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伊朗:台灣、中國與伊朗

雖然沒有台伊友好,但是台灣的護照在伊朗是落地簽,如果跟我一樣心動了,機票就可以直接買下去了。(亞航和中國南方航空的機票都很划算,台灣人簽證一百歐)

本來以為台灣跟伊朗沒什麼關係的,也不期待伊朗人知道台灣,但他們都知道,他們甚至會問你是不是中華台北(Chin Taipei),但我問不出來他們怎麼知道中華台北的。他們對台灣最有印象的是電子產品(現在只剩ASUS)和鞋子:「尤其是運動鞋。」一個高中生跟我強調。另外一個他們熟悉的台灣產品是血壓計,我在當地人家裡生病時,他們總是會拿出血壓計,然後說是台灣來的。(大家都搶著要幫我量血壓,但沒有人要幫我量體溫XD)

根據台灣外貿協會駐德黑蘭代表,台灣出口至伊朗的貨品主要是化工原料、機械設備和 USB,前兩項伊朗尤其在中東地區吃重,因為伊朗是中東少數有製造業的國家。現在雖然宣稱禁運要解除,但實際上伊朗對外貿易與跨國金融限制仍在。現在是無法在伊朗使用國際信用卡的,只能使用伊朗銀行發行的信用卡。

那台灣之前是如何跟伊朗做生意的?有一個機制叫做台伊清算機制。基本上就是台灣跟伊朗買石油,但不直接付款,然後伊朗可以根據台灣買了多少價值的貨物,用那個總價格從台灣進口貨物。當然,還有更多交易是輾轉透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地。根據遇到的台商說,台灣十年前可是伊朗前十大貿易夥伴,現在則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大家快去學波斯語,很有機會的喔,因為台灣根本沒幾個人會。

我還在路上撿到了一個台灣化工廠的業務和他的伊朗客戶,然後就被伊朗老闆招待遊玩和吃晚餐了。業務哥哥這次出差中東二十天,跑伊朗、約旦、埃及、杜拜等地。他們主要賣樹脂纖維的原料給伊朗的纖維工廠。能當業務的真的很厲害,他只不過比我早到了一兩天,就對伊朗人吃飯時間、收入、汽車進口稅、服役制度、歷史等瞭若指掌。他說業務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摸熟市場,就算是賣原料也一樣,要知道終端消費者的狀況。他另外跟我說,出外打拚這麼久,除了能迅速瞭解對方的文化經濟之外,對自己文化的了解也要夠多,才能夠跟別人交流。

伊朗人還有一點跟台灣人相像,就是對外國人非常的好。我猜這大概是出於同樣對國際地位的焦慮。

另外就是無處不中國了。我最討厭在路上被 chin, chin 這樣叫,但真的不少中國人。網路上的伊朗的中文旅遊攻略也多是中國人寫的。

伊朗的地鐵和巴士幾乎都是中國的。我遇見了兩個中國的地鐵工程師,在伊朗蓋地鐵。坐個公車看見大大的 Zhong Tong Bus 的橫條。

德黑蘭主幹道上的天橋跟地鐵裡,除了三星的廣告,就是華為或是 Ali Pay 的。我甚至在觀光城市 Isfahan 裡遇見支付寶。波斯地毯的伊朗老闆自豪地用中文跟我說,是他引入支付寶的,他抽 3% 。他之前在上海華東師範唸中文,現在經營把波斯地毯賣到中國,也想在伊朗賺中國遊客的錢。身上現金帶不多的我,就這樣被他說服用微信支付買了番紅花。

我一個沙發主當天下午有事,但她說可以問她表妹能不能過來接待我,「不過你會講中文嗎?中國的中文?我要確定一下你會講中國人講的中文,才能讓我表妹練習她的中文。」最後她表妹沒有出現。

最後,在伊朗,你如果覺得一個人一直東問西問很煩,可以回問他說:「請問你是在找誰殺了李小龍嗎?」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