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遊記:巴賽隆納與高第

米拉之家樓頂的外星人們

與旅伴三個月的歐洲行程,整體的規劃源於,先從非去不可的地方開始排程,她一定要去威尼斯,而我,則指定了巴塞隆納,一個我神往以久,卻不知其原因的城市。

其實仔細想想我對西班牙的印象大致停留在卡門跟海鮮燉飯,而對巴塞隆納大致就是知道有個蓋了幾百年還沒蓋完的教堂,以及蓋教堂的那個建築師好像叫高第。原先我沒有想太多,但我最後卻愛上這個城市。


來到巴塞隆納,你到處都可以見到這位大師的影子,明信片、紀念品、商店名字、everywhere,所有的導覽皆指向一個名字,每個細節與角落都在訴說這個城市,以高第為榮。

在巴塞隆納一個禮拜,花了大概整整兩天約55€,在參觀一位屬於上帝的建築師,他在世間最知名的幾件作品,從第一天早上的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米拉之家(CASA MILÀ), 到下午的奎爾宮(PALAU GÜELL),中間空了一天去海灘被浪衝,直到今天早上去了奎爾公園(PARK GÜELL),以及就是那座地標似的聖家堂(SAGRADA FAMILIA)。

一個一個來說好了,有沒有好好看或聽導覽,大概決定了我的段落篇幅。


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一座童話式的房子,以磁磚拼貼而成的龍所盤踞的屋頂為第一眼之所見,加上龍的脊椎為骨幹的外牆,好似一半面具的窗欄(據說來源於某個故事),佐以鮮艷卻不過於濃厚的色彩,完全在未進去之前,就讓人恨不得住在裡面,更讓就在隔壁也是很有名,但並非高第設計的阿馬特耶之家(CASA AMTALLER)相形失色。

整個巴特婁之家的概念,就是要讓你像是住在一個海底世界一樣,像龜殼紋樣的窗戶、水滴一般的天花板、特殊設計的牆壁紋路,再到整個家彎曲的構造,最令人讚嘆的就是隨著樓層的光線變化,呈現深淺不一的藍色海洋天井了!

從第一個CASA參觀,就已經開始感嘆高第、讚美高第了,是因為他實在是一個巧思、細緻到極點的天才,而這份細緻不僅限於外觀的設計,總是理性的結合了生活的實用,符合人體工學的精美傢具,小至把手,大至各式椅子,而天臺上對煙囪的設計,更是讓本該無聊的煙囪變成可愛的童話風格!

最不能錯過的實在是宴會廳的彩繪玻璃窗,往外就可以看到著名的謝謝大道(西班牙語發音格來西亞,意即謝謝),而光線透過窗戶射進來的光影真的美到讓人想落淚。

這棟CASA是私有的建築,但是有開放部分參觀,更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其實我參觀的五個都是,更有一個還沒蓋完就是了。


米拉之家(CASA MILÀ),又被稱做為採石場,因為其整體以乳白顏色的石材所構成,而這個詞並非一個貶義詞,其突顯出當時人們對於這棟新奇的建築,所送上的讚譽。米拉之家是高第在將身心全部奉獻給聖家堂之前,最後一個作品,可以說是高第集大成之作,至今還是有人居住在這棟公寓裡面呢!。

整體完全就是曲線的極致,全無一絲稜角,在此還是稍微提一下高第曾說過的一句話來解釋他為何如此喜愛曲線好了,「La línea recta es del hombre, La curva pertenece a Dios.(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高第許多作品的靈感來源都來自於自然,他不認為自然界中有純粹的直線,所以曲線才是最符合自然的。

高第讓此公寓形成了天井的形式,使得整體採光無煩惱,而其構造又使得公寓可以依住戶要求而打通任何空間,可謂全能改造王。

最為推薦的地方其實是像是讓人置身外星空間的天臺了,以及其讓人嘆為觀止的夾層構造。高第是一個很注重美觀的人,所以他很不喜歡單調死板僅求功能的建築模式,所以他總是會對天臺上的水塔、排煙管等,加以設計,讓它添上了美觀,而成為了外星來客,而造成天臺上彎曲起伏的仿佛沙漠一般的構造,則必須要提到給五百個膝蓋都不夠的構造設計了。

高第說過房子就像貴族的頭需要兩層防護一樣,一層是帽子,一層則是雨傘,那麼閣樓就是那個帽子,為了保持整個建築的通風以及穩定,高第設計了一個模型,而這個模型後來則被發揚光大的用在聖家堂的建造上。在兩點一直線上垂下一個重物,就會得到完美的弧線,而高第就把它複雜化,從而得到整體重力分配的架構,再以鏡子反射而得到建築的主體,所以這弧線的拱自然是大小不一的,也就造成天臺上的高低起伏了。

米拉之家現在隸屬於CATALUNYA基金會。


奎爾宮(PALAU GÜELL),讓高第聲明大噪的開頭,而奎爾先生也為了支持高第花了幾乎所有的錢財,最後奎爾家族的人把它捐了出來。這棟高第稍微較早的作品主要是體現在其各項細節之上,而屋頂上煙囪所用的彩磚拼貼也令人讚嘆,可以看到高第往後各種巧思的源頭,建議大家可以第一個看這個,整體而言,奎爾宮是屬於一種低調奢華路線的。

奎爾公園(PARK GÜELL)跟聖家堂(SAGRADA FAMILIA),還有諸多未想到的補充,晚安之後再說。


寫於2015年8月19日,Bacelona。


聖家堂的玻璃窗

現在正在要去馬德里的火車上,大概快三個小時的車程,舒適的列車上,遇到為數可觀的中國人,以及韓國人。說真的,在陌生國家遇到東方人,還真是會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切感-即使是不一樣的語言或者國家。

坐了好幾趟歐洲的火車,沿途的風光總有綠色的大片草地,還有與雲相映成趣的山頭,但看的最多的還是一片又一片的田野,偶爾看見牛隻或者羊兒們,可我還是更喜歡看馬,改天再說說在英國去New Forest以及在Cornwall遇到的牛老大的故事好了。

但從巴塞隆納到馬德里的沿路讓人覺得更為驚艷一些,有白到反光,山坳與灰石相互映襯,而顯得寂靜荒蕪的遼景,也有在廣而無邊的紅土上,點綴著一叢叢灌木的趣景致可惜火車飛快,而無法截取。

我開始想念巴塞隆納了。


奎爾公園(PARK GÜELL),建造始於1900年,早於巴特婁之家與米拉之家的一項工程,但因為此公園座落位置的特殊性,而使得後續出現許多問題,最終使得此項目在1914年不得不被放棄,簡而言之,這是一個未完成的社區。

但是即使是它是高第未完成的作品,它仍有許多巧思、設計,令它足以被讚嘆,而位列為人類文化遺產。

先從大門的入口處說起好了,一進入大門看到的即為高第最喜歡的曲線式構造,而上面更有到巴塞隆納任何地方都會看到的,以磁磚拼貼而成的加泰龍,又稱為大蜥蜴。而看完入口處稍微往兩邊看一下,就會看到兩座童話風格的小樓,也是由碎瓷片覆蓋裝飾的,這種方式在高第的作品隨處可見,據說叫做Trencadís,這在位於圓柱大廳正上方的自然廣場上的裝飾是一樣的,再加上自己還有腦補一些圖案,諸如我發現一個小國王的拼貼樣子,非常可愛。

圓柱大廳就是走上入口階梯就會到達的地方,由86根有凹槽的大圓柱所構成,天花板還有設計出波浪弧度與一些拱頂式的鑲板構成,非常有高第的風格。
而入口處往右走會走到一個叫做「洗衣婦長廊」的地方,這個長廊的建材完全是用未經雕琢的石材構成,像是一座大型階梯,跟以往高第的建築不太一樣,但能更深刻感受到高第對於建材與自然的駕馭能力。

參觀奎爾公園的時候正下著一點小雨,一回頭旅伴不見了,想說她大概又去取景了,尋找一會找不到人,索性自己逛逛,但後來才發現有好多旅伴的未接電話,大概又被心中暗譙了,幸好接下來要去聖家堂,旅伴跟我期待了幾天的聖家堂,傳說中的地方,一生一定要來一次。


偉哉高第,偉哉聖家堂。

聖家堂(Sagrada Família),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那是個你一走進去,就會感受到偉大的地方。

聖家堂全名神聖家族贖罪教堂,始建於1882年,高第於隔年接手,嚴格來說高第算第二代建築師,而如今也已經第六代了,由衷希望是最後一代。

在走進聖家堂之前,我像個好學生,或者更可以說是迷妹一樣,先看了一部紀錄片,名叫《高第聖家堂》,以為建造聖家堂而奉獻的一群人的角度,來闡述這座建造百年的偉大宗教聖殿,以致於讓我隔天能夠稍稍在旅伴面前賣弄一下各種歷史以及細節。

在此稍述一下歷史,高第一生有43年奉獻給這座教堂,甚至可以說他為這座教堂奉獻了他的生命,直到1926年高第出車禍去世。高第生前就知道自己無法親眼看著聖家堂完成,所以留下了許多設計稿以及各種比例的模型,但卻在1936年西班牙內戰開打後,遭到毀壞,這使得這座教堂的工程停擺了很長一段時間,唯一慶幸的是,在內戰結束之後,有人召集了大量建築系的學生,來收集以及修復這些模型,直到1954年再度動工。

聖家堂預計完成之後會有十八座高塔(現在才八座),其中的十二座高塔,代表著耶穌的十二門徒,分別隸屬於三座位面-「誕生位面」、「受難位面」以及「榮耀位面」,而在高第過世之時,僅誕生位面處於接近完工狀態-所以現在看到很大一部份的設計並非完全屬於高第-但它們都秉持著他的精神。而中間另有六座高塔,四座分別代表聖經四福音的作者,一座代表聖母馬利亞,一座則代表耶穌,同時也是最高的主塔。

紀錄片當中,現今的聖家堂分屬於很多人的設計與建造,主體設計的建築師、裝飾修補的雕刻師以及依舊採用傳統技法的彩繪玻璃家等,皆費心琢磨高第的設計、思想以及他所欲傳達給世人的理念,甚至有位日本的雕刻家還為此改信天主教,而這些人,包含承接這項工程的所有建築工人,都以為這座建築奉獻為榮,他們都認為,他們在做一件「偉大」的事,而他們也正希望著工程能在2026年6月10日之前完工-高第逝世100週年,以向這位偉大的上帝建築師致敬。

一般的哥德式教堂為了支撐教堂主體,都需要在教堂外部設立飛簷柱,但高第覺得它們很醜,於是呢,高第以大自然的樹木為借鑑,設計了前所未有的樹枝狀建築構造,以樹枝的分力,來分擔整個建築的重量,天曉得他是怎麼做的,以至於後來的人以科學儀器精密計算,竟得出一樣的結果。

走進教堂內部一看到這結構,真的會讓人想跪下,因為不只是結構讓人讚嘆,其中還隨著光線,帶有種神性,與教堂中的各種採光,以及冷暖色調互對的彩繪玻璃,讓人不經感受到一種可以讓信仰傳達至上帝的執著。

我無法描述太多教堂的細節,不是代表我忘了,而是細節太多了,實在說不清,只是我卻能很肯定的說這每個細節都有他的意義存在,誕生位面訴說著耶穌誕生的喜悅,受難位面則刻畫耶穌最後的晚餐到被釘上十字架前的感慟,塔上的各種雕刻、名字以及種種太多難以敘述的了。

可惜的是當天由於氣候不佳,我未能登上塔上,一睹塔頂的精雕細琢,以及揣摩師法於自然螺旋的階梯,真是太令人遺憾了。


高第無庸置疑是個天才,讓我更感受到-天才正是推動時代的原動力,敬高第,套句他畢業時他老師說的一句話,「我真不知道我放出去的是一個天才,還是一個瘋子。」,偉哉。


寫於2015年8月21日,前往Madrid的火車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可昕 Coco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