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一直都在復原的路上,任何形式的傷口。

只是覺得這一年來過得好慢,也好快。幾乎是在需要非常努力的情形下才過得去的狀態,也不可否認這一切的歷程都是富有意義且難得的,嗯,難得的。對於自己是著實的更瞭解了,黑暗面、富有彈性的、醜陋的、堅強的…許多面向的我,在這一年來認識更多,而這大概都要歸功於上一段的感情經驗吧。

如果現在再說一聲謝謝,已經沒有意義。

其實,要謝謝的對象是自己。謝謝自己這一年來陪自己走過,問自己一聲,「你好嗎?」不好,也就這樣了。很多的是關於心裡的苦澀,在尚未處理這些情緒、關係之前,我以為自己是任何事情都做不好的,可是事實是,看似在軌道上運作,但真正在這個階段重要的論文卻是沒有動靜。

所以,身為一位研究生以來在尚未完成碩論時心裡都是焦慮的。儘管如日常的作息,心裡面都會有個聲音不時提醒你,論文進度呢?下次meeting是什麼時候?諸如此類的可怕聲音,將自己帶到那個焦慮當中。所以每每面對自己的論文時,總是覺得可恥,真是不健康,現在也即將成為碩三生。

我也總是告訴自己這一切看似絲毫沒進度的人生進度,其實也都是在路上啊。

現在想想,我怎麼能說得如此輕鬆。大概是我沒有好好面對的緣故。

曾經有人說過,在寫論文的時候,是最能面對自己的時候。這句話聽起來似乎沒什麼,可是一路在經歷、體會的我來說,卻是相當感同身受。因為這段期間,你的人生絕對不會只有寫論文這件事,日子一天天過,事情無時無刻在發生,干擾實在太多,人生功課也一邊在做,還有許多寫論文的黑暗面都會一一跑出來,你只有自己能面對,自尋出路。當然偶爾可以尋求專業諮詢,會使自己擁有一些能力,能夠一起帶走,在這條路上一起練習、摸索。

我有好多時間會拿來寫部落格、發IG照片…但就是總是沒有時間好好靜下來寫論文,甚至我覺得自己病了,像是現在,我坐在電腦面前書寫的不是論文。這種心情,就是焦慮的逃避,有意識的察覺與具體去做更是兩件事情。

我希望下次再回來M的時候,已經是我能夠分享如何有意識地察覺自己的焦慮,還可以具體去行動的話題。

對了,原本要談論更多關於情感方面的復原,但是,有點不習慣在這裡聊,所以就再慢慢、繼續寫…

P.S.前一陣子左腳扭傷的情形,有一次聽音樂時能夠跟著節奏打拍子時就已好轉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yi hsuan li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