩種人也正是最具創作力,精力充沛到感情思想發達的階段。在缺乏理智的同時,感性正在爆發。如果沒有熱戀和失戀,詩詞曲也無所出現。人終究憑藉的還是感情、依靠的也是感情。每個人心中的故事在《擺渡人》的刻畫中放大檢視,「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我走了」的酒吧治癒方式,將人的背景故事表現出來。我相信,人內心的難過是很難說清楚的。只能透過人與人的感受來揣摩,越深入的了解,越能掘出一個人的內心底層活動,而也唯有如此,才能完善的將痛苦宣洩、療癒。

在看不太清楚的《擺渡人》場景中,是一場場的遊戲堆疊出來的畫面。台詞一部份是網路上鄉民用語。集結中港臺三地的俗語俗話拼接而成,拉攏年輕族群的同時也喪失了一點原創性,還是難以想像金城武和梁朝偉在電影裡演譯著「現代人的網路用語生活」和過度強調的表現喜感,好像少了小時候港片中的莫名幽默,看三十次背好了台詞都還是能再笑第三十一次的那種經典。

而《擺渡人》中的電影配樂,都是耳熟能響的主流音樂。第一次覺得是電影在詮釋流行音樂。陳奕迅的歌、兩岸三地的曲、「是誰在敲打我窗的」陳腔濫調,「懷抱既然不能逗留,能不能在離開的時候」繼續十年。不如這樣,「我們一起擁抱到天亮」依舊能勾起陳年往事。這是音樂的厲害,一首歌能「2017還在聽的+1」是音樂本身的本事,而電影如果無法好好傳達情感,我相信好歌不會流傳,劉青雲和袁詠儀的《新不了情》,萬芳的經典傳唱,再到蕭敬騰,再到下一個不知道會是誰又再度唱起這首歌。張國榮的「往事不用再提,人生已多風雨」《霸王別姬》形象栩栩如生。「一追再追」的《金枝玉葉》阿Wing和家明的愛情故事好像還在上演。《擺渡人》試圖讓陳奕迅在電影中唱《讓我留在你身邊》打造下一首pop song,卻也少了一些更深層次的感受。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