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Macau

你我他的25個年頭

人生只有幾個25年,不過發展一個地盤25年也發展不了背後就可會是既得利益的問題。假設人有100歲,25個年頭已經過了四份之一。你我他過去的25年有不同的人生際遇。25歲也許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年頭人生剛剛可以雙對較自由。25年前的1990年筆者還沒有大學畢業,但是世界的大事不斷發生亦不會會因什麼人或事而停留,那一年蘇聯共產黨放棄一黨制,戴卓爾夫人辭去英國首相職務,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徒步橫穿南極大陸,世界衛生組織把同性戀從精神病名冊中剔除,微軟公司推出視窗Windows 3.0作業系統,東德與西德合併,互聯網出現和第一個網頁寫成,同一年的時候在面積不到18平方公里人口得四十多萬的那個小城澳門, 大赦非法入境者,和批核那個將會是一個紡織城土地。1990年出生的今天都已經大學畢業投身各行各業,當年的高官員不是返回大西洋的老家,或是退休的退休,當年年輕的公務員就今天來負責處理這個手尾。25年可以完成的事情實在可以很多,偏偏那個項目完成不了。社會上背景不同人士對那個25年來完成的事情有不同的解讀,這裡不去猜測各利益背後原因。但一般人根據過往經驗和認知能力也會想到,又不是起一個精工雕琢一個什麼百年古老大教堂,或一個鬼斧神工的地標性建築,事情總不會拖上25年而搞出個大頭佛。這是一個博弈論中所論及的的一個不完全信息博弈。各方在博弈中平衡自身利益和對方的策略,當遊戲時間到了,一些小玩家(或許是買樓花的人士)才恍然大悟在這個博弈遊戲中是他們是沒有完全的信息,他們亦沒有什麼板斧可以用。這個博弈遊戲還沒有完全完成,但當中有時限的部分就已經成事實,如果更要改變遊戲規則來避免某些人的利益受損我們的制度和規範就會蕩然無存。如果每遇有事情就改變遊戲規則那麼就遊戲規就變得沒有意義。制定遊戲遊戲規的人士在制定時候也許沒有全盤考慮或是能力有限。遊戲遊戲應是者是社會公義的訴求的結果。 現在事件發展將是這個博弈遊戲的2.0,博弈中各方會根據遊戲規則來玩下去。那些遊戲規則應該白紙黑字寫的清楚,但很多一般玩家通常不會去理會遊戲規則的細節更不求甚解和認識來龍去脈。人生中會有無數次的博弈,但有多少人能一一熬過。

Alan Yung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