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禮大同聽達道爺爺唱歌。

【行進路線】
 
 太魯閣遊客中心 → 得卡倫步道(3.2公里,爬升約h300)→步道終點最高處接大禮大同步道步道 → 看見流籠平台機具遺址及雨量計 ,現在是停放山上通行車輛處 → 直行砂卡礑林道 → 不久遇見叉路左切下方往大禮部落 → 小坍塌 → 往前是第二流籠廢棄處 → 往右是大禮部落 → 廢棄駐在所 → 大禮教堂 → 午餐 → 回到砂卡噹林道岔路口 → 執行砂卡噹林道 → 直行約4公里多 → 叉路右邊是往立霧山跟達道的家,左邊是執行是大同部落 → 擇右往達道頭目的家→ 又遇一叉路右邊綁了幾個路條是往立霧山的三角點,直行是頭目達道的家 →直行到底 →頭目達道家。
 
 ☞ 前段路程爬升較陡,後面林道雖然好走但路程也不短,山上天候多變,建議抓緊時間,盡量不要摸黑。
 
 ☞ 因為其他三位朋友,都是爬山經驗不多的人,穿著跟裝備不夠齊全,於是選擇原路來回,較為安全。
 
 
 【小知識】
 大禮部落海拔H915公尺,太魯閣人舊稱「Xoxos」,意思是蛇聲或多蛇之地,分為上、下兩部落。 by 太魯閣國家公園
 
 大同部落海拔H1128公尺,又稱砂卡礑部落,太魯閣人稱為「Skadang」,意思是「臼齒」。位於砂卡礑溪中游左岸上方之平台。 by 太魯閣國家公園
 
 頭目達道爺爺說:砂卡礑是日語,砂卡意思是「 斜坡」,礑意思是 「平台」)
 
 太魯閣語:Saph 家的意思 / Baki 對祖父的稱呼

在法國念書許久沒回來的朋友,說好在她回國時帶她感受臺灣山林的美好,於是選擇了對於初爬山者還算友善路線的大禮大同步道,並選擇在頭目達道爺爺的家住宿一晚。
 
 出發前因為天氣因素猶豫許久,還好上山時沒有大雨,偶爾的霧雨之外一路上都算順利,友人們腳力都算不錯,並且終於看到靜靜坐落在大禮部落的禮拜堂,在老房子前用完餐,走了段又臭又長的林道左轉立霧山,到達今年已經87歲的頭目達道(Sapah Tadaw Mawna)爺爺家,爺爺正專心烹煮豐盛的晚餐,爺爺的孫子幫忙劈材煮洗澡水,晚上還很好的在門前升起火堆,跟大家邊取暖烘烤圍在一起聊天(爺爺的孫子眼睛非常漂亮,五官細緻身材標準,沒想到太魯閣少年這麼帥氣,退伍不久,在去年中爺爺受傷後,持續在山上幫忙。),之後還喝了大同部落自釀的羊奶酒,爺爺孫子喝虎頭蜂酒,一邊跟我們聊天,更有幸運的是聽到爺爺唱了好多首日文歌,還有自己寫的太魯閣族語歌。

得卡倫步道終點後,接著砂卡噹林道。

大禮部落的老房子,教堂就在下方。

有提供純住宿,一晚一人$300。

頭目達道爺爺的民宿房間,滿滿的乾淨棉被,挑高的木地板不潮濕,很有日式感覺。

院子一景,天氣好時展望很棒,往下方可以看見大同部落。立霧山只有達道爺爺一戶。

豐盛的晚餐,很有家的親切感,爺爺很喜歡用美乃滋林在蔬菜上,很日式作法。

在火推旁聊過一輪後,爺爺起床,在我們熱情邀約下,連續唱了將近10首歌給我們聽。

房間窗外的景色,我一直覺得那顆獨自佇立的大樹,很像爺爺本人。

一早5:30天氣仍然不好,於是放棄上立霧山跟看日出,窩在棉被裡等早餐。

又是一頓豐盛的早餐,到中午都不覺得餓。 達道的家(Sapah Tadaw Mawna)
 
 頭目達道爺爺受過日本教育到小學六年級國民政府來台後為止,太魯閣語與日語都是他最熟悉的語言,日文腔調非常正統標準,中文是開民宿後跟客人一來一往所學習到的,非常厲害,每次唱完歌他都很害羞的臉側一旁捂嘴靦腆笑,但只要問他問題跟他聊天,他會很開心熱情的分享,於是聽到很多關於原住民生活文化、日治殖民時期、國民政府來台的種種,還有爺爺的人生,雖然天氣跟展望都不夠好,但聽到爺爺所分享的種種,就覺得這躺旅程好滿足。

來到這都會不自覺想跟可愛的爺爺合照。

爺爺的笑容超可愛。 爺爺的孫子-威威,是個很好的青年,很喜歡山上的環境,也覺得自己能跟爺爺相處的時間可能有限,於是在爺爺去年腳板被車壓傷後,上山幫他。我們初到時,他還在很努力的燒材煮熱水給我們洗澡,早上的大雨讓他全身都濕透了,剛退伍的他還帶著些許稚氣,但是對人非常溫和友善也很貼心,覺得晚上冷就在門前升起火堆,讓我們能圍著火堆取暖泡茶聊天,在寒冷的夜晚帶著頭燈,吹著寒風騎上沙灘車到大同部落的親戚家幫我們買羊奶酒(米酒為基底,加上羊奶樹所釀製而成)。
 
 在火堆旁一起聊天讓我們發問,說著在山上遇到過哪些動物(說大同部落,清水大山那邊出現過黑熊)山豬很兇亂跑種種,非常有趣,但很可惜的是他的母語-太魯閣語也不太會說了,跟爺爺有溝通障礙,但聽到他說他也很喜歡聽爺爺唱歌時,卻仍然感覺到他對爺爺的愛,但還是礙於所謂的將來,他還是有可能到中部工作,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與對象,讓人還是感到一點哀傷,不知道這間伴著爺爺將近45年的房子、櫻花樹,之後會變成什麼樣?

砂卡噹林道上的廢棄工寮。

在得卡倫步道終點接砂卡噹林道處,可以看到對面被亞泥挖掉的山頭,非常心疼。左邊可以看見太平洋。

沿路生態豐富,兩隻椿象努力中。 現代人常常覺得老人在家不用做事才是幸福,但我覺得達道爺爺才幸福,雖然已經高齡87歲,他很少下山,除非有客人要來住宿,才會下山去準備買菜,或是去看奶奶(奶奶因為生病住在女兒家,已經長達19年沒有再上山過。),一輩子在山上種過椴木香菇、高麗菜、梧桐樹,甚至現在的前院曾經是橘子園(爺爺孫子說的,小時候曾在園子裡奔跑),直到現在開民宿。努力的過生活,能夠一直留在他最喜歡的山上都好,還能每個月付費用照顧山下的奶奶,爺爺很愛唱歌很喜歡日治的那段時光,很喜歡跟來到民宿的客人聊天(他很害羞,你要主動一點。),明天有一位10年前來過的日本老客人回來,爺爺非常開心與期待。
 
 下山時因為邊撿垃圾(好大一包),被路上遇到的熱情夫妻欣賞我們的隨手公益,於是把我們撿上車,載我們去買新城好喝檸檬汁又載到花蓮車站,方便可以提早一點的班次回家,實在是太幸運了,心靈收穫滿滿的,也希望有讓友人們有看到台灣山林還有傳統文化的美好。

左邊的大樹很像爺爺,獨自迎著風佇立在山上,還有右邊陪伴爺爺45年的小房子。 臨走前,我跟爺爺說,我會再回來看院子裡那幾顆他親手栽種的櫻花樹盛開,爺爺很開心的說,好好好。希望爺爺身體跟精神一直安好,平安健康跟快樂。
 
達道的家(Sapah Tadaw Mawna)
一晚住宿$1200,包早晚餐,有材燒熱水可洗澡,棉被。
預約電話:0932–019638
請不要隨意取消預訂,因為爺爺會下山購買接著辛苦的背上山。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abbymoment.blogspot.tw on January 10, 2016.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Every Moment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