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選書 《擁抱不正常》

「至於我為什麼是醫生,而您是精神病人,這既與道德無關,也和邏輯無關,純粹是由於簡單的偶然性而已。」 — 第六病房

開店以來,我們記住了好多主動找我們講話的人,Sarah是其中一個。她很興奮的跟我們說著這裡像家,「尤其是書!」她對於書也有癖,當下我就邀約她一起選書,快速的搭訕節奏。

我在很早就決定下一個主題要是精神障礙。一口氣讀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以及在聽完黃致豪律師演講關於精神障礙者面對司法體系的困難後,我想要了解精神障礙者,我們不要選擇安靜,不要選擇有惡意的忽視。

黃致豪律師延伸閱讀: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27-opinion-leonhuang-monsters/

Sarah說,她想了好多,但用一句話來說明這次的主題,就是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再更柔軟一些。

「那天我男友問我,如果想要超能力,會想要什麼能力,我想,就是判別世界上惡意並把它消除掉的能力吧。願我們在不斷閱讀中能夠更接近善良」

五月選書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林奕含
《第六病房》契訶夫
《人間失格》太宰治
《明天吹明天的風》張學岑
《污名》高夫曼
《精神病院:論精神病患與其他被收容者的社會處境》 高夫曼
《當天使穿著黑衣出現》Nathaniel Lachenmeyer

另外這次有再請益陽明大學精神醫學隊的Ms L,增加了一些進階選書

《躁鬱之心》 凱.傑米森
《第一人稱複數》 康麥倫‧魏斯特
《聲音停止的那一天》 史錫蓉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6649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林奕含

Sarah: 我想到小時候看過的照片,一位住在泡泡裡的男孩。房思琪就是那樣子。疾病具現化成一道薄薄透明的泡泡壁,乍看之下裡面的房思琪能與外界互動,讓陽光一些些灑落進去,我們好似能夠看穿裡面的傷痕撕裂苦痛與惡寒,但她日夜仍呼吸著泡泡裡的憂傷,跟這個世界隔絕著,我們也從未了解過。

4月27日早上,我和A用私訊交談,我說我想了很久改了很久,今天晚上會定稿。還來不及完整書寫,奕含的離世比我笨拙的字句更早與這本書並列著,在網路上渲染著。

看到消息時,講台上神外醫師笑著,用幽默的語調講課,但我一點、一點都笑不出來,突然之間我聽得懂每一個字詞的意思,卻不明白這些笑語,不明白他人為什麼而快樂。我不敢說我能理解房思琪傷心的百分之一,但頓時我又離那樣孤獨隔離的狀態近了一些。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444607

《第六病房》契訶夫

Sarah:把人逼向絕境的不是病,是這個社會。
A: 我第一次接觸契訶夫文是短巧的《玩笑》,第二本就是第六病房。何等有魔力的作者,必須同列寧一起說:「這本小說可怕極了」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034084

《人間失格》太宰治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Sarah:免不了俗的還是用了這句話,我始終被這句話背後帶有的絕望挾著,卻也永遠沒辦法感同身受。葉總是被好多好多矛盾與恐懼綑綁,無法認同外界,更無法接納自己,在極度厭世之下卻成了最擅於媚世的人,有一天平衡完完全全向一邊傾倒,放棄現世而去。
A: 耍寶的時候眼淚在心中拼命掉。那麼私密的文字,卻帶有普世性。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650687

《明天吹明天的風》張學岑

Sarah:在不斷探究自身內心的破碎及不同,我們才有更強大的力量去擁抱其他完全不一樣的人吧,包括那些我們無法理解為何不能包容其他人的人也一併包容(好繞口)。

一開始沒這麼欣賞這些簡白的字句,直到內心的小小矛盾在文字間被書寫,才喜歡上作者從生活中的片段連結到自身經驗,也沒有非得要教導讀者什麼,很純粹真誠地記載心裡的小小嘆詠。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237927

《污名》高夫曼

Sarah: 污名這個字,我們誤用也濫用了很久,然其中帶有的社會意義及日常運作,好像常似是而非地帶過。說實在的,在未曾被點出時,自認為面對不同角色時還算進退得宜、心態正確的良善好青年(笑),唸完書後覺得自己過去建構的、不算完整的平衡被打破了,每與不同群體接觸時會反覆對話時,更敏感地觀看原本既有視角形塑的虛擬社會身分真實社會身分的落差,以及此落差帶來的效應。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637045

《精神病院:論精神病患與其他被收容者的社會處境》 高夫曼

「被收容者帶著原生世界某種穩定的社會安排所形成的自我觀念而進入了收容設施。在收容的當下,它馬上被剝奪了原有的這些安排給他的支持。」

Sarah:不得不說這本書還滿硬的,擺在書架上積灰塵很久了,為了推薦它才逼迫自己把它念完(小聲),某種程度上是希望自己未來站在天平的某一極端時──當機構成為方便行事的工具時,心中能有基底音漫漫地成為我的糾正力量。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177881

《當天使穿著黑衣出現》Nathaniel Lachenmeyer

「我問他,他是否覺得自己有精神問題。他說沒錯,然後說他的精神問題就是『對生命與人性的熱愛』。」

Sarah: 大概是三種角色的交疊讓我對這本書特別有感,街友、思覺失調患者(此書出版時尚未正名,仍以精神分裂症稱之)、父親。我們試圖用原本的態度、方法、習慣面對親暱的人,卻發現他的意識正被疾病佔據,早已不是原本認識、喜歡的家人,甚至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那個時候我們還能愛他嗎?

進階選書,由Ms L品評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033619

《躁鬱之心》 凱.傑米森

「我很早以前就放棄了想要一個毫無風暴的生命,或置身於沒有乾枯殺戮的世界。」

Ms L: 自述性質,卻又遠多於自傳的,極其優美且撩觸人心的精神科醫師同時是躁鬱症患者的心路揭露。

隨著高張力的細膩文字,身歷其境於作者極端情緒的擺盪、驟現的盲目瘋狂;成長歷程熱烈寬闊如同與日共遊;躁狂時期的盲目激昂、張力與光采如翱翔土星;昏昧絕望、眼見盡是死亡陰影、渴求自毀的鬱期;工作上所遭遇的質疑、挫敗,成為熟悉領域的異鄉人,或令人欣羨的開明溫柔的包容;燦美濃烈具拯救性的愛情,作為生命的支撐者、更新者及重建者。最後回歸本職,陳述精神疾病所面臨的困頓、歧視、歷史發展、研究討論。

精神疾病不應從患者身上獨立來看,它構築起生命,將其深度廣度及彩度推展,賜予患者更鮮明殘酷或悽愴幽黯的思考層次、意念起伏與生命感知。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583499

《第一人稱複數》 康麥倫‧魏斯特

「靜謐的空街,耳中卻聽見一群人紛亂嘈雜的交談,那是因為我不再是我,我變成了『我們』 。」

Ms L: 拜比利、莎莉一系列書籍所賜,大眾並不陌生的解離性人格疾患(多重人格)自述,由心理學博士也是患者本身更深刻地探究每一人格的個性、形成原因、彼此互動、在扮演角色,更為陰暗深沉,更加艱困的談判妥協。

從原先美好的平凡生活到症狀驟現,如破裂花瓶的一地碎片,每一片卻有獨立的思緒、經驗、矛盾、角色;治療過程重拾起的受虐回憶,拼湊過程的混亂、恐懼、否認與羞愧,與生活正軌背道而馳。

到這是一篇敘述「連結」的珍貴故事,從作者與妻兒間的親情愛情,與亟欲擺脫的不堪過往,與身體中居住的二十五個靈魂,與內心的情緒浪潮:孤獨、傷痛、憤懣、激狂,與治療者,與所謂神智清明的世界。

該如何在生命的硝煙之中,維持或構築自己所擁有的連結,我想也不只是解離性人格疾患所需面對的課題而已。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395265

《聲音停止的那一天》 史錫蓉

Ms L: 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裡最駭人的幻覺形式,莫過於不間斷的辱罵及逼迫自戕的指令。

疾病迫使他被逐出故鄉、浪跡街頭最醜惡的角落、周身病痛、身無分文、在精神病院裡遭性侵、浸泡在各式藥物副作用甚至電痙攣治療裡淪為無能且求救無方。最終的接納與新的藥物給他重新起步的機會,卻也升起對離開幻覺和病人身分此一「舒適圈」的徬惑。

回歸社會以初學步般的蹣跚,他始終頑強不屈地對抗著世界的歧視惡意及輕蔑、捲土重來的瘋狂與恐懼、以及最大的敵人:自己。

Ken Steele平實清晰地重現了他在三十二年不曾停歇的陰暗狂暴裡的禁錮,讀來也只能略略揣度他的處境,或許是一切破碎與絕望的具現化,正常生活的步調淪為朦朧的背景音。而最終,卻竟能成為許多徬徨家庭的指引,自助團體強有力的領袖,以及全美精神疾患權益促進的提倡者,這幾乎可稱作一本偉人傳記了吧?(似乎作了個讓書變難看的結尾)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