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咖啡廳噢

放風了一陣子,在離台灣好遠的地方還是時不時想起森丘,我也成為有牽掛的人啦!有一次突然這麼驚覺。能不能再這麼純粹地到處去我最愛的咖啡廳?其實可以,咖啡廳本來就是那麼單純的東西。簡單到根本不用去思考到底是喜歡咖啡甜點這些原形名詞還是去咖啡廳這個動名詞,這就跟你問我喜歡他哪裡一樣詭異,咖啡廳就是一個集合體,有咖啡有甜點有音樂有書櫃有平凡人,咖啡廳就是你我,一個想像中的真實空間。當然,必須要是你我喜歡的樣子。


我喝咖啡一向很隨性,甚至隨便。從小時候嚮往拿著一杯星巴克的優越快感、升學補習班桌上放一杯超商咖啡以示苦戰決心、(還有某一陣子很流行的腸胃蠕動減肥法?)點餐的最後您飲料要 :咖啡。哈!贏了,你那些點汽水果汁的朋友都崇拜地看你憂鬱啜飲那深褐色液體,起初真不是為了好喝呢!要說好喝,珍珠奶茶,才叫做好喝吧(笑)。


不過後來裝成熟也熟了,升學苦讀也中舉了,裝憂鬱呢人生這麼難也不用裝了,才真正喝出了一點什麼呢。那是一種如香水獻媚的氣味,我去咖啡店打工,在剪開袋裝豆子倒進磨豆機時撲鼻的香,從此我愛上咖啡,和它的一切,寫到這裡我突然發現,談咖啡和咖啡廳似乎是兩回事,又好像是同一件事,我們如何定義咖啡廳?有賣咖啡的店?喝咖啡的地方?不完全是吧,可是很神奇地,沒有人特別去研究這件事,我們就是很自然地把某個樣子的地方定義成咖啡廳 CAFE,貼標籤,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鮮明標準卻絕不被統一。


好吧回到咖啡廳這件事,總之在我不知道是愛上咖啡還是咖啡廳(羅生門,這根本是個爛問題我不該起頭的)之後,我開始泡咖啡,開始選咖啡喝,拿鐵的奶泡有沒有和濃縮液融合?順口或澀?卡喉嚨、有雜味?手沖的果香?桂花香野薑花香烤榛果可可氣味?質地厚度body?產地水洗日曬蜜處理,是的,咖啡是一種很複雜的 歷史,某間我很喜歡的咖啡店這麼說:「現今很多咖啡人的觀念是把所有東西變得很清楚,而我們一直想做的卻是把咖啡該有的夢幻給找回來。」當然不是說那些細節不重要,它很重要。喝到喜歡的咖啡會想問是什麼豆子,哦衣索比亞混哥倫比亞,記起來。找到自己喜歡的味道,在茫茫咖啡海中你總能認出它,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喝不出來什麼水果什麼花真的,沒關係的。

而如同好的食材做什麼都好吃,我也相信好的咖啡豆沖出來的咖啡不會差,咖啡的前面那一段學海無涯我們就交給專業的來,這也是一種打安全牌吧!不代表我們不在乎,正因為想要給最好的,所以用好的豆子修正我們的不足學的還不夠多,不賣義式咖啡也是因為,我認為要用就要用La marzocco就要能拉花能打出好的奶泡(噢希望有一天真的可以),至少在我能分辨的範圍內要是好的才能出現在森丘的菜單上,這是我的某種咖啡迷思,或許吧。不過我必須說喝森丘的咖啡再多杯從沒心悸或卡喉嚨的感覺呢賣瓜一下,沛洛瑟的豆子真的如有神助,但我們也不遑多讓哦,現在的咖啡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試了很多方法得到大家公認最好的呈現方式。例如一開始我們也想用可以維持固定品質口感乾淨俐落的聰明濾杯,但卻總覺得不如手沖風味飽滿,只好剝削員工(?)要每個人好好練kono 流點滴法,一杯杯用心用苦練得到的手感沖出來的某種 心意,那是手沖的溫度。另一個迷思是,有用心的東西絕對是最好的,或許我們不能精確的描述咖啡的風味,因為畢竟個人感覺經驗不同,但我們會儘量幫你們找到喜歡的味道,請多多指教。咖啡,是要邊喝邊學的,有人說,喝100杯你就會了,不妨來森丘嘗試一下。

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森丘’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