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光燦爛的日子》文革的青春幻想

電影裡的馬小軍和米蘭,我認為是一種青春時期的幻想。青少年時期的男性,狐群狗黨嬉鬧的日子裡,對於玩樂、追逐、幻想、女性……都是放蕩不羈且充滿好奇的。共同的青春記憶中,渴望女性身體,對於性的幻想,在男性的少年時期是人人都有的。馬小軍對於米蘭,就是一種這樣的情感投射。從一張照片開始幻想整個人的誕生,開始相信有這樣一個人的的確確的生活在一起。他喜歡她,而她好似將他的喜歡視若無睹,這種單戀,單方面的幻想是存在於那樣一個年紀之中的。

“早戀是會犯錯誤的”那個時代的想法,不准早戀。可是在血脈奔騰的青春期,火熱的、奔放的,情竇初開的年紀,如何抑制早戀的情況,何況,早戀的早,有特定指的年齡範圍嗎?還是在那樣一個時間點,是不准戀愛的。人人革命的時代,“革命不是溫馨的請客吃飯”、“戀愛不以結婚為前提就是耍流氓”的時代。共產黨的高幹子弟,在他們身上沒有感受到生活的壓迫,反而是青春熱血,勝利的歌曲進行著像是他們對愛情的憧憬。沒有多餘的擔憂現實生活,希望在愛情中得到溫暖,所以馬小軍想像著米蘭,對於女性的渴望投射在一張令他久久難忘的照片中。也許是一見鍾情,鍾的是自己幻想出來的感情。

昏黃又帶點紅的色彩,電影中的北京,和現在的北京已經相差甚遠了。大城市的懷舊氛圍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小資氣息的生活方式。北京的二十年來,發展出一套北京自己的模樣,好像可以找到緬懷的地方,又可以感受到在開發中的狀況下那樣的北京不是你我所習慣的北京。現在北京是霧霾的家,北京的市民對此見怪不怪,霧霾來襲時,笑著說自己“天上人間”,而電影中出現太陽炙熱的光線,現在還能如此炙熱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電影中馬小軍一行人喝著的“北冰洋”,是北京唯一能留下的記憶,環境、歲數、日子每天都在變化,隨著增長的速度,有一天記憶也會變得支離破碎。可是看著那罐北冰洋,好像又喚起了當時寒天中的感覺。各奔東西後的生活,煙消雲散的友情一天再聚集起來,依舊似曾相識,我想那都是“記憶”吧。記憶可能出了差錯,像是“傻逼”,文革時期的記憶也像是出差錯,慌恐的日子、戀愛的日子,彷彿每一件事都模模糊糊,卻又曾經真實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