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呈杰生父:为什么更可能是陈元,而不是习近平?

刘呈杰和贯君的 DNA比对报告

郭文贵7月26日爆料抛出一个惊人谜团,刘呈杰的生父不是王岐山,却比王岐山更重要。根据郭文贵爆料,刘呈杰不但是慈航国内基金的最终受益人,而且与王岐山家族核心成员孙瑶、贯君一同是慈航海外基金的最终受益人。可以看出,刘呈杰、孙瑶、贯君在王岐山家族中的地位至少相当。孙瑶是王岐山的养女,贯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而海航的贷款主要来自于陈元创办的国家开发银行。那么,刘呈杰的生父会是谁呢?如果只有习近平和陈元两个选项,哪个可能性更大?

要想解开这个谜团,需要同时从历史和现实两个层面考察。

首先,根据郭文贵爆料,刘呈杰和贯君都分别登记在王岐山妹妹的名下。基于此,我们假设刘呈杰和贯君都由王家抚养成人。

按照博讯说法,习和初恋情人小红谈了3个月之后逃回北京被关了半年,之后又回到梁家河。如果习是因为私生子才逃,这在当时是重罪,不可能只关半年,要么结婚要么以强奸罪论。

习的父亲一直到1975年仍在洛阳,直到1978年才回到北京任职。王岐山那时候和习没什么交情(除了习在王那里借宿一晚),姚依林和习仲勋文革之前没任何交集,即便是习真有私生子也不会交给王岐山。再说,习即使真有私生子需要捞钱,让习的姐夫当白手套岂不是更安全,何必要绕弯?

习成为储君之后,习的姐夫开始捞大钱。习登大位之后,习的姐夫带上白手套,名义上相继退出一系列投资。刘呈杰的出现在2006年,这个时候习会傻到让其私生子通过王岐山的海航而不是其姐夫捞钱,在其姐夫带白手套之后还要继续让私生子大捞特捞,岂不是授人以柄?显然这和习的迅速集权成功矛盾。

姚依林1949年起便在陈云手下做财经工作。71年林彪覆灭,72年陈云便回到北京重新掌权,此时陈元正好也从湖南的工厂回到航天部三院并与其清华同学孙王黎(孙本来要和别人结婚,为了留北京才跟陈元)结婚。姚依林恢复领导工作时间更早,王岐山1971年便去陕博工作,并在之前已经和姚明珊结婚。

假设陈元1972年在湖南工厂有了私生子,同时又要瞒住未婚妻和外界,这个时候陈云就来帮其子运作了。于是,陈云找到了姚依林(姚先恢复工作),那个时候王岐山和姚明珊已经结婚2年了,让王岐山代为养育陈元的私生子。事情办妥了,陈元才和孙在南昌结婚。陈元在当时具备隐瞒私生子的条件。

陈元有两次婚姻,和第一任妻子有个儿子陈小欣,和第二任有个女儿陈晓丹。陈元是太子赛跑里最先出局的(陈元、刘源、薄熙来),习走到最后。江、朱、王岐山的上位都和陈云密不可分。陈云先后掌握中共的情报、组织、财经、纪检大权。薄出事之后,陈元还能继续高升,刘源则被贬,可见陈元能量之大。

就派系或家族实力来讲,陈云系的实力在八老中是最强的。有资格组建盗国贼集团,陈家第二,没人敢第一了。习登大位之前,习家的实力可以说比薄还要弱。习得以登大位是因为其他人的剧烈互斗。习登大位之后,以红色基因自居,党和国家就是姓习的,习没有必要再私底下与他人组建一个影子的盗国贼集团。

从郭文贵爆料战略角度看,刘是习私生子的可能性非常小。从现代DNA亲子鉴定的技术层面看,郭在一开始爆料就应该已经知道刘贯是谁的私生子。在此前提下,如果刘是习的私生子,郭采用这种先捧习后打习的自打耳光战略等于自杀。如果郭真得直到7月7号才知道刘是谁的私生子,那只能说郭的爆料出了最大的意外,胜率几无。

若是7月7号才发现刘贯不同父,要确定刘是谁的私生子只有一个办法:对历史上所有与王岐山有关的可能人选一一做DNA比对,20天后就能解开谜团?不可能恰好就准备了刘生父的DNA样本等着郭去做比对。郭不可能冒这种系统性风险。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一开始就已经知道刘贯是谁的私生子。

既然刘、贯的DNA样本郭早已就掌握,这两个人又是海航财富迷宫里面的两个最核心人物。王岐山既有养女又有私生子。郭文贵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不在第一时间对刘贯二人做DNA比对!在已知王有养女之后,郭会武断地不加任何怀疑地认为刘、贯都是王岐山的私生子,而不是养子?王岐山的养女可不止孙瑶一个,还有其哥王福山的女儿。显然郭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从“盗国贼”到“盗国贼集团”,这是爆料开始就定好的路线图,不是爆料中途出意外更改的结果。什么人才叫“盗国贼”或“盗国贼集团”?显然不会是习,因为习本身就是名义上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不需要“盗”。只有那些不是名义上最高领导人同时又掌握实权的人物才称得上“盗国贼”或“盗国贼集团”。

综上所述,如果只有习近平和陈元两个选项,刘呈杰的生父是陈元的可能性更大。王岐山和陈元组成盗国贼集团,对习的威胁远超团派。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阿里妞妞’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