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cat] 林夕:對愛情要抱著失去也無所謂的態度

「關於愛情,因安樂而快樂,就是做到『不錯過任何挑逗,也不為任何人守候』,『不給我的我不要,不是我的我不愛』。」 — — 林夕

如果沒有《十年》沒有陳奕迅的浮誇,如果沒有《百年孤獨》沒有王菲的痴狂。撰寫愛紅塵的愛情,林夕很明白。(延伸閱讀:活著還學著就是生存!專訪陳奕迅:我要我的生活有挫敗感

很多人揣測林夕與黃耀明你填詞我寫曲的關係是不是一種愛,但肯定有一種情。坊間千奇百怪的傳言直指林夕愛不到黃耀明,無論版本如何,他們情愫有過,名份不明亦無關緊要。有種愛不是朝朝暮暮,天涯兩端,你仍是我的才氣,你也是我的繆思,你還是我的意外。

林夕說過為黃耀明寫詞特別折騰,太多歌手折服在林夕筆下,唯有黃耀明難以收服。有次黃耀明對林夕的詞說:「這句話有問題,我不是這樣看愛情。」林夕心裡想:「真是刁鑽,讓我想起,寫了那麼多情歌,究竟都是寫我自己的,歌手的,製作人的,聽眾的還是誰的愛情?」

意外的是,我們都希望某個人替自己出奇刁蠻。

林夕沒有公開過自己喜歡誰,沒說過自己的愛情觀是什麼,愛情於他是什麼我們不知道,只知道一個深情的人,讓廣大華語觀眾,在他的詞海裡流自己的淚。林夕的愛禪意很深,他曾說自己寫的很多歌,是借愛情來抒發心靈:

「很多情歌,寫的其實是生命,我不說宗教,比較像信仰。比如說我寫放下愛情,愛情可能是一種載體,放下才是我要說的。」

《春光乍洩》作詞:林夕 作曲:黃耀明/蔡德才

他援佛入詞源於1998年自己經歷的一場大失戀:「我想了很久,一個人可以怎樣保護自己,想了很多道理,後來又寫了《給自己的情書》。之後開始看佛經,發現它和我之前想的道理類近,佛的主旨是如何解脫痛苦。」

林夕對愛的理想近乎超脫:「佛本就在人心,天空本是空,只是雲遮蓋視線,三萬公里上一定是晴天。」

三千多首詞,二手愛情經驗的成份有,從愛情的揪心到愛情的釋然,也是他的態度:「對愛情要抱著失去也無所謂的態度。」林夕用詞與無數歌手談戀愛著,他說我可不是愛情專家,我不過是心痛專家吧。(推薦閱讀:致年輕愛過的戀人們:愛從來也不必爭輸贏

我要寫出一個有生命的作品,我就得彎下身舔自己的傷口。
林夕

在愛情裡的妖魔魍魅,輪迴幾回,變成自己的神,悟他自己。我們歷劫食色性,踩踏出自己的紅塵。記得賈寶玉轉世下凡時,凡心已炙,師對寶玉說:「那紅塵中有卻有些樂事,但不能永遠依恃,況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個字緊相連屬,瞬息間則又樂極悲生,人非物換,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人間煉獄,還是要執著地去;情意電光火石,還是要用傾生去愛。

我們始終記得他寫給陳奕迅:「喜歡一個人就像喜歡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總不能移動一座富士山,你只有自己走過去。愛情,逛過就已經足夠。」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13628?ref=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