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爆料会强化习近平独裁吗?


自郭文贵爆料以来,关于郭文贵爆料是否会强化习近平独裁的争论就一直存在。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深入剖析十八大以来中共权力架构的剧烈演变过程。

权力演变

维基解密曾经曝光了中共十七大接班人的产生过程:在2007年的北戴河会议上,支持习近平接班总书记的是江泽民,而李克强不仅仅是总理接班人,同时也是副皇储。维基解密说,如果习近平在十八大以前犯了政治错误,李克强就有机会接替习近平总书记的位置。这一安排导致了习在十八大之前一直夹着尾巴做皇储。郭文贵9月1日的爆料揭开了十八大权力格局的一个谜团:江泽民安排了王岐山担任十八大中纪委书记以清除那些背叛江家的势力,同时也安排了江家死忠粉孟建柱担任政法委书记以保卫江家的利益。尽管十八大政治局常委里没有习近平的铁杆同盟,习近平在十八大之前也没有建立自己的班底,习近平却并不想当胡锦涛第二。习自然无法重用曾经的副皇储李克强和团派,不得不选择和王岐山合作,通过“反腐”来扫清政敌以建立自己的班底。必须指出,习近平和王岐山一开始并不是真正的铁杆同盟。

十八大的另一个安排则为习王与江泽民派系的决裂埋下伏笔:成为接班人之一的孙政才也是多方妥协的产物。习要成为新核心,随着习王反腐的深入,江家核心人物庆亲王必然会受到习王的打击。随着背叛江家的势力被清洗完毕,王岐山被江泽民赋予的使命自然也就完成,王也就面临”兔死狗烹“的结局。这也就是郭文贵能够持续爆料王岐山、一爆到孟建柱却不得不收手的真实原因。到这里,江泽民就从习王体制的架构师变成了习王体制的拆解者,江家也就成为习王的共同政敌:习核心需要打倒江核心,王岐山也不希望被江家”兔死狗烹“。十八大多方妥协的产物、未来接班人之一孙政才正好充当了牺牲品:孙政才阻碍了习核心建立自己的接班梯队,孙政才也得罪过王岐山。

主要图景

到这里,我们就完全看清了十八大以来中共权力架构剧烈演变的主要图景:江泽民从习王体制的架构师变成习王体制的拆解者,王岐山从江家的打手变成习的打手,而习从江核心的傀儡变成习核心,习王是利益同盟,江是习王的共同敌人。看清了这个图景,我们就可以厘清郭文贵爆料是否会强化习近平独裁的争论。

首先,习近平既不像有人想象的那样权力要超邓赶毛,也不像有人想象的那样依然是傀儡。习现在正处于一个关键过渡期,从无班底、无同盟、无核心权威的“三无“总书记过渡到有班底、有同盟、有核心权威的”三有“新核心。不过,习仍然没有十九大的组阁权,这从最近北戴河会议透露的消息可以得到部分证实。十九大预告片里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这一表述也部分证实了习没有成功建立个人独裁。

其次,习王之间既不像有人想象的那样”亲密无间“,也不像有人想象的那样习王大战一触即发。更接近事实的是,习王之间既有矛盾,也是利益同盟。任志强事件是一个展示习王矛盾的最佳例子。对于王岐山来说,既不希望习近平被打倒,也不希望习近平建立个人独裁。王岐山既是习近平通过”反腐清党“建立个人独裁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渠道,也是反对习近平建立个人独裁的最大阻碍。一旦习的个人独裁得以建立,新的派系清洗运动就会展开,王岐山将首当其冲。

终结之路

毫无疑问,无论王岐山十九大是否留任,无论王岐山最后的结局是什么,郭文贵聚焦王岐山的爆料行动已经对王岐山的声誉、威望、和实力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同时也对习王体制造成了断崖式打击。即使王岐山十九大能够留任常委或非常委的监察委,习王体制也已经寿终正寝。郭文贵爆料不仅仅使得普通民众认识到中共“反腐”神话的荒谬和非正当性,也让将来可能遭到清洗的官商有了一个全新样本来学习如何反抗。习王体制是建立习个人独裁的必经之路,这是由领导体制转换的路径偏好所决定的。所以,郭文贵爆料对习王体制的断崖式打击事实上阻止了习建立个人独裁的最后努力。