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第二個月,依舊像第二天

不知不覺,森丘居然就這樣熬過一個月,完全不想要裝輕鬆,真的很不容易吶!雖然早就知道開店很難,但每天都發現比想像中更難,差不多是這樣的心情。即便是這樣,為了不辜負鄉親父老的期待,跪著也要走完的,呃,夢想,夢想這個字太俗了,不如說一個玩笑,一個開了就要開到底的大玩笑。

原本充滿數學公式的外牆 photo by Hsu

時間的流動在哪裡?比如說外牆,原本充滿(那些已經消失在人生當中的)漂浮數學公式外牆,經過好友R粉飾太平後,我們終於正式擺脫Math Lab,雖然慕(Math Lab)名而來的人還真不少,有些在得知已經變成森丘以後還難掩失望之情,可見數學補教業之蓬勃。好的讓我們回到外牆,那一個又一個的藍色小山完全是R一個人花不到一個下午所完成的,看到的時候滿是驚歎,開店讓我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學藝術才是最實在的!」 以前我們總用嘲弄的語氣說R是「學藝術的」不明白我們體制內的人庸庸碌碌之俗務,事實不然,開店實在受到太多「學藝術的人」實務上的幫助,調燈、畫牆壁、接網路線、調音響、室內擺設,我們這些學牙的出社會才發現除了本業做甚麼都太外行。不要再鼓勵小孩讀醫牙了,此風不可長,讀藝術挺不錯的。

(#我已詳讀版規絕無意圖誤人子弟之嫌)

人的改變也是時間流動的一種,夥伴們來來去去,難免有些傷感但仍充滿感謝,你們陪森丘過的每一天都像是一個釘子,讓森丘原本浮動的根基又牢固一點,那個名為相信的釘子總讓我感動得無法承受。多希望我們是諾亞方舟,能留下你們全部成為庇護,卻只能抱歉我們現在力薄,只能先求穩定,還趕不上你們人生的進度。至於我們的進度呢。在一夜之間擺滿書的書櫃上、在開始染色的琺瑯鍋裡(已經買了傳說中的主婦配方檸檬酸和小蘇打粉)、在終於能右手沖咖啡左口聊天聲裡(右邊癱瘓的意思)、在越來越熟練的打蛋、切拌、送入烤箱、脫模,在夥伴們逐漸放鬆的笑顏,在二訪三訪最熟悉的陌生客人的鼓勵,森森變了,變得更像自己一點,更像我們一點。

我們都喜歡的村上春樹

開店第二個月,那天有一個外國人走進來,問我們這裡原本是不是Math Lab,我們用破爛的英文和燦爛的傻笑回應,他問我們開多久了(in English),我們一時緊張竟讓他誤會,’’Oh! Two days.’’ 仍舊只能燦爛不已的傻笑不解釋。想想也沒甚麼不對,雖然開了一個月,還是像開店第二天,每天都有不同的問題和挑戰要解決。感謝這日子極端包容我們的客人們,我們說的不好意思真的都超級不好意思,特別感謝那天出手相救我們音響的大哥,它終於不再像重感冒的病貓了,Bob Dylan, Radiohead, Suede…這些日子辛苦你們了。

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森丘’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