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畢業生代表致詞草稿

各位師長來賓同學大家好,我是歷史系的簡韻真。能夠從台大畢業,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謝天吧!雖然我無法代表任何人,但我想很多的人跟我一樣在大學時都有過掙扎徬徨。我們想要改變世界,想要做有意義的事,卻常常不知道能做什麼或是想做什麼。於是我們不斷地摸索嘗試、失敗再戰。

高中畢業進台大化學系時,我意氣風發,我覺得我會進實驗室發 paper,畢業直接出國唸書。

然而事與願違,我不知道為什麼得了憂鬱症,連續三個學期差一學分被二一。我跟自己說,可能是沒找到自己的興趣,於是我嘗試修各個系的課,笑說自己是台大不分系。但還是被當得慘兮兮,不得不休學。

狀況糟到連去一般的打工也沒人願意要我。

沈潛一陣子後,我誤打誤撞加入了當時新興的網路媒體 PanSci 泛科學和有物報告,撰寫科普新聞、科技產經分析,一步步踏入新創圈。後來加入台大學長創辦的 Dcard 團隊,每天絞盡腦汁想辦法讓 Dcard 變成很夯的大學生社交平台,我們某種程度上做到了。

當時許多人都跟我說,不要回大學唸書啦,文憑沒什麼用,趕快跳上新創的火箭,那是學校學不到的業界經驗。況且,現在線上課程可以直接跟歐美名師自學,念什麼台大?

但我還是回到這間讓我讀書很痛苦的大學,轉到歷史系,不是為了文憑,而是面對瞬息萬變又廣大的世界,我覺得自己需要空間思考自己的人生要什麼,我需要知識來行動。

大家覺得大學是什麼呢?傅斯年校長引用荷蘭哲學家史賓諾沙的話說:「我們貢獻這所大學於宇宙之精神」。台大提供一個追尋真理的空間,讓我們思考作為一個人我想怎樣活著、去思考這個社會可以變得如何、去發現自然的運作、去嘗試發明新的東西、去挑戰現狀。

而最棒的是,你總是能在台大遇見不同領域中不斷嘗試的人,一起行動。我就遇到一群瘋子說要在新體辦一千人的臺大黑客松,三天兩夜腦力激盪用科技解決社會問題。當我說要一個人去中國和伊朗旅行時,身旁的朋友說:「衝一發啊!」社會運動時我們一起上街頭的民主教室,投書媒體、架網站、跑報導,在運動後持續思辨和關心核能、都更、難民、移工、同婚議題。

我的憂鬱症好了嗎?並沒有,我一天仍然要吃超過四顆藥。但經過這些之後我才明白,面對迷惘的最好方式,是持續的、猛烈地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儘管時常會失敗,會不知道路在哪裡。

能夠嘗試的我們已經十分幸運,有更多的人別無選擇在跟社會的現實搏鬥,我想改變這樣的社會結構。

於是我現在參與 g0v 台灣零時政府,用科技推動資訊透明跟公民協作的民主。雖然我還沒做出什麼成績,但我希望分享我在 g0v 學到的精神:「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做這個,你就是『沒有人』。」就直接跳下去做,讓改變發生。你想看見的改變是什麼?身為台大的學生,我們的選擇會影響台灣的未來。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AI 人工智慧屢屢突破,同時無人機每天在轟炸平民。全球化帶來自由貿易,但面對中國崛起,台灣卻難以找到自己突破的契機。網路帶來更扁平透明開放的公民參與,但假新聞跟同溫層效應仍然無所不在。

面對這樣的時代,我們即將從台大畢業,我們的前途好像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也好像一無所有。1989 年的今天,有一群大學生為了理想而永遠無法畢業,今天我們至少還有機會,我相信只要我們不斷嘗試,總有一天我們能成為我們想要看見的改變。謝謝大家。


2017.06.04 的台大畢業典禮,坐在第一排的候補區,恍然大悟自己的致詞草稿裡感謝太少,想要說個不一樣的台大故事的慾望太強。說實在的,自己能夠畢業簡直是個奇蹟,很感謝一路上幫助過我的師長同學,沒有你們我真的會撐不過來。以上是 600 – 800 字的草稿,4 分鐘,於台大的學習經驗與體會。是的,有點官腔有點做作,但我已經盡量地真誠回顧自己在台大的六年,接下來要努力的寫人生的下個篇章。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