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視角看待ADHD

社工研究生-蔡上謙:如何看待自己有ADHD?

跟幾個成年ADHD深入聊過,在發現自己有ADHD後,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從小種種的誤解、出包,原來不是我的錯,是醫師口中的「ADHD」造成的。

東吳社工研究生蔡上謙跟我說:有一個名字那一刻真的讓我輕鬆很多,不過接下來就開始要面對這個標籤(ADHD)給我帶來的負向自我認同,在找到自我價值感之前,這些負向自我認同讓我自暴自棄滿久的。

在一次的ADHD聚會活動上,對著眾多的家長,上謙勇敢的發表了自己的心路歷程與獨特看法,希望給深陷教養問題的爸媽,一點靈感與鼓勵。Abo爸與上謙合作,一起製作了一個易讀的簡報:

以上是2018.6.30 ADHD親子博覽會,蔡上謙分享給大家的內容,希望大家會喜歡。

如果你想收到Abo爸最新的文章通知,請按讚或追蹤「Abo爸」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bos.daddy,並且設定成為「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