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子練功】四能教學--聽與說教學策略

於2018/09/13由張玉明教師講授

嗨,大家好,我是達可林先生,歡迎大家來到鴨子練功。

話先說在前頭:為什麼而寫?

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建國中學的吳昌政老師,也因為昌政老師的提攜,才能被推薦報名這個由板橋中學張玉明老師所主辦的「思辨能力與口語表達工作坊」,非常榮幸能夠來這裡參與整整一學期,每個月大約有兩次的研習,邀請台北市、新北市的國文科教師,來為每一位參與的教師進行分享,彼此激勵、激盪與增能。

容我對第一次在這裡發表的研習紀錄有點說明,預計對於研習的標題都會取名為【鴨子練功】。對我來說本來人就是必須不斷的進步,不停的走或是停停走走都好,總之就是追求更好的模樣、自己滿意的模樣。至於我研習的分享,同時也會放入聽課過程中我的想法,融入於這些筆記內容裡面,並且盡可能的以統整後的方式來書寫,也就是除了我自己看以外,我還希望他人看的時候,是能夠看得懂的,如此一來,我的發佈、分享才有影響價值與意義,甚至是具有貢獻。

如何聽與如何說
本次主題:四能教學--聽與說教學策略

本次玉明老師針對聽與說的教學為主題,同時也會談到思辨力的培養,會從中國的教材提取一些想法,從中與臺灣教育現場比較,並且和現場教師們對話,最後提出國文科能夠如何調整,優化國文科教育。

主題式的教科書編排能提供更清楚、具備架構的教學標的

玉明老師透過蒐集了一些中國的課本,能夠看見他們的教科書,極度具備系統性的分類編排,這些具備主題式的編排,讓學習更具備架構,反之,臺灣的教科書,大多以各個不連貫的朝代文章、文體參雜,假設一次考了第一課到第五課,但課與課之間不具備任何的邏輯,造成學習的片段性、不聯貫性,如何系統性的學習,是值得教師們思考的,畢竟學習要學得好,有系統的鷹架很重要。

中國高中生的教科書表現出的聽與說能力的鍛鍊,則是有討論會發言、自我介紹、詩歌朗誦、復述、人物專訪、演講、講述故事、散文朗誦、即席發言、辯論、課本劇表演等能力的栽培。就我自身聽到這些,都感到相當的有壓力,但是在中國卻能夠在高中階段,就先碰觸到,我深深思考究竟是別人的學生能力優異,還是我們的學生能力不足,又或者是我們太小看自己的學生?

在辯論賽的呈現之前,如何做足辯論能力的鍛鍊?

玉明老師提到,臺灣的教師有時會分享在課堂上操作的辯論賽,但是在進入辯論之前,有一些需要討論的點:

  1. 老師們是如何指導口語表達?教學的現況,到底是什麼?
  2. 普遍所見的教學現場,學生在這樣的場合是否真的願意發言,而發言出來的質量是否達到教師的期待?
  3. 如何讓鴉雀無聲的班級,變得熱絡對話?該如何設計出因應的教學策略?
  4. 在學生願意發言了,但是內容並非符合教師所想要的,教師該採取什麼樣有效的教學策略?
  5. 我如何掌握同學發言時,其他同學都有聽進去?
  6. 如何有效的讓一節課發揮最大的口語表達鍛鍊,而不是被支支嗚嗚的「嗯欸啊」等詞,佔用了整堂課的時間?
  7. 什麼是系統性的口語表達能力訓練?
這本就是古文物罕見《旭明說語文》

對以上的提問,玉明老師找到了一項比較能夠回應上述提問的資料,於是讓我們閱讀了〈說說心目中的君子〉,這是一篇擷取自《旭明說語文》的課堂實錄,以明確的對話逐字稿的方式,來記錄數個課堂,這本書在我打文章的當下,特別去搜尋了一下,發現這本書目前在臺灣已經算是絕版了,像是在三民書局網站顯示「絕版,無法訂購」,博客來則顯示「已售完,無法購買」,甚至在露天出現了商家,拍賣這本書,上頭寫「古文物罕見旭明說語文」,一本要價802元,但明明這本書原價才36元人民幣,甚至是2017年12月才出版過的書,到底哪裡古文物了,哈!

玉明老師要大家花八分鐘討論這篇所擷取的〈說說心目中的君子〉上課實錄,時間到了,我還沒讀完,但是好像每個老師都讀完了,我真的覺得自己閱讀速度上,還需要非常努力的……

裡面文字並不是說用詞煉字處理得特別好,但是表現出的是實實際際課堂表現的瞬間,許多教師對於自己的課堂操作有「滿意的片刻」,並且記錄下來,發表和大家分享,但是缺乏看到學生鍛鍊的過程,如何看到學生從20分,進步到40分、60分、80分,最後達到完美的表現?不夠能夠看到課堂的製作過程、鷹架,而《旭明說語文》則是血淋淋的呈現,讓你看到學生的參與和成長,學習正在發生。

在篇章裡面,旭明老師要鍛鍊學生的口語表達能力,課堂的開始,就講明了:今天我們一個字都不寫。確定了整個課堂要做的事情:就是口語表達的鍛鍊,這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旭明老師讓學生從生活周遭的事情來與教師的提問結合,當生活與學習有了交叉點,就有了觸發,一切便會開始激盪,並且從中鍛鍊了轉述、復述、概括等等,面對回答不夠達標的學生,會採取別的方法讓他答對,例如:持續追問,或是找機會再讓他答一次,而面對踴躍發言的同學,則是採取「把表現讓給他人」的方式,均衡整個課堂。

其中,我們針對復述、概括與轉述多做了一些討論,如果我們課堂上要求學生復述時,那他就會更提起精神來聽老師說了什麼,或是聽同學答了什麼,避免被點到時,答不上來。

口語表達的鍛鍊,是從小就要開始進行

我們若是冀盼學生有一定的語言表達力,則是在國小就要開始鍛鍊,回憶一下,學生們難道不愛說話嗎?尤其是國小階段,很明顯孩子們是無時無刻都想發言,那怎麼上了國中,就失去了這股說話的熱情,而身為教師的我們,怎麼可能不清楚這個現況,到底教學現場上,教師們除了「教」以外,還要做什麼?

我是想,除了帶著學生做辯論會、討論會以外,還要設計一套合理的評鑑制度,清楚的對於每一個口語表達的重點進行評比,設定比重分數,最後寫上質性回饋,如此一來才可能不流於幾個人在台上尷尬發言,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狀態。

所以,如果學生不發言,我們身為老師,可以先試著找到不發言的原因,不能就算了,甚至不能夠覺得「不發言,好有秩序,我這樣子課多好上」。

而當學生發言時,大多數有三種情況,一種是非常認真的答題;一種則是調皮搗蛋的搞笑回答;最後一種則是學生很認真回答,但是聽者卻覺得他在搞怪。這些情況,老師要如何引導,才能讓學生回到學習的途上?

大家不說話時,你的發言就好像沙漠裡的一片綠洲,但別是海市蜃樓的綠洲

玉明老師分享了一個自己的實際的經歷,在課堂上大家不主動表達時,有個學生都非常熱忱回答問題,但是總是沒有對上和老師問題的同一個頻率上,可是又非常的認真發言,玉明老師發現他聽到老師所提出來的A時,就馬上跳過B聯想到C,甚至是D,造成現場的人不能夠和發言人同一個線上,也容易被其他學生因此而取笑。於是花了點時間帶著學生釐清問題,建議學生需要先做到「面對一個問題,不管你有任何再多的想法,都先和原來的主題搭建一座橋樑,先回應它之後,再提出自己的其他想法與補充」,而在學生嘗試搭建橋樑後,一切也真的會改善了。

教師在設計課堂時,大多都是一步一步系統性的設計,若是遇到像這樣子太過「跳」的發言,那這個系統就會被這個發言給打亂,跳錯階層,會影響還沒有想這麼遠的學生學習。

而在《旭明說語文》裡面則有一個實際例子,學生非常踴躍的發表,講得也很好,但旭明老師卻說「你講得太平了,語調還可以再調整,並且加上手勢」,對於表現好又好表現的學生,採取壓他氣勢的方式,給予他更多進階的要求,才能讓學生在課堂上仍然有進步與學習。

教學基本功決賽課,彼此切磋,激進能力

玉明老師提到在中國的中學學校裡面,都會有每學期一次的「教學基本功決賽課」,各科教師們都可以參加比賽,也同時規定每個教師都要挑三個老師來觀課學習。其實這個就是臺灣目前公開觀課的概念,但是進階到「競賽」的層級。

而對於公開觀課,我個人有一些想法,我自己對於課堂的精煉度尚未很滿意,但是我非常樂意其他人進來我的課堂裏面觀課,就是因為我不足,所以需要更多的指導、指教,而不是我關在名為教室的象牙塔裏面,自行練功,練到走火入魔,結果方向根本錯誤了、偏離課綱還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武功高強。在過往的經驗裡面,無論是實習時期也好,或是代理時期也好,我都會主動詢問其他老師能不能夠提供入班觀課的機會,成功機會大概一半一半吧,並不是每一個老師都很樂意讓自己的課被觀看,所以聽到中國的學校竟然還會辦這樣子的開放的觀課競賽,非常驚訝,未來如果我有機會辦理學校活動,我也好想推動這種活動!

玉明老師繼續分享他所看的那場授課競賽,那堂課教的是史記,學生則是高一生,授課教師要求這麼一件事情「試著持著自己的想法,去說服其他人,而其他人不要輕易改變自己的論點,因為少數服從多數,將無法促進思維的深入」

接著,進行課堂的聽與說的鍛鍊。

課堂內容是「思考司馬遷與班固對遊俠不同的評價與立場」,像是司馬遷對於遊俠的評價較高,因為司馬遷重視個人主義;而班固則是評價較低,因為國家在主權維護之下,遊俠是一個躁動因子。接著讓學生表決想要支持誰,讓學生起身,左邊右邊站定了支持與不支持的學生,也可以站在中間,只要你有理由。

授課教師開始一個一個問學生為什麼站在支持/不支持/中間的理由,只要說一個理由即可,但是理由不能重複,若是想法一樣就請回座。通常這樣子的問法,第一個講完,其他人都回座了,要嘛是想法不夠有差異,要嘛是懶惰選邊站。但是這個課堂的學生們卻是努力地想要留到最後,四十個人都講完了,才花了十五分鐘不到,若是在臺灣的課堂上,搞不好就花掉了一節課,因為彼此不夠專注聽彼此說話,別人說過的,其他人又重複說一次,或是不知道自己講的意思和他人的是同樣的。

玉明老師問那位老師:「為什麼要讓全部的同學都說?」而對方答:「因為部分思辨跟全體思辨是有差異的」全體的學生都表達,才不容易被帶風向,選邊站,有了自己的思維,才是成長。若是總是都是部分學生的思辨,那大家都容易選邊站,即便沒有屬於自己的想法,也寧願先和大家一樣。

我個人是認為和大家一樣是很可怕的。(雖然都和大家不一樣也很可怕)

而玉明老師隨後分享歐陽立中老師在聽到這個全體思辨的方式後,也曾經分享過在課堂上操作的狀況。

在歐陽老師教到老子的文章時,帶學生討論「美貌是福還是禍」,要求要有論點跟論據,站在「美貌是福」的,佔了75%;站在「美貌是禍」的,則是佔了25%。而大多數認為美好是福的同學們,所提出的原因只是粗淺的認為「美貌能夠帶給人美好的第一印象」,光是這個觀點一提出來,就有十八個人回到座位上。

歐陽老師認為在注意力戰爭中,你要吸引他人的注意不是搶快就是要出奇,搶快需要勇氣,出奇需要創意,光是要從75%的人裡面,想到跟別人不一樣的觀點就已經很苦惱了,反觀,佔了25%的那群人,光是第一觀點就已經和別人不同,引起他人注意力,隨後再提出任何的觀點,都會是吸睛的。這教學活動的遊戲規則是只有站到最後的才是贏家,而這年頭要嘛出眾,要嘛出局,要出眾很簡單,要嘛你有膽,要嘛你有識,那膽識就是獲得注意力的要點。

臺灣國文課本收編的教材,還需要更多多元的選文

在中國的語文課本裡面,收錄了許多不同的文本,即便是外國的翻譯文章的也滿多,我自己在中國蘇州大學交換學生時,曾經跟班上同學借來了高中課本來觀看,選文的豐富性我見識到了。而在研習當中還額外聽到有選卡爾維諾的〈黑羊〉跟〈孤獨〉。

〈黑羊〉實際上就是指害群之馬,那篇文章大致上是講有一個城市裡面,大家都是賊,每天晚上都彼此偷對方的東西,偷完回家後,也都會發現家裡的東西有所減少,但是整個城市過著非常平衡的生活,沒有人大富大貴,也沒有人大貧大窮。直到有天,一個誠實的人搬進來了,他晚上不會離開家裡,都開著燈待著,如此一來,沒有人能夠潛進他的家中偷東西,但是,原先要偷他家東西的住戶,就沒辦法得手,但每當回家時,卻又發現家中東西變少;原先誠實人應該要盜取的那戶人家,每天偷完東西回家,都發現家中東西沒有變少。

城裡的人,認為應該要將這件事情處理掉,因為整個城市的風氣被誠實的人破壞了,誠實的人開始晚上離開家裡,讓人來偷東西,但是他堅持還是不偷東西,最後他的家被偷個精光,誠實的人變成最貧窮的人,也讓別人偷不到東西。不平衡的城市,一天又一天過去了,沒有任何損失的那戶人家,因為每天都有偷東西而變得富裕;總是損失的那戶人家,因為每天都沒東西偷而變得貧窮。

一不小心就把〈黑羊〉這篇小說說完了(笑)

總之,選用這篇是讓我印象深刻的,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世界觀與價值觀,但是如此的選文在臺灣是看不見的。臺灣的國文課本太多正向的文章,我必非認同正向思考的必要性,而是不認同為甚麼要排除掉灰暗、晦澀批判的文章,我在想是不是因為我們太過於保守?但我又想到,我們有著亞洲地區唯一的真正自由民主的光環,卻在教材上這麼封閉,將會有多大的個人內與外的衝突。

對於文學,我的看法是「它該觸及的一個人的生活種種」,若是選錄這樣的文章,將是能夠達到更不一樣的效果,這些都是人生的一種,讓學生體驗到這都是人生的過程,畢竟文學必須和人達到共感,我相信這也是作者之所以寫的原因之一。若是臺灣的課本收錄的文選所要傳達的觀點,不再只是同理心、正面、積極、感人而已,加上說故事力、思辨、所有情緒的可包容性等等,並且不再像過往著重在讀寫,而是聽說讀寫全包辦,那這樣子的國文課,才有了實際與生活有橋梁的價值。

最後,本場工作坊不只以上內容而已,而是還有玉明老師分享《紅樓夢》天香樓的文字書寫後,在影視劇上頭有了哪些不同的詮釋,老師們再針對些這進行討論,但是由於我本人根本學藝不精,發下來的文本看半天根本都沒有懂,所以這一塊的討論,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笨蛋一樣,不知道怎麼跟大家搭上線,也就沒有深刻的筆記了。

這是工作坊的第一場,很佩服在場的所有大家,都自發性的參加研習,並且踴躍的發言,讓各種思維更加促進,也希望我自己未來能夠勇敢一點發言!

今天的鴨子練功就寫到這裡了。

感謝你的閱讀,有任何想要鼓舞的,歡迎對我拍手;有任何想要交流的,歡迎在下方留言。

我是達可林先生,請期待我的下一篇。

❤很陽春的用小畫家截圖製圖,邀請讀者不吝為我的書寫鼓掌拍手,最高可以拍 50 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