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得快樂還是學得好?成人小提琴的學習感想

我小時候就覺得會拉小提琴是很酷的事情,到了有機緣上課學琴時,是搬到香港工作的時候。總共上了一年多的課,那一年很瘋小提琴,幾乎不是在上班就是在練琴,假日常整天關在租住的套房裡練上五六個小時,那麼大的琴音,沒什麼隔音的隔壁套房室友卻從沒抱怨過,也是奇葩。一年多的學習過程,跟過兩個老師上課。在香港學樂器盛行「考級」,也就是考英國皇家音樂分級考試(ABRSM),當年圖成就感報了小提琴五級,歷經一番功夫也過關了。考級給我的學琴經歷帶來正負面影響都有,這也是我想分享的主要心得之一。

當年剛開始學習是到附近的琴行(就是音樂教室)上課,老師就是琴行安排的老師,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科班出身的小提琴老師。上了幾堂後因為時間地點的因素,轉而直接到老師私人的教室上課。教材從篠崎小提琴教本第一冊開始,後來也搭配費華練習曲 (Wohlfahrt 60 Etudes Op.45) 和音階。因為小時候學過鋼琴,視譜不是問題,音感還行,所以進度進展得挺快的。記得這個老師挺喜歡我的表現,每次上課都是各種稱讚,我回家也興興奮奮地每天練,每個星期都期待週六的小提琴課。兩三個月,進度已到篠崎第二冊,再三個月第二冊結束,開始用第三冊練把位,同時開始練塞茲的學生協奏曲 (Seitz Student Concerto)。

那時學琴學得非常有成就感,認為自己學得真是又快又好!但瓶頸開始來了,學換把位總抓不準,笛音有時出得來有時出不來,左手跟不上等等問題。塞茲協奏曲一首一首,一個樂章一個樂章練,雖然上課從來沒被打回票要求重練,我卻感覺自己拉得越來越零落。那時我常常在Youtube看同一首我在練的曲子,別人(大部分是小孩子啦)拉得怎樣,我慢慢發現,別人拉出來是流暢的耶!聲音不一樣耶!甚至是看到了有些初學階段的學生影片,雖然拉的是簡單的小曲,聲音卻是清澈有立體度的,不同於我製造的琴聲,總是一種扁扁的摩擦音。問過當時的老師為什麼會這樣,卻沒問出個所以然。

基於想尋求進步,報名了一個地區業餘樂團的入門團,想著可以跟人切磋琴藝。面試過程卻十分之悲劇,準備的曲子不到兩分鐘就被指揮叫停,然後改要求我在空弦上做一個「漸弱」,做完他回說不是這樣的。我才第一次知道,阿原來漸弱有特殊作法阿。那位指揮問了我學琴的狀況,並不贊同我當時老師的作法,認為基礎沒打好。

想當然,我沒有進入樂團。但發現到原本老師的教法有問題後,我換了老師,改跟該樂團中的一位老師上課。第一次上課十分之慘烈,從站姿,夾琴,持弓,左手手型,全部都被批評了一遍。被要求回家做一些空弦練習,例如拉空弦,試圖讓聲音延續越久越好,或者對著節拍器拉空弦,這些是練習右手的控制感。下一次上課,拉了個C大調音階,又是被批評得體無完膚,問題有音量不均,音符中聲音間斷等等。那時簡直感覺從天掉到地,上課常常都被說得要哭了,委屈得不得了。以前上完小提琴課是自信心的高峰,現在卻是低谷。

在換老師之前,我剛剛報了那年的ABRSM小提琴考試,原本的老師建議我報五級沒問題。換了新老師,問過我已報了該年考試後,上課全部側重考試準備。從那時到考試大約四個月,就全部花在磨考試樂曲和音階上。我簡直是大開「耳」界,學到原來拉琴除了音準之外還有那麼多講究。例如,原來音階要講究音量均等,不會大小聲,上下弓切換時則講究做到讓人不察覺,上下弓產生的音量要相同。還有講究樂音的連貫性,音和音之間不要像彈跳一樣,蹦蹦蹦地過去,而要像水流一樣順順地延伸開來。我還學到,拉音階時先想想看,我會怎麼「唱」音階,然後用琴「唱」出來。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想過「唱音階」,一樣的音階還真的是有很多種不同的唱法。

幾個月不斷地磨樂曲和音階,每次自以為有進步,振奮地去上課,一上課又被批得信心全無。不斷重複練習樂曲,但漸漸自己都聽不出來到底差別在哪裡。老師的意見有時候很抽象無法體會,有時候是做不到。抓不到練習的感覺,甚至到準備後期覺得越拉越差。老師是個頗自負的年輕人,除了直白批評甚少鼓勵讚美,上他的課並不是件愉悅的事。學費不便宜,我告訴自己有在學到許多東西。終於捱到考試,考是考過了,但我也覺得對小提琴熱情大減。

考試結束,重新回到篠崎第四冊的學習,幾個月的琢磨的確帶來變化,之前拉韋瓦第的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 (Vivaldi Violin Concerto in A Minor, 1st Mov.),零零落落的即便硬練也練不好,這時居然順了起來,居然感覺簡單了起來。一貫毒舌的老師竟然還讚了幾句。檢定考試過了,我發現原來他對非考試曲並不那麼嚴厲。但我對他的課已產生恐懼感,後來先是減低上課頻率,又因旅行請了幾次假,漸漸就無疾而終沒繼續回去上課了。

考完檢定重新拉這首,比幾個月前進步了許多。有大量的音不準,但已是當時能力能把握的最佳狀態。

之後雖然沒再上課,也沒再花那麼多時間練琴,但偶爾興起還是會拿出琴練練,特別特別喜歡練韓德爾F大調奏鳴曲 (Handel Violin Sonata in F Major, 1st Mov.)。有陣子練得勤一些,錄音留下了一個版本,也許以後不會再達到這個水準了。小提琴一不練肌肉記憶就退化得很快,要重回曾經的水準得大量練習,很是費勁。多年後同一把琴帶到了國外,一次心血來潮拿出來拉,應該是太難聽了被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恥笑了一番。

不再上課後,偶爾練著玩都是練這首特別喜歡的韓德爾奏鳴曲。有一次錄下這個版本做記錄。

現在想起學習小提琴,有一些感想。首先,老師確實是很重要的。學琴之初就懵懵懂懂跟著第一位老師學,後來學到換把位和笛音及跳弓等技巧,漸漸感到無法掌握,即使問老師或看一個一個Youtube教學影片幫助也不大。一開始身邊並沒有其他學過小提琴的朋友,無法參考比較詢問,換老師的前後,那陣子正好結識了一位本身有在教琴的朋友,讓他聽我拉一段曲子,他就指出了許多問題。我想,如果我在學琴之初,能夠問到懂小提琴的朋友,多些交流詢問,甚至讓他們聽聽我的表現,就更有機會早點發現學習問題。當學了一陣子,錯誤的手型或習慣已經定型,要改很浪費時間,也影響學習信心。

第二,考分級考試是有負面影響的,報名前要評估對自己的利弊。以我自己的情形,身為業餘成人學生,報名考試完全是為了個成就感,多少是追求一個「學琴一年考過五級」的虛榮。除了上文提到花了四個多月單單就只準備考試曲的考試導向學習之外,考試還增加了不少金錢開銷。小提琴考試需請鋼琴伴奏,試前的排練搭伴奏也需要租琴房。而琴房費,排練和考試當天的伴奏鐘點費,白花花都是錢阿。也許對兒童學生來說,參加分級考試是有升學需求,但對像我這種成人學習者,除了勞民傷財和心理陰影,得到的一紙證書躺著在那也真的沒啥卵用。如果不是有升學或職業需求,為分級考試投入的精力,時間和金錢並不划算。

雖然從那過後至今沒有再花過那麼多時間練琴,但我仍然很愛聽小提琴的音樂。學琴的過程給我帶來很多樂趣,也是我當年在異鄉孤單時的陪伴和情緒出口。學習的熱情和時間都是寶貴的,我希望自己的一點心得能對其他想學小提琴的人有參考價值。多問多比較,找到好的領路人,用對的方法有效學習和練習,享受從自己手中製造音樂的美妙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